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了未來,圍城中的香港人可以「去到幾盡」?

2015/8/29 — 12:51

香港夜色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香港夜色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九七前中英合謀的政治佈局,香港在《中英聯合聲明》文件中早已註定是一座被圍堵封鎖的城市,劃地為牢繼續存活和發展,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殘酷政治現實。 無論香港人主觀意願和期盼如何,都只不過是政治棋秤上任憑對局者擺佈的一堆黑子白子,是沒法否定的事實。 更不幸和可怕的是:圍城內土豪劣紳不斷助紂為虐,掠地奪產,城中人的空間愈來愈縮窄。

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設定框架內,香港本來可以享有「高度自治」,維繫「一制」特色,可是近年所見,內地「一國一制」的凌駕性愈來愈變得強橫無道,肆意破壞香港的「一制」基石。  此外,別有用心的人趁機謀財奪產或者渾水撈取政治本錢,有些人盲目愚昧的附從掌權者頤使,更多的是甘願認命而無奈屈從的順民。 那麼,一些不肯認命而堅守原則的抗命公民將如何自處呢?  無論如何,不同背景的香港人總要為尋求可行的出路而付出代價,這是不能迴避的當前重要課題。

廣告

面對特區政府和背後的內地國家機器,大部分務實穩重而精於計算的香港「叻人」,必然先要衡量是否值得和有所回報,才會考慮嘗試具體行動。  過去一段日子,香港人敢於站出來請願,走出來遊行,發聲表態以至強烈抗議,表達反對政府的意見,其實心底已清楚考量過此時此地的政治氣候和環境。  平情而論,香港相對於西方國家,以至東南亞地區的政治局勢,還是可以和平進行社會行動而沒有被當局過份殘暴鎮壓,這當然是當局在政治上仍有所「顧忌」,與香港人抗爭行動的「克制」彼此牽引造成的平衡張力。 此所以香港雖然被說成是「示威之都」或「抗爭之城」,但是整體而言,至今並沒有太多血腥的暴力衝突。 歷年維園數以萬計人的六四追悼集會、2003年反二十三條五十萬人上街的遊行、2012年二十萬人反國民教育的包圍政總,以至持續多月撼動國際的雨傘運動,雖然總有驚濤駭浪的風險和震盪,畢竟也能安然渡過,著實不容易。

我們必須承認,香港人深信的「核心價值」是經過百多年殖民地統治下沉澱積聚而來的。 英式殖民政府有其一套嚴謹的法典規章、公務員制度和政治管理哲學,在剝削欺壓和尊重人權自由之間求取制衡效果,因此,香港人在殖民地後期的八十年代以來,透過公正廉潔的法治體制,仍可享有極大的生活自由和有限度的民主。 所以,雖然殖民地政治可非議的地方不少,但是英式殖民地治下的香港人對於「法治、自由、公正廉潔和民主」這些價值還是相當認同和趨慕追求的。 這是香港民心背向所在,值得珍惜。 另一方面,不斷發生在毗鄰大陸的事令香港人眼睛雪亮。 相對於本港的「法治」,內地是有法不依,以至無法無天;這邊廂是有法制基礎的「自由」,另一邊廂是打壓禁制和無理拘捕;這裡有的是「 公正廉潔」風氣,那裡卻是貪污腐敗和謀權斂財;香港尚可享有一定程度和形式的「民主」,內地「一國一制」卻是一黨專政的專制統治……。

廣告

回歸後十多年來,圍城中人和平遊行、示威和請願做過,個別自殘的絕食也搏命過,以至堵塞佔領和較激烈的衝擊行動也一一嘗試過,可是,在捍衛「一制」的過程中至今仍然寸步難行,可預見的將來相信更為崎嶇艱難,必然面臨更嚴峻的分化、恫嚇和打壓。 那麼,到底還有多少香港人願意付出更大和更多的代價,可以「去到幾盡」而繼續堅持下去呢?

筆者以為圍城中人必須省悟和警覺,拋棄幻想,正確認識和判斷當前時局變化,在認知上和心態上好好裝備,以識別紅色政治的宣傳和造謠,抗衡「劣質大陸化」的污染干擾,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實事求是的盤算應對,進一步為未來策劃。 此外,圍城中人必須強化健康和理性的「本土意識」,在不同的文化、教育,生活,以至政經層面上,鞏固香港「一制」的特質和優越性,以排拒內地「一國一制」的侵蝕。 至於具體行動還是必須視乎香港人自行估量的承擔能耐和勇氣識見,只能知所進退而戮力為之。

所謂「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已顯得十分脆弱,圍城內的香港人來日或許不長,筆者祝願香港的未來必須依從民意,最終順應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