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灰線

2019/8/2 — 11:02

年幼時,在三教九流的油麻地廟街長大,父親先後在大檔,麻雀館內任職,日常出入碰口撞面的除了販夫走卒就是三山五嶽人士,但那些江湖兒女黑道中人對麻雀館內外平民都是和和氣氣的,即使賭輸了只會自怨自艾,抽一口麻雀館提供的香煙又走出去撲水翻本,麻雀館從沒有人搞事生非,有次不知那個社團的大叔輸了沒錢付,就住在樓上的我剛好送午飯給父親目睹平時愛惜我的主管英叔伯伯走入父親負責的脹房,打了一通電話向對方責備了幾句再打兩個哈哈,一盅茶時間後有人把現金送來,再向英叔伯伯打躬作揖的賠不是,兩人說說笑笑的就了結此事!

稚子無知的我問父親 : 「爸爸怎麼黑社會也跟你們老友鬼鬼的,那你們也是黑社會嗎?」父親與英叔伯伯大笑不已,英叔伯伯跟我說 : 「大哥誠 ( 大哥誠其實是我乳名,跟長大之後有無做大哥無關!) 我們當然不是黑社會,我們是好人來的!」父親再笑著跟我說 : 「我們家不用當黑社會,黑社會是替我們家做事的!」

一臉無知的我當時完全不明白父親在說什麼,到長大了一點看多了一點聽父親再說多了一點,他也帶我見他的長輩我的長長輩多了一點,對比了一下我們家的姓氏與當時油麻地最有勢力人士的姓氏,我明白了!

廣告

警黑勾結從來都存在古已有之,地上秩序與地下秩序往往都是同一班人監管操縱的,雙方千絲萬縷環環相扣,唇亡齒寒的關係讓他們互相牽制亦互惠互利,但不管如何合作,都必定是低調進行,絕對不會堂而皇之的明目張膽,必定做好做醜的令事情不會太難看太肆無忌憚,更不會刻意讓人覺得他們合作無間。

因為黑與白中間那條線可以是灰色,這條灰色的線有時粗點有時幼點,但絕對不可以粗得覆蓋黑白喧賓奪主,因為黑與白都明白這條灰線不可以碰上另一條線,那條線叫底線!這條底線包含道義包含操守包含人性,基本的人性,越基本的東西往往越不可觸碰越不可破壞!否則,必犯眾怒,還有觸犯了他們一起參拜浩氣照乾坤,貞忠昭日月的關二哥,名正言順的人神共憤!

廣告

我以爲這是一條黑白共存的金科玉律,沒有人膽敢跨越雷池,沒有人可以泯滅良知,沒有人不怕人神共憤!地上秩序與地下秩序的水乳交融一直存在,普羅大眾與紀律部隊從不宣之於口但心底裡大家明白,接納這種不平衡的畸形平衡,因為大家都知道,大家心裡都有兩個字作為法碼,去平衡這條影響社會民生的灰色線,這法碼叫 : 良知!

今年 7月 21 日,這條灰色線完全分崩瓦解!

時局動盪,香港風雨飄搖,一班年輕人用幼嫩稚弱的肩膀扛起與他們年齡身軀絕不相稱的責任與承擔,義無反顧的走到了煙火最前線,預備犧牲他們的前途甚至生命,代我們一班安享於逸樂,只求平穩不關心公允的廢中廢老,去努力維護香港的法律,香港的制度,香港人的道德,尊嚴與及良知!去代替我們一班廢中廢老冒他們根本不應該犯的以身犯險!

721 的夜晚,元朗一班黑社會以白衣人裝扮,無差別的恐怖襲擊任何非他簇類的行人,黑衣黃衣紅衣老弱無依無一倖免,任何年紀老弱婦孺即使身懷六甲亦毫不手軟,在街上打在路上打衝入西鐵站亂打,每一個都氣焰囂張殺得紅了眼目無法紀,元朗頓變修羅道!那 ..... 法紀呢?維護法紀的地上秩序銷聲匿跡?任由地下秩序橫行無忌血腥恐襲無辜平民?

999 電話打得幾乎爆機,打得進去的也敷衍了事,天水圍警局落閘關門元朗警局落閘關門,元朗竟然變成無警之城,哀號呼叫連綿不絕,好歹來了兩個警察,看了兩眼之後竟然悄然離去,後來的解釋是對方人多勢眾怕危及自身安危 ?那市民呢?那些手無寸鐵等著你們來拯救的受傷人士,那些流著血驚恐不已的老弱婦孺呢?當日兩位選擇離棄你們曾經發誓要保護香港市民的警察,你們的良心也一併鎖進落閘關門的警局 ? 那安全歸局把良心放回你們腐爛的胸襟之後,你們真的過意得去嗎? 還記得你們宣誓就任時許下 “ To Protect and To Serve “ 的誓言嗎?

哀鴻遍野了好久好久好久之後,警方終於到塲,指揮官公然在記者鏡頭前愛理不理態度極之惡劣傲慢,任由施襲者施施然離去,有片段見到幾次警車巡經手持武器擺明在非法集結的白衣人時,竟然不作理會駛離,更有片段拍到地上秩序與地下秩序交談耳語拍膊頭,最後結論警方公佈並無見到有人手持攻擊性武器,只懷疑兩幫人曾經打鬥!

當晚沒有拘捕任何人,一個也沒有!

儘管議員市民大半天前早已收到大量消息,亦已通報警方,回答說是會作出適當安排,但最後元朗無警時份全體維持秩序法紀的執法者芳蹤杳然,証據流出屯門鄉紳立法局議員公然鼓勵白衣人,更以英雄相稱,白衣人明目張膽血腥襲擊無辜市民,不少根本口罩也不戴,擺明車馬不怕被捕,故囂張地以真面目上鏡。誰知道真相誰捏造真相根本昭然若揭,義無反顧的唯恐天下不知他們是拍擋是互通有無是攜手藐視法紀!只要有丁點兒良知的香港人,必定義憤填膺!

再之後一連串的警方回應都是自說自話自相矛盾法理不符,彷佛全香港市民都是嚴重弱智的才會相信!你說警方貪生怕死手無縛雞之力嗎?看看他們在上環在沙田在葵涌圍捕示威者那份氣勢那份威武,跟元朗那一班警方是同一班警方嗎?還是元朗已經宣告獨立由黑社會及鄉紳管理,威武不屈的警方也要退避三舍? 警務處長在記者會上氣勢如虹的説與黑社會「誓不兩立」臉不紅眼不眨 ? 香港三萬各級現役警員,再加萬多退役警員及數以十萬計家屬,有甚麼感覺呢?能夠釋然嗎?能夠對着陽光說無愧於心嗎 ?

太多匪夷所思駭人聽聞的事情,更大惑不解的是依然有一班廢中廢老漠視現況,口誅筆伐年輕人搞亂香港搞亂了他們的生活打擾了他們上班,甚至元朗事件只是美國與傳媒合謀抹黑警方而已,更荒謬的是說白衣人其實是年輕人假扮的製造恐慌,警方並無做錯經已嚴正執法等等!廢中廢老們,你們還以為可以獨善其身,說什麼不理政治保持中立?可知道在不公義的情況之下保持中立根本就等於同流合污助紂為虐?

我想不通亦無比心痛困惑手足無措,需要停一停思考一下何去何從,香港如何回復父親告訴我的那一條灰色幼線,把它維持在良心公義的寬度,可惜小弟才智有限,獨自思考未必能有良策 ......... .

下星期一 8 月 5 號,我決定暫時放下工作,自攜餐盒到金鐘添馬公園,坐下來邊吃邊思考,各位廣告業設計業的朋友,如果你想合力思考良方妙計令警方或政府尋回公義良心,不做廢中為香港出一分力的話,歡迎一起去共進午餐,咖啡我請!

下星期一(8 月 5 日)見!香港人 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