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最年青議員 停職百日帶來的奇妙改變 — 專訪蘇嘉豪

2018/3/13 — 14:28

澳門最年青立法會議員蘇嘉豪

澳門最年青立法會議員蘇嘉豪

這邊廂,香港因DQ六個立法會議員觸發補選;那邊廂,小城澳門,有這樣的一個立法會議員 ——

26歲,當選至今半年。卻因2016年一次反對特首涉嫌利益輸送的遊行,在上任後不久遭「中止職務」,至今已一百日。原本政治冷感的澳門人,卻對這個年青的「阿仔」被停職,有點感慨。

「停職之後大家會睇到,原來呢條友仔唔係講下㗎喎,真係『來真』嫁喎,真係俾人郁嫁喎。」澳門最年青的立法會議員蘇嘉豪表示。

廣告

被停職期間,蘇嘉豪主張「停職不停工」,雖然不得發言,不得開會;他卻將屁股轉移,繼續坐在立法會旁聽席「返工」。他喜歡返工,不是因為「被鬼上身」(黃子華語),而是「我當呢個真係我志業!」

他這樣形容澳門市民對自己的看法:

廣告

「點解俾人郁?大家就會下意識知道——因為佢做到嘢囉!」

故事要從2016年一隻紙飛機說起。

*    *    *

那一年,獲澳門特區資助的「澳門基金會」捐了一億元人民幣予暨南大學建設校舍。由於澳門特首崔世安同時是「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席兼暨南大學副董事長,事件被質疑為利益輸送。

2016年5月,蘇嘉豪穿上「自己政府自己揀」白色T裇,遊行過後,將一封請願信摺成紙飛機,飛入特首官邸。就是這個場面,澳門當局指控蘇嘉豪等人涉嫌違反「加重違令罪」。

澳葡政府留下來的法律中,原有避免議員職務受到干擾的刑事豁免權,除非立法會通過將該議員停職外,審訊必須等議員任期結束後才可開始。不過,在建制派大比數把持的澳門立法會,終以大比數贊成,通過中止蘇嘉豪的議員職務1

蘇嘉豪,不只是澳門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也是回歸後第一位因涉刑事罪而被停職的議員。由於事隔已一年半,有聲音指澳門政府起訴蘇嘉豪是向香港政府學習,屬「政治打壓」。2

停職了一百日的蘇嘉豪,卻可能為連風暴也撼動不了的澳門,泛起一絲絲漣漪。(另看【澳門立法會選舉 1】風暴撼動不了的冷感與無力

澳門「垃圾會」非徒具虛名

如果說香港民主派是議會的少數,澳門民主派則更屬議會中的「兩三隻小貓」。對比香港民主建制陣營的六四黃金比率,澳門民主派陣營支持率一直維持在兩成左右。

制度上,33個議席當中,大半分別是「間選」和「特首委任」,直選議員只得14席,佔全體議席不足一半,自由民主派只佔當中4席。澳門自由民主派旗艦「新澳門學社」,今屆立法會中只得蘇嘉豪一席。

民情上,親中社團、博彩企業與大眾關係密切,「蛇齋餅糉」是理所當然。政治冷感,也是普遍澳門人的共同性格。

蘇嘉豪進入議會之後,發現一直被譏為「垃圾會」的澳門立法會,不是徒具虛名。他動議小組委員會向公眾開放,議案被否決,他在門外貼上「黑箱作業中」的標語,也被其他議員質疑「搞搞震」。

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 (圖:論盡媒體)

澳門立法會議員蘇嘉豪 (圖:論盡媒體)

市民不關心政治、立法會閉門開會、直選議員不過半、市民質疑立法會作用…這一切都成了惡性循環,讓澳門政治一直停濟不前。

事實上,澳門立法會選舉時沒有幾個候選人提出如何改革立法會,就連針對議會的主張亦非常鮮見。「個個候選人其實都係好空泛,安居樂業。即係你究竟係選緊議員吖,定係選緊特首呢?呢個係好難分㗎喎。」蘇嘉豪這樣形容其他人,是因為他有志改變。

「你一係唔入去,你入去,我覺得作為議員就有責任執返正你所屬機關嘅嘢。」大至修改議事規則、推動議政論政風氣;小至為立法會增設一個正式logo、為立法會網頁加設手機版等,都是蘇嘉豪希望可以推動的改變。

批議員將立會視為兼職 「頂唔順唔好霸住個位」

蘇嘉豪第一次參與審議法案,足已讓他「大開眼界」。

蘇嘉豪憶述,那是一條關於保安部隊的法案3。作為議會新丁,蘇嘉豪不好意思第一個發言。於是,他等,等…

「跟住真係等咗 30 秒都無人講喎,如果再唔講,佢就會話:『哦,無人發表意見,我哋表決啦咁』。咁就㩒掣(發言)囉,咁就講咗十分鐘。」

蘇嘉豪一邊發言,一邊瞥見越來越多議員等候發言。「立法會有個生態就係直選議員有理無理都要講幾句,重覆都要講㗎喇。」

蘇嘉豪記得,當那條法案經過小組委員會再交回大會表決時,他已被中止職務,坐在會議廳最後的旁聽席上。「嗰條法律十五分鐘就已經完左喇,無人講嘢。」這種「不發言」的情境,卻是澳門立法會的常態。

「我希望大家認真啲做(議員),因為我讀政治,我都會期望大家用專業的角度去睇,唔係吹水。但係我發覺,其他絕大部份的議員都係撈過界,即係你從商的就來踩政治,大家都唔專業,其實好唔對口。」蘇嘉豪批評,有不少議員都是以兼職心態來看待議員一職,難免忽略議會工作。

「我覺得要迫到大家真係將呢份工至少當全職去睇,如果你頂唔順,就唔好再霸住個位啦,畀更多有志的年青人可以加入。」

蘇嘉豪笑說:「當然啦,佢唔會因為俾我煩兩煩,放棄佢坐呢個位而獲得的利益。但其實我希望帶出個訊息—一個人其實都可以做多好多嘢,可以帶動到其他人。」

我們問他,如今被停職,豈不是不能再發揮作用?

蘇嘉豪除了跟我們說「只能夠盡力」之類,也說了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話。

市民激動流涕 「千祈唔好有事」

「我覺得當選(立法會議員)之後,都多咗好多人關注、支持。但係相比起停職的時候,停職時候(市民)個反應係更加大。」

因為停職,蘇嘉豪有更多時間落區親身接觸市民。過程中,蘇嘉豪深深感受到停職竟帶來奇妙效果。

到場聲援的市民希望一眾議員投票不中止蘇嘉豪的議員職務。

到場聲援的市民希望一眾議員投票不中止蘇嘉豪的議員職務。

「有啲人好肉緊,真係好擔心,好驚最後會有事(失去議席)。」

蘇嘉豪曾經接過一個電話,對方是一個素未謀面的士司機。說到一半,對方因擔心蘇嘉豪喪失議席,激動落淚。

蘇嘉豪也在街上遇過一個阿姨,憂心忡忡的捉住他的手說,「你千祈唔好有事啊!」說罷,這個阿姨遞了一個佛堂祈福牌給他,囑咐他開庭時要拿出來,唸「南無阿彌陀佛」。

「好多時候你直接睇,被停職係一個好大的損失,但係變相係換來了更大、更堅定的能量。」蘇嘉豪總結停職以來接觸到的民情,指原本對他抱著觀望心態的民眾,反而因此肯定他。

這個情況,在政治冷感的澳門可謂非常罕見。他雖然遭政權打壓而被停職,卻因此不知不覺地推動了民心改變。

僅佔據政治道德高地 只是徒勞

蘇嘉豪覺得,這幾年來新澳門學社的政治宣傳,很多時集中於網上。對比澳門傳統社團、大財團的資源攻勢,往往招架不住。不過,即使這些勢力已紥根澳門幾十年,這一切都不是鐵版一塊。

「記得選舉之前呢,我揸電單車經過啲賭場,譬如漁人碼頭,就覺得:嘩!我們的競選對手有賭場,有個漁人碼頭,我哋就得個單位。傳統社團唔好講添啦,好多棟大樓,好多托兒所,幼兒園…」

「選完之後我再經過呢啲大廈:你又得一席,我們又得一席,OK啦,哈哈。即係都好自豪架喇!」

蘇嘉豪(圖中)與新澳門學社成員(圖左)到澳門北部關閘附近視察巴士站建造工程。

蘇嘉豪(圖中)與新澳門學社成員(圖左)到澳門北部關閘附近視察巴士站建造工程。

經歷選舉,蘇嘉豪開始覺得,澳門民主派陣營的力量,其實沒有想像中小。

「議會其實係一個推動公民社會的一個方式和平台,我們希望把握每一個機會,去郁動一啲野。」

「過去我們一直話要『搶佔天空』嘅啫,即係攞個政治道德的價值就夠喇;「大地」,即所謂基層的組織、動員,貼地的事就無資源。」

「我事後會覺得係唔係有啲妄自菲薄呢?你始終任何政治價值唔落地,唔同人民有連繫呢,都係空談嘅啫。」

有了這個覺悟,蘇嘉豪和學社團隊開始「搶攻大地」,特別研究和關注某些議題,接個案等等。由於澳門沒有區議員,一些芝麻綠豆的事,比如設立一條斑馬線、修好行人天橋的扶手電梯等,都需要立法會議員兼顧。

「即係大家諗起這些會諗起學社,總好過諗起學社就覺得:『哦,學社佢地好敢言,但係做了什麼,唔係好記得。』咁呢樣嘢係一個失敗來的。」

「我覺得整體來說所謂的撼動並非宏觀的,而係好微觀,即係每一個人每一個人去做更加多工夫。」

貴不在剎那激情 而在持之以恆

被停職,可能為蘇嘉豪帶來更多時間和空間;不過,若真的被DQ,情況將會馬上逆轉。

對比香港被DQ的議員,蘇嘉豪在「中止職務」期間仍具有議員身份,仍然有糧出。不過,一旦正式被DQ,整個澳門民主派旗艦新澳門學社,將會「頓失財政支柱」。

情況雖如此艱困,但在整個訪問之中,蘇嘉豪總是希望多於擔憂。他希望,澳門人可以對自己更有信心,不要輕視自己。「如果你唔自強的話,其實你無可避免就係會俾人睇死。」

「一個人喺個議會度,其實係個縮影。即係等於有一大班有這個理念的市民喺個社會度一樣,都係好似勢孤力弱架。但係你發現其實好多嘢你係可以做。你做,你郁到啲野;你唔郁,你係唔知可以郁到。」

同樣關心香港政治的蘇嘉豪,也如此寄語香港市民:

「我覺得香港喺近呢幾年,經歷了好多刺激的時刻;但係都要明白,政治係無可能長期都處於亢奮的階段,無可能長期都衝撃緊某啲嘢的。所以抽離小小去明白到就係,而家香港處於的階段,你話低潮又好,其實係儲緊一啲能量的時間。」

「人係好現實的,總係喜歡吸引眼球的事,去追求這些瞬間即逝的政治激情。咁但係問題就係,長跑入面,貴不在剎那激情,而貴在可以持之以恆。將一些好平凡的事不斷重覆,去做到,而且越來越做得好。」

「所以我覺得你長遠啲睇,甚至一代人的時間去睇,其實係可以更加有希望去睇而家呢一個政治的形勢。」

 

————

註:

1. 「中止職務」與「被褫奪議員資格」有所不同。蘇嘉豪在「中止職務」期間,仍具有議員資格,可享有議員的薪津福利。不過,一旦蘇嘉豪的「加重違令罪」罪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十天以上,就有可能經立法會表決後被褫奪議員資格。

2. 香港政府透過入稟法院及人大釋法,先後褫奪了6位立法會的議席(又稱DQ6)。6人包括:梁頌恆、游蕙禎、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梁國雄。

3. 該法案為「第66/94/M號法令核准的《澳門保安部隊軍事化人員通則》」,蘇嘉豪所提及的是該法案在2017年10月27日的一般性討論及表決,詳情請見澳門立法會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