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炎黃春秋與慶豐暴政

2016/7/25 — 10:35

2016年7月18日,創刊至今25年的中國著名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指具官方背景的組織派人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修改雜誌官方網站的密碼,令編採人員「喪失基本編輯出版條件」,宣佈即日起停刊。

2016年7月18日,創刊至今25年的中國著名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指具官方背景的組織派人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修改雜誌官方網站的密碼,令編採人員「喪失基本編輯出版條件」,宣佈即日起停刊。

中國著名評論雜誌《炎黃春秋》1991年創刊,至今已有25年歷史,是中國相對敢言的雜誌。江澤民及胡錦濤縱使對它有諸多不滿,也不曾消滅它。但習近平很不一樣。習近平對《炎黃春秋》的上次整肅是在2014年9月,轉換了主辦機構,由原來的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改歸文化部屬下中國藝術研究院管轄。前者充滿老幹部、老將軍、專家學者,後者是服從習近平的政府部門。為防習近平的後續動作,當時雙方達成協議,老幹部保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發稿自主權。

此後,雜誌依然不時刊登反思敏感歷史議題的文章,例如今年第五期原載5篇反思文革的文章,但卻最後全部被撤,以致5月號延遲出版。理由其實很簡單:習近平正在推動文革,當然不希望大家反思文革。總之,習近平越看越不高興。事實上,這麼多年來,《炎黃春秋》一直打盡擦邊球,敢言總有限度,絕對不會直接批判習近平,充其量只不過是探討歷史,借古諷今,隱晦含蓄。它是為了進諫、救黨、盡忠、改革。然而,這樣的雜誌也不見容於習近平。近日,習近平終於單方面撕毀協議。現年93歲的創辦人兼社長杜導正被免職,副社長胡德華被免職,總編輯徐慶全被降職。換言之,《炎黃春秋》壽終正寢。

7月17日,杜導正發出一紙聲明,抗議領導層被改組及官網密碼被篡改:(一)7月12日,中國藝術研究院(即《炎黃春秋》的新主管單位)違法單方面撕毀該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簽署的協議,宣佈改組雜誌社領導機構,聘任賈磊磊為社長、郝慶軍為總編輯,撤換杜導正、胡德華,已經嚴重侵犯憲法第35條賦予公民的出版自由,同時違反了協議書中明確約定的雜誌社人事、發稿和財務自主權。(二)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強行進入雜誌社,獲得及更改了官網的密碼,以致雜誌社喪失基本編輯出版的條件,經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自即日起立即停刊,重申今後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出版物,均與該社無關。寧為玉碎,不作瓦全。截止脫稿為止,接管人士表示暫未收到停刊通知,而且不清楚原定本月底付印的8月號可否按時出版。

廣告

我一直對《炎黃春秋》這類以「帝王師」定位的刊物,無甚好感。它是一個「老幹部、老黨員」的出氣筒。縱使某些文章寫得不錯,也在宣揚自由和法治方面有一定貢獻,但其終極定位只是兩個字:進諫。這不符合面向公民的獨立評論定位。

無論如何,《炎黃春秋》主要有「三大內容」和「八大禁區」。「三大內容」偶有精彩與真實歷史剪影,包括:一是中共黨史、軍史、國史上重要歷史事件當事人的回憶,以及中共最高層在重要歷史事件的真實作為;二是對中共歷史上的錯誤如肅反、大饑荒、文革等進行反思,總結歷史經驗,避免重犯錯誤;三是對重大理論問題即中國的發展方向提出看法,力求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八大禁區」包括:軍隊國家化、三權分立、六四、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多黨制、法輪功、民族宗教問題、劉曉波(在藝研院提供的協議版本中,此點改為憲政)。綜觀這次事件,《炎黃春秋》根本沒有踏足過任何一個禁區,但已經遭受習近平辣手粉碎,足見與獨裁者之間的所謂協議或默契,根本連廁所衛生紙都不如。

廣告

觀其殞落,一葉知秋。在習近平的獨裁統治下,中國共產黨已經丟棄了任何足以自我反省及自我救贖的黨內機制,砸爛了一切可整衣冠的鏡子,封鎖了一切異議。在這條奔向滅亡的不歸路上,習近平心狠手辣,得意忘形。他竟然在同一時間劍指老幹部群體、劉雲山、李源潮、李克強,此乃四面樹敵。會否八面穿窿,大家拭目以待。

昔日文革是以毛澤東批判吳晗撰寫的《海瑞罷官》作為濫觴,今天文革是以習近平掃除老幹部擁戴的《炎黃春秋》揭開序幕。昔日希特勒是以雀巢鳩佔《慕尼黑觀察家報》並把它變成《人民觀察家報》這份納粹黨喉舌報紙而起家,今天習近平是以掃蕩弭平《炎黃春秋》並把它變成有如《慶豐春秋》這類嚴格貫徹所謂「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的垃圾雜誌而稱霸中國。習近平的所作所為,仿效毛魔,超越納粹,作惡多端。大家應該丟掉對他的任何不切實際幻想。

習近平集團的整個盤算還有鮮為人知的一面:搶錢。需知道,原本在老幹部的經營管理下,《炎黃春秋》擁有相當豐厚的資產,是一塊大肥肉。習近平為了讓自己的手下吃飽,顯然銳意搶奪資產,攤分一下,小弟有錢財,大王有雜誌,君臣樂也融融。於是,習近平集團趁93歲老社長杜導正患病住院之際,派遣中國藝術研究院率隊強佔辦公室、財務室、網站,帶著行李住下來,然後控制雜誌社原本足以自給自足而且綽綽有餘的銀行資產。老幹部與新劫匪一度對峙,拒絕交接,要打官司,但是這幫劫匪人強馬壯,終於全面控制了局面。這種手法與毛澤東在文革的所作所為無異。管他生父習仲勳題字「《炎黃春秋》辦得不錯」,習近平說《炎黃春秋》辦得很錯,就是很錯,因為習近平從來都是「認毛作父」:生父的無能是自己挫折的淵源,毛魔的本領是自己霸業的榜樣。

還要迷信他?大家不妨看看以下這則新聞。7月19日,習近平在寧夏銀川市郊寧東能源化工基地考察煤製油工程項目,發表「即興講話」,豪言「社會主義是幹出來的」,「中華民族積蓄的能量太久了,要爆發出來去實現偉大的中國夢」,「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使命,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為實現這個目標而奮鬥」。原來,掃蕩和鳩佔《炎黃春秋》正是這樣被他「幹出來的」,讓他把一股「積蓄太久的能量」好好「爆發」一下,去「幹」出他的所謂「中國夢」。積蓄太久,要幹出來,這類跡近粗言穢語的黑幫流氓遣詞用字,其低級程度實在令人嘆為觀止。他在自己的崗位上,正在實現有希特勒特色、有毛澤東特色、有煽色腥特色的獨裁中國夢。

7月初,騰訊網報道習近平在七一建黨95週年慶祝大會上發表講話時,內文將「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誤寫為「習近平發飈重要講話」,引起當局震怒。崩口人忌崩口碗,發飈人忌發飈字。一次手誤,惹來大禍。事件被定性為「重大負面事件」,由中宣部及中央網信辦對騰訊網發動整肅,騰訊網總編王永治及涉事主編被撤職,主管機構由深圳網訊辦改為北京網訊辦。積蓄太久,要幹出來,觀乎此事,究竟是指誰呢?

還記得《炎黃春秋》前社長杜導正曾經說過:「我就是搞不清,我們這老幹部、老黨員,黨內對黨內的同志,怎麼這麼下毒手、下狠手,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事實上,被下毒手的,被下狠手的,又豈止老幹部、老黨員?

積蓄太久,要幹出來,針對《炎黃春秋》,針對騰訊網,針對南海案的海牙常設仲裁法院,針對國內維權人士與律師,習近平自以為是。然而,有些事情,習近平卻積蓄太久,幹不下去。

南海仲裁案宣判後,中國多個城市陸續有民眾發起圍堵肯德基的活動,對根本不是案件當事方的美國企業瘋狂洩憤。有人進內斥責光顧的人「不愛國」,有人更向店面擲物洩憤。為了光顧肯德基時不被騷擾,有人不惜帶備斧頭、槌子、玩具槍等用餐,並寫上「愛國流氓,膽敢騷擾,來一個砍一個」及「愛國賊,膽敢騷擾,小心鐮刀斧子錘」等字句。多名男子分別手拿炸雞,並把斧頭、槌子、玩具槍等放在桌上,其中一幅更有兩名男子拿起鐮刀及槌子,在旁作保護狀。聽命於習近平的公安也開始轉向,打壓「圍堵肯德基」的愚昧群眾,例如河南濮陽市三名男子已因組織圍堵肯德基聯華店、黃河路店等拉條幅活動而被行政拘留。請問:誰積蓄太久,要幹出來,但到最後,幹不下去?

習近平如此發動及放任群眾鬥群眾,自己就像毛澤東當年一樣把自己的立場變來變去,如跟《炎黃春秋》述說文革及暴政歷史而被封殺的事件互相對照,再跟最近中共政權封殺戴立忍及水原希子事件互相對照,三者之間根本聯繫著一條暗色伏線,葬送人權,葬送自由。中國人民應該圍堵的,根本不是肯德基,而是中國文革新頭目:習近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