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你不走

2017/7/4 — 6:36

國際象棋 l 資料圖片 l Paul Sableman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國際象棋 l 資料圖片 l Paul Sableman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回歸前後,二十年來要走還是留下,似乎依舊沒有什麼定論。就算是主權回歸了,人心仍然未有回歸。去去留留,想起了一些舊事。

其實逃亡和移民歷史中也常見,拿自己的本行國際象棋來說,冷戰時以前蘇聯最強,以前經常想不透的問題是,為什麼他們不離開蘇聯到西方改善自己生活?

一流棋手或許還是有國家限制,但就算是三四流的棋手,七八十年代出了去要成為一個西方國家的冠軍不難,為什麼還得留下來受苦?他們就是現在那些專才移民計劃肯定能拿高分的一群特定技術移民。

廣告

這個問題,想到最近才開始有了答案。

年初香港國際賽時,來了一位埃及棋聯的國際大師Samy Shoker,他生於法國而長於祖國埃及,直到二十多歲回去法國,又跑了到烏茲別克教法文,一去四五年。

廣告

比賽完他帶了他到大佛又看了除夕煙花,路上也禁不住問他:以他的水平要在法國謀生不難,為什麼還需要為埃及作賽,跑到老遠的烏國去教書?

他說,雖然他長於法國,但還是比較喜歡埃及,而西方主流媒體其實都誤解了埃及,埃及人都很幽默又寬容。生活水平比不上其他國家,但生活還是挺寫意。

聽了讀了愛國這麼多,發覺比不如眼前的人來得合乎資格。

另一名棋手莫路索域在自己的訪問中也說過類似的事。九四年時參加紐約公開賽蘇聯解體不過幾年,人心惶惶,到外國參加比賽總有人勸說不如留下來,以他的天賦斷然可以成為富翁,有享不盡的名利。然而,他斷然拒絕了,他對於要名成利就並沒有多大興趣,他只想下棋,而俄羅斯就是最好的地方。

以前中學讀陳之藩的釣勝於魚,十之得二三,並沒有深究科學家廢寢忘餐地工作找尋真理的欲望旁人看來多麼奇怪,又或者魏剛真的要靠鋸木頭才能休息。釣勝於魚那時還未懂。

到了工作之餘想要繼續當業餘運動員,開始有了種種比賽時一失利便想起 “這次輸了是倒貼了多少機票酒店和自己的年假來為他人做兵” ,才發覺原來一路以來不過是以為國際象棋可以平了自己人生到此種種的失望和挫敗。

如果我是他,早就移民了,那還得在蘇聯埃及跟他長相廝守。

贏了一些小比賽,改變了以往學習得純粹的態度,功利的考量反成為阻礙自身進步的元凶。沒有釣勝於魚的態度,不可能成就事業,而就算覺得釣勝於魚也不代表不在乎魚。

說到底就算單從數學上而言,要放棄離開可以有千百理由,而要留下的理由只要一個。要找借口,是不是也就更簡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