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了本土,梁游當退出政壇

2016/12/3 — 14:18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二人宣誓之風波愈演愈烈。梁振英及律政司於12月2日向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撤銷梁國雄、羅冠聰、姚松炎和劉小麗的議員資格。傀儡政權要趁宣誓風波向整個在野陣營宣戰的狼子野心,己是昭然若揭。

如今這場爭戰,已經不只是本土派的事。這是民主與威權之戰、是光明與黑暗間的鬥爭。對香港人來說,這是尊嚴與奴役之間的生死惡鬥。這已不只是梁游二人的事了。而觀乎二人近來之表現,令人搖頭嘆息,辜負了選民的期望,亦浪費了本土派這幾年來的努力。他們是時候退下火線、離開政壇,讓真正有戰力的隊友接手未來的正邪對決。

梁游二人當撫心自問:他們在九月時是如何取得選民授權,從而贏得議席呢?當日梁天琦等人因為其港獨立場而遭選委會取消資格,便決定全力替梁頌恆助選,讓梁頌恆於議會中延續梁天琦未竟之志,整個青年新政的選情亦因而水漲船高。梁游二人之當選,不是二人自身的個人成就,而是基於整個本土陣營的支持。他們身負眾人的期望,就當謹言慎行、擔當責任,在議會內為本土政治鞠躬盡瘁。

廣告

然而梁游二人卻忘記自己肩負重任,為了個人的英雄主義,冒進地於宣誓時宣示政治立場,以粗言穢語侮辱中國。倘若這番說話是出自普羅大眾之口,那一點問題也沒有:被殖民者欺壓的民眾,根本就沒有責任宰制他們的帝國霸權必恭必敬。然而,梁游二人是背負眾人期望的從政者,他們當意識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會帶來政治後果。支持他們那五萬八千多位選民,都期望他們能於議會中做好梁天琦想做而做不得之事工,而非逞一時之勇。當事情鬧大後,二人卻在編造未能說服任何人的藉口推塘。(本人與鴨脷洲海怡人黃之鋒吃過幾次飯,他沒有任何口音。)這表示二人在宣誓之前,未有好好數算代價,只是到事後才發現無法承受後果,只得找藉口蒙混過關。「辱華」無罪,但輕忽責任、未能遠謀,卻是彌天大罪。

宣誓之後找藉口蒙混過關   輕忽責任

廣告

此時二人闖了大禍,但事情還未至於完全無法彌補。梁游理當勇敢面對,向大眾、向傳媒好好解畫,或是放軟身段誠心道歉、或是堅持理念據理力爭。這樣也許仍未能救回二人之議席,但卻能挽回民心、振作支持者的士氣,令風波不會再進一步發酵。可惜二人卻選擇一走了之,以交流之名到臺灣逃避現實。臺港交流,本屬美事,惟此乃長遠的深耕細作,亦不急於一時。與臺獨運動之交流,亦應交由外圍支持者負責,不應由議員親身上陣。但梁游在自顧不暇之際,竟然忘記昔日的「火場論」,奇怪耶!而且該次交流,只能說是丟人現眼。臺獨組織邀約論壇,卻竟臨時爽約,據悉是因為二人突然發現於此時會見獨派,時機不合。哀哉!在應約前要先數算代價、在應約後則要不惜代價履行承諾,那不是基本政治倫理嗎?

梁游二人背負著眾本土派的期望,亦有不少能人志士於辦公室效力,那他們應當尊重團隊精神,讓團隊商量二人往後該有怎樣的言行。偏偏二人卻喜歡獨斷獨行,喜歡隨一時之喜好率性而為。團隊中的職員和義工,很多時都是從傳媒中看到上司再三闖禍。梁遊二人從未妥善咨詢團隊的意見,出了事又要整個團隊收拾遺下的爛攤子。他們難道不知道本土派對二人的支持,並非無條件、無限度的嗎?

當梁游二人偶爾諮詢團隊的意見,卻又習慣偏聽,親小人、遠賢臣。特別是游蕙禎天生麗質,裙下之臣又多阿諛奉承之輩。游本身也許自視為眾人之女神,見拜倒其石榴裙下的小卒能討人歡心,就不假思索的輕信狗頭軍師的餿主意。在臺灣華岡中國文化大學當研究生的林浩基語不驚人死不休,卻又擅於向喜歡的女性朋友大獻殷勤,因而能討得游蕙禎的歡喜。在選舉論壇上,游竟然無視香港與南海之間隔著中國的萬山群島,提出香港有權開發南海天然氣田;而在宣誓時,游又以口音為理由說出「Refxxking of 支那」。這些都是林浩基提出的餿主意。至於發信呼籲臺灣總統蔡英文基於新界租約關注香港事務的建議,雖是出自另一位蠶蟲師爺,林浩基本人亦有份和議。

二人表現強差人意   思慮不周  剛愎自用

梁游二人於這幾個月的表現,強差人意。思慮不周、剛愎自用、輕浮冒進、輕信饞言,且不知責任為何物。他們的危機應變,就是不戰、不和、不守,令親中派竊喜、令在野派受罪、更是敗壞了本土派的名聲和士氣。坊間一直傳言梁游二人是細作,本人以往不信,如今更是不信:要演繹二人之愚昧,縱有路雲雅堅遜(Rowen Atkinson)之才,恐怕仍無法為之。其實二人是不是「鬼」,如今也不再重要:梁游二人就是不堪信任,他們沒有資格再代表本土派擔當任何角色,應當在政治上「一死以謝天下」,從此在香港的政壇上消失。

真正的民主,必然強調主體;強調主體的政治,就是國族主義;香港國族主義,是本人的志業。而政治之藝術,是令不可能化作可能;而政治之倫理,則是為此等目標夙夜匪懈的責任心。能成就微小而確實的貢獻,遠比提出宏大的口號重要。在以後的政治參與,本人寧可支持一些立場略為溫和,卻信實開明的政治家。本人可能需要花多一點功夫遊說,但他們的確有能力及意願為香港的國族利益克盡職責,而且會信守承諾。我們不能再讓梁游此等冒進政客敗我本土派的根基。

吾友吳叡人老師每次談及香港的情況,一方面會讚嘆香港本土思潮發展之快,另一方面亦擔心香港本土運動會走上盲動冒進之岐途。每次訪臺,他都會語重心長地叮嚀:「革命未是時候,要爭取時間,讓年輕人先充實自己。」何謂時代革命?不是在怒火街頭上橫衝直撞。革命之起始,就在本心。本土派當下的功課,是在患難中學習忍耐、在忍耐中培養品格。革命不是一時的得失,而是一生的召命。是時候讓梁游二人所代表的冒進路線說再見,裝備思想、廣結善緣,先從基本做起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