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炒起港獨 所為何事?

2016/8/28 — 9:39

新學年尚未開學,香港的中學校長與學生已經忙到不可開交,原因是有大概20所中學相繼成立「本土關注組」,並有可能在校內討論「港獨」議題,隨即觸動了肉食者的神經,甚至有全國政協擬向中央緊急提案,要求將煽動港獨列為刑事罪行。一時間,筆者誤以為伊斯蘭國已經進軍香港,並密謀對港發動恐怖襲擊。

所謂冰封天尺,絕非一日之寒。年青人的燥動,是原於他們的民主訴求得不到實質回應。加上,無論反國教及佔領運動,持反對意見的建制營陷於「捱打」局面,是因為未能以清晰論述,簡而精地做到以理服人。例如,建制陣營迄今仍鮮有有識之士,可以簡單地說明白公民抗命的關鍵就是在於伏法,否則便無法彰顯法律與制度上的不公義。最近,黃之鋒等人因佔領運動,而被法庭裁定參與非法集會罪成時,法庭上竟然出現「求情信」,便已經沾污了公民抗命一詞。如今就港獨的討論,有人急於訴諸法律,其實是想以法律去解決政治問題,變相帶頭衝擊法治體系,直接損害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對香港造成更深的傷害。

筆者是「動員磡亂」終結的得益者,否則便要回台灣當「阿兵哥」。所以我對國家統一是有一份執著,亦不諱言反對港獨,但校園港獨既被捅了出來,我們不但不應「斬腳趾,避沙蟲」,反而應該化被動為主動,由老師主動地與學生一同進行學術討論,並且要「真 • 講清講楚」,讓學生們從客觀的事實中,了解到民族與國家的建構關係,與「港獨」的不切實際 ,是遠遠超出「十萬人的群眾基礎」、經濟支持與軍事力量,否則,西藏達賴喇嘛曾擁十數萬藏兵,台灣的中華民國至今仍有二十一萬大軍,理論上早應可以獨立。

廣告

香港的教育體制,就是對歷史科普遍輕視,甚至是以應試為目的,而非以古作鏡。現在「港獨」的種子既己萌芽,便正是一次難得的黃金機會,讓同學們重新認識近代史,尤其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形勢出現急劇的重整,在去殖化過程中,從前的殖民大國,急於拋下殖民地的包袱,專注重建國內政治與經濟體系。同時,東西方冷戰,新興小國無論對北約國,或是華沙公約國都起了緩衝作用,亦因為這個重要的軍事考慮,才促成大量新興小國以民族主義之名的而立。這個國際大氣候正正是「港獨」非常被動,而又缺乏的政治東風。我們只要帶著這些重要的歷史問題,以反問的方式與同學進行理性探討,筆者相信大部份年青人也會知難而退,而用不著急於訴諸法律,務求「一棍打死」港獨的學術探討。

這個簡單的道理及教學手法,筆者相信不少通識科老師是掌握的,即使是看似毫不相關的建制派立法會參選人們,亦必定深明此道。原因是年初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本民前的梁天琦僅以19天的選舉工程,便奪得了66,524票,為建制派上了寶貴的一課,明白到越接近選舉日,便越不要拋出任何造成民意對立,壁裡分明的議題,否則在選民愛恨分明的情感帶動下,而作出的表態政治行為,極有可能喚醒了一批沉睡的選票,投向反對派,尤其是本土色彩濃厚參選人的懷抱,為立法會選舉增添變數。

廣告

不過,有趣的情況是,當建制派參選人紛紛變得沉默的時候。政府卻主動在七月拋出了具爭議性的參選「確認書」;再在八月暑假天,主動提出「港獨」議題不應帶入校園,強調「港獨」不是言論自由問題而是「是非題」等論調。這些都是趨化表態政治行為的「強力大補丸」。要知道,根據各大民調顯示,港獨及激進政治力量,至令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中仍屬少數;但當權派引人反感的言行,便成了他們的最強啦啦隊,促使未有明確投票意向的三成選民,即使心裡面反對港獨,投票時極有可能向支持本土參選人投下「仇恨票」,以示對政府的不滿;造成傳統泛民出現災難性選舉結果。

所謂:新敵人不如老對手。若是傳統泛民被本土港獨力量取而代之,必定令香港的社會亂上加亂,立法會碎上加碎。我們可以預期9月4日之後的香港,將進一步邁向基本法第十八條中「不能管治」的局面,這對謎戀制度主義的中共政權來說,要陣前易帥,乃兵家大忌。敢問屆時,這個情況將會「保」了誰的政治生命?相信所有將會投下「仇恨票」的選民心中有數吧!

(標題由報方擬定,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