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出賣良心的人連智慧也賣掉?

2015/9/11 — 10:47

香港政壇污煙瘴氣,放眼滿是齷齪的鼠輩和小人。但這些人往往不只行為卑鄙,而同時也相當缺乏政治智慧。這令我思考,到底為什麼這些本來只向共匪出賣良心的人,彷彿連基本智慧也賣掉呢?

當然我無法在這樣的一篇文章詳論政治智慧和道德的複雜關係,但我卻想借兩個最近的例子嘗試作一個觀察:政治智慧和政治道德雖然不是完全一樣,但往往有不少重叠之處:有時最有政治智慧的舉動和反應,其實就是最合乎道德良心的舉動。在這些時候,出賣良心的人,自然因無法做出良心的行為而只能做出愚昧的行為。

錯就要認:卿姐的「傻仔」口頭禪

廣告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在剛過去的週日在「城市論壇」發言時一時口快,說了「香港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當她被接替謝志峰的新主持蘇敬恆善意提醒時,她竟然大大聲的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啦傻仔,我識分既」,然後被主持指正時,仍說「我無講錯到,我係講中華人民共和國。」

節目完結後,她被批評指是恃著自己是民主黨「大佬」身分欺侮作為後輩的新主持,那知她竟以「口頭禪」作辯解,指自己並無惡意,又指黨內也不乏「苦主」,並只說「抱歉」令人誤會。這個不倫不類的辯解令她受到進一步的批評。

廣告

錯就要認,不但是一個我們自小被教導的簡單道德要求,也是最合乎當時處境的政治智慧回應。卿姐一時口快說錯了「中華民國」,本來是小事一樁,只要在主持提醒時道謝,並說自己一時口快說錯了,就可以得體地了結這個一時口誤。

甚至就算在她帶點輕藐的態度嘲弄新主持是「傻仔」後,她若可以在事後大方直接地、不拐彎抹角地承認錯誤,也可以稍挽顏面,不會令她恃著資歷欺侮新主持的形象繼續發酵甚至進一步深入民心。

但習慣黨內「大佬文化」死不認錯的她並沒有這樣做,反而先不認錯,繼而輕佻地指這只是「口頭禪」和不倫不類的什麼「黨內也有苦主」,這就令事情繼續發酵和引來更多的指責,為自己引爆了一個小小的政治炸彈,甚至不知會否埋下伏線,成為日後對手攻擊的例子。

切勿諉過於人:孽瘤與她的專頁管理員 Eric Chan 

說到認錯,當然不能不提另一位不但自己不認錯,甚至要人為她的過失向她認錯的孽瘤議員。早前孽瘤可能因為過於興奮自己的大腸沒有孽瘤,竟然急不及待將大腸內窺鏡的相片放在專頁和全世界分享。但孽瘤卻忘了她在和人分享她非常私隱的大腸時,也一併把她同樣私隱的身份證號碼公諸於世。

發現這個失誤後,如果你是孽瘤,你會怎樣做?最簡單的就是輕輕承認錯誤,並請公眾不要廣傳這些相片。較有政治智慧的做法就是自嘲一下,說一句「有時做議員真的要非常開誠佈公」,甚或「平時慣了坦蕩蕩面對市民,一時忘了有些東西是不能公開的」,就可以給自己一個體面的下台階,令事件淡化,也順便幫自己做個小小的形象工程,一舉兩得。

但一向被政界中人視為聰明的孽瘤怎樣做呢?她首先將過錯推了給一個本來名不見經傳的專頁管理員 Eric Chan,繼而要後者在面書上向自己公開道歉,這不但因為事件明顯的無理取鬧而令其不斷發酵(毛記電視、沈旭暉和田大少等先後不斷借題發揮取笑之),也塑造了孽瘤的形象不但是一個卸責給屬下的上司,更是一個不肯坦承過錯之餘,甚至小器到要人為孽瘤自己的過錯向她道歉的小器鬼。

有錯就認,有心胸自嘲,包容屬下和甚至為屬下承擔責任(雖然不大可能是 Eric Chan 犯的錯),這些固然是當時正確符合政治智慧的決定,但這些不也是道德上的要求嗎?

結語:出賣良心者很容易也同時出賣智慧

當然,政治道德和政治智慧關係之複雜,絕非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很多時候要作一個有政治智慧的決定,往往需要長時間的訓練和分析,仔細推敲和研判形勢,這些可以和政治道德沒有關係;齷齷的人有時也能運籌帷幄之中。

但很多時候要一個合乎政治智慧的舉動其實也是一個合乎道德的要求:這不但像文中的例子所說錯了就認,不要諉過於人,還包括真正的開誠布公(不是將自己的大腸放出來就叫開誠布公),誠實(不只不用語言偽術),不偏不倚保持中立(不受政治干擾按程序任命副校),言行一致(不要口說愛國卻將子女送到外國留學)。在這些情況下,出賣了良心的人,自然也無法做一個合乎政治智慧的人,最終表現得十分愚拙。

作出一個有政治智慧的決定或反應,其實並不一定要恃強凌弱、顛倒是非或齷齪不堪;有時,違背良心,反而令我們做出最沒有政治智慧的舉動。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專頁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