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激烈抗爭的社會撕裂、虛耗,如何平息轉化?

2019/8/17 — 18:4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申嵐】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由六月過百萬人遊行後,抗爭變得激烈頻繁,每周都有爆發示威者與警察的集體衝突,無論是建制派或是泛民取向的人士,都十分擔心情況會惡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所有關心香港的人,或遠或近,都很想看見衝突紛爭解決的曙光,以這城市為家的尤甚。

造成今天的後果,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近因是傲慢地漠視強大民意,硬推修訂逃犯條例,之後一直沒有實質行動回應整體社會的訴求,亦拒絕對話,以香港警隊遏止激烈抗爭;遠因是在過去數年間,有權用盡,多次以表面上合乎法治的方法打壓為香港爭取民主的人士,最明顯的例子是 DQ 由民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甚至部分參與社運或發表過不同政見的人士,他們的參選資格也被不合理地取消。所有在這方面有份做決策的官員領袖都難辭其疚。但是,我們市民不可以因為政府的管治過錯而把自己也陷入過失和危機之中,我們小小的決定和行動,都會幫助這個地方慢慢回復平靜,聚焦力量一步一步地解決根本的問題。

廣告

勇武抗爭,虛耗個人與社會

根據分析不同的報導,筆者估算大約有數千到過萬的示威者活躍參與勇武抗爭,與警察對峙,使前線的警員疲於奔命,他們的希望是給政府帶來巨大的壓力,至使政府屈服,作出大眾想要的行動,例如最基本的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包括支持抗爭的人在內,市民要知道持續勇武抗爭也令這些示威者⾝⼼俱疲,整個社會也在不安當中,就算是沒有實質的參與運動,單單不斷地留意抗爭事件都會影響情緒,越多關注頻繁的抗爭,情緒越多的受困擾,可以是抑鬱,可以是煩躁。一句不友善的說話都可以挑起憤怒,莫說是辱罵的言語和挑釁的行為;示威者如是,前線的警員也如是;無論是支持或者是反對抗爭的人都不能倖免。當以說話或行動發涉憤怒時,只會激發更多的憤怒和仇恨,有多少人可以克制自己的怒火?⽭盾衝突在怒火發涉時只會有增無減,這是筆者教授電子工程中指數率增長的物理過程的基本原理。支持和反對抗爭雙方之間的更多仇恨、爭端會使社會更加對立撕裂。所有支持抗爭的人,必須明白自己的說話或行動間接把前線的抗爭者推向一個身心虛耗的境地;持續抗爭所造成的動盪不安,對香港經濟短期和中期的衝擊影響,這是大眾所知道並要逐漸共同承受的,整體社會在精神和情緒的虛耗更令人擔憂,影響比簡單的經濟勞動力的損耗更廣泛,是很多人忽視的。

廣告

辛苦喇,歇一歇吧

不少有心人眼見目前香港社會的危機,對政府、對抗爭者好言相勸,都不獲接納。要化解仇恨和撫平其帶來的傷害,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要現政府屈服、要抗爭者改變,是多麼困難!但是,每一個市民可以由自己小小的改變開始,相信可以幫助平息、扭轉香港現時激烈的紛爭;這是不在乎強硬的政府,乃是繫於自己的決定。簡單的改變可以是不與支持或者是反對抗爭的人爭拗,在現實生活上如此,在社交媒體上更要做到。一看見線上或者是連儂牆上任何影響情緒的說話,應當立即轉移自己的視線和注意力,不要駐足察看究竟,更不應轉載。除非是專業職責所必須要的工作,在行動上遠離示威人群、地點,看熱鬧或者是提供甚麼幫忙,否則可以因衝突雙方一些小小的錯誤而引發更多的互相指責。曾經在修訂逃犯條例事上批評港府的社會賢達、前高官、宗教領袖,除了繼續規勸政府和指出不公義的做法外,同時亦應當公開宣明持續勇武抗爭所造成的個人與社會虛耗。很多曾參與反修條例的市民,可能傾向體諒、支持年輕一代為香港民主自由的抗爭,情感上不想或者是心裏懼怕被指責為與⽰威者割蓆,他們其實可重複以溫柔勸導抗爭者「辛苦喇,歇一歇吧」,提醒他們要保存實力,將僅有的政治能量轉化作持久爭取香港的政制改變,資深傳媒⼈劉進圖先生早於 7 月 9 日已撰文提出打贏選戰比勇武抗爭更有用,尤其泛民政治人物實在應該重視並做好轉化示威運動這方面的角色。個別人士和組織須三思暫緩發動更多的集會遊行,不論是支持或者是反對抗爭的,在此時刻任何報復性的示威活動,都會製造機會觸發更多衝突紛爭,為雙方仇恨的怒火提供助燃料。

假若上述各社會持份者袖手旁觀這個城市繼續內鬥,或者更甚者激化紛爭,任由激烈抗爭示威者與政府硬著心對抗,那麼雙方只會相咬相吞,恐怕彼此都要在力量消耗殆盡時,毀滅性的「攬炒」就由整個社會來埋單,追悔莫及。

作者自我簡介: 曾於一直資中學任教數理科目,現從事大專教育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