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劉曉波會錯過一線生機?

2017/7/7 — 13:08

【文:童松興】

看了劉霞之弟劉暉就劉曉波醫療進程為醫生團隊辯護的聲明、以及他向醫生團隊鞠躬致謝的視頻,感慨萬千。

廣告

不久前,中共向外間展示官方對劉曉波的健康關懷備至,消息指甚至每月一體檢,驗血超聲波(劉曉波口中所說的彩超)CT掃描不在話下。這就奇怪了,既然做足體檢,怎麼要癌症到末期才發覺呢?可圈可點的是劉霞據稱曾向院方索取驗身報告而被拒,偏偏到了癌症末期才公之於世,整件事便顯得疑點重重。憑表面證據,難怪有人懷疑這是一個野蠻國家機器借癌魔之手蓄意謀殺一個手無寸鐵的良心知識分子。

現今醫療科技進步,檢驗肝癌並非難事,有以下三種方法,一是抽血驗AFP(加拿大一些國際知名的肝腫瘤專家認爲此法用在每人身上未必全都準確,已停止使用),AFP數值飆升,即顯示可能有肝癌,這時便要進一步做超聲波初步確診,往後還要做CT掃描作最後確診。正常情況下,超聲波已可察覺小至1毫米的腫瘤(劉曉波的已大如拳頭,約11乘10厘米),CT掃描更可清楚看到。以上三種方法,尤其是後二者,只要在早期做好,應可及早驗出癌症。早期驗出肝癌,治療方案有更多選擇,病者可獲重大生機。

廣告

但為什麼沒有及早驗出?憑推理只有以下三個可能:一是院方沒有爲劉曉波做上述三種檢查的任何一種,二是檢查後判斷出錯,三是檢查結果驗出癌症但消息被封鎖,醫生並未盡快治療。

如屬早期肝癌,治瘉機會不少。西方醫生認為如果病人身體許可、腫瘤位置不是太刁鑽的話,開刀切除至今仍是較徹底的首選治療方案。但近十多年,已出現新治療方案,例如射频消術融術(Radiofrequency Ablation,簡稱RFA)。經過十多年全球實踐應用,射頻消融術已證明相當有效,尤其是體積在4毫米以下的小腫瘤,可全顆徹底消融。射頻消融術最大的優勢在於屬微創手術,手術一般在兩小時內完成,醫生把一支導針,在超聲波引導下刺入腫瘤,以射頻將腫瘤燒死,手術只需局部麻醉,病人全程清醒。如一切順利,病人術後幾乎馬上已可起床走動,數小時留院觀察,如無內出血即可同日出院。傷口僅大如針口,病人所受創傷微不足道,經濟上亦比傳統開刀便宜很多。近年科技再進一步,導針已可應付比較大的腫瘤。

射頻消融術在中國不是新事物,其中一個包含一千七百多病人的術後跟蹤研究便由中國醫生提交。

除了射頻消融術,微波消融術是更新穎的治療方案。兩者原理差不多,不同的是一個用射頻,一個用微波。微波的溫度更高,所以燒得更徹底。射頻消融有一弊處,就是如腫瘤太靠近血管,會出現heat sink現象,即熱力會被流動血液部分吸走,令消融過程不徹底。微波已無此現象,更能消融較大腫瘤。

總括來說,只要及早發現,肝癌已有令人樂觀的治癒機會。中國政府應出來交代為什麼劉曉波在獄中要病發到末期才得到遲來的治療以致錯過一線生機?

 

作者簡介:本人現為自由作家,曾任多倫多星島日報副總編輯、多倫多明報高級編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