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火場比喻與港豬邏輯

2016/6/2 — 19:30

【文:郭倫】

青年新政:「站在廢墟中關注鄰居火場災情為人性表現;站在火場裏卻去關注鄰居廢墟重建便是不分輕重。」

日前青年新政以火場比喻香港,以廢墟比喻大陸,認為香港水深火熱,自顧不暇,卻主張建設民主中國,是為「不分輕重」。不少人試圖以同一個比喻回應,包括社民連,但是回應比喻不在於喻體,而是在於其道理是否說得通。

廣告

要回應這個比喻帶出的道理,其實很簡單。不少不理香港政事的人被稱為「港豬」,做「港豬」有甚麼理據?其中之一,當然是自己個人前途、家庭也自顧不暇,當然沒有閑情理會香港前途問題。但是,這和青年新政的火場比喻有甚麼分別?沒有。用回青年新政的比喻:自己個人的「火場」也自顧不暇,為香港前途的廢墟出力當然是「不分輕重」。這是否很荒謬?港豬的理據竟然與青年新政一樣。

青年新政的比喻,問題在於界線應該劃在哪裡?為甚麼「港豬」只顧自己,不理香港有問題,但是他們只理香港,不理大陸甚至世界卻沒有問題。當中的界線,如何解釋?下次青年新政呼籲市民在立法會選舉投票給他們,市民是否可以用相同的理據回應:「自顧不暇,沒空去投票給你們。」若青年新政批評你們,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是否抽兩小時去投票也沒時間?大家可以答:是,正如你們青年新政認為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用一日去悼念六四也沒有時間一樣,因為自己的情況也很「水深火熱」,不應「不分輕重」。

廣告

其實,青年新政的聲明,最令人不齒是以下這段:「奈何後六四港人對前途的恐懼,在『民主回歸』的包裝下,被強行綑綁至『建設民主中國』的偽目標上,而未能轉化為使香港人創造自己未來的決心,終令香港落入今天如斯田地。」他們把香港的現況歸因於「在『民主回歸』的包裝下,被強行綑綁至『建設民主中國』的偽目標上,而未能轉化為使香港人創造自己未來的決心」。這廿七年來,香港人能夠花多少時間和心力建設民主中國,又有多少人有此目標,市民心裡有數;如果把「香港落入今天如斯田地」歸咎於此,實在比建制派更加不堪,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有一日,香港落入他們的手裡,而他們的主張得以實現,實在不敢想像香港會變成怎樣。

 

作者:郭倫著有《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圖解「今日香港」》,FACEBOOK專頁:中文科閱讀理解應試技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