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我要打呔、穿人字拖 出席特首選舉

2017/3/27 — 21:15

3月26日,三位候選人身邊包圍著競選團隊與選委。

3月26日,三位候選人身邊包圍著競選團隊與選委。

今天跟學生討論特首選舉,第一件跟他們討論的事,不是最終人選,而是我參選當日的衣著。他們認為,我當日的衣著「樣衰」、「不莊重」、「不尊重場合」、「上下身不協調」,我一一承認,並接受他們的批評。

我跟他們說,這正正是我的目的;這場小圈子就是如此一場選舉,而當日的衣著,正正是我向在場人士傳遞該訊息的手段,包括隊友、候選人,最重要是一班西裝筆挺的權貴。

這場選舉,本身就是場「樣衰」不堪的選舉,這是政府花多少人力物力租用會展場地,聘用專業人手,也無法改變的事實。理應獲3百多萬選民授權的特首,根本就不應該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選出。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發達地區,這場選舉就是華麗城市面上的一道瘡疤。我的衣著,不過是襯託這場選舉的原貌罷了;我就是想讓大家看見真相。

廣告

莊重,為什麼一場選舉要莊重?選舉就是人民授權的過程,不論是選區議員、立法會議員,還是行政長官,主角及焦點理應是人民,不是候選人。每屆立法會區議會都隨處可見街坊裝的市民,為什麼大家就認為他們的衣著沒有問題?何以來到特首選舉,大家就變得隆重其事?這只是因為,大家暗裏也還是認同這場選舉比直選高一檔次。而這正正是我想借衣著批判的想法;無論是學校還是會展,區議會還是特首,選舉就是選舉,沒有誰比誰高檔次的。

不尊重場合;這說法說對了一半,我上半身還是有打呔的。但上下身的不協調感,正正是我想表達的訊息:貌似莊嚴堂皇的特首選舉,還不過是特權階級及「一人一票」主導,金玉其外的小圈子選舉。衣冠背後,掩飾不了裙帶關係及紅色資本的操控。用我民主300+同事的說法,人字拖正正象徵著這次選舉是一場「人治」遊戲,真普選「拖上拖」遙遙無期。這些政治訊息,是我希望透過這套不協調的衣著,向千多名選委表達的個人信念;不要因為冠冕堂皇及選委特權,而忘記這場選舉的原罪。

廣告

當然,我也有民主300的同事穿著整齊出席選舉,但亦有社工界別的同事,以Tshirt牛仔褲波鞋進場。在我觀察,這是他們作為專業人士素來的衣著習慣,而非為小圈子塗脂抹粉。但要達致視覺衝擊效果,又不能止於休閒服裝。因此,任性的事就由小的來做吧;身為場中僅有的90後,我視之為個人義務。

或許以上理由,還是說服不了我的學生及朋友,或許還有人認為,身為教育界代表,就應該有老師風範之類。但在我看來,特首選舉本來就不應只屬於專業界別,而應該屬於每一個香港人;揭露小圈子的不公,遠遠比界別形象重要。

我衷心祝願各位香港人,尤其是我的學生,在不久的將來,也可以踢拖落街,選自己喜歡的特首候選人。我和民主300+的同事,將為此目標繼續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