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搞到要釋法?!

2016/11/5 — 12:35

對於釋法,

我們香港人說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
我們説司法獨立受到無可輓回的衝擊,
我們說香港的法治受到嚴重破壞,
我們說香港的金融國際聲譽受損。

對不起,今天的習近平即使想顧也已經顧不上了!
因為今天的中共政權靠的是「民族主義」維持,大陸同胞如何看習近平對中共存亡是至關重要的。

廣告

港獨主張損及民族主義這條中共救命索

港獨主張既是觸及了中共不可退讓的底線,香港立法會議員游蕙禎和梁頌恆的宣誓詞用上支那、People Refucking of Chinna,身上披上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布條,在大陸傳媒的推廣之下,確實是令不少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中國人感到憤怒,這種憤怒或許是你所不認同的,甚至稱之為「玻璃心」,不過這種憤怒是確實存在的。

廣告

習近平的「危機意識」及「憂患意識」比起之前所有的中央領導人都要高。

在穏定壓倒一切之下,你不要說釋法,他認為需要的時候,實行戒嚴也是在所不惜的。

習近平、王岐山中國處於革命邊緣

習近平上台之初,盛傳習相識於微時的得力頭馬王岐山對幹部極力推薦一本書,要他們好好學習。這本書是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Charles-Henri Clérel de Tocqueville)於1856寫的《舊制度與大革命》《舊制度與大革命》(L'Ancien Régime et la Révolution)。

這本書寫的是什麼,讓王岐山如此極力推介?這本書寫的是法國第一次大革命的社會環境分析,你會立即問,這麼久遠的事情跟中國有什麼關係?王岐山認為法國第一次大革命的社會環境跟中國目前的社會狀況是如照鏡子般相像,故此中國已經是處於民間發動革命的邊緣狀態。

中產階層因不公義感到憤怒

如何相像?

這本書首先強調的是很多人以為民間發動的革命必然是在民不聊生的惡劣情況之下。托克維爾說法國大革命前夕,法國的經濟仍然是不錯的。那麼民間的怨憤是什麼,使得他們竟然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去嘗試推翻政權?

讓我先香港的處境解釋一下,或許更容易明白。香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窮人佔了人囗的大部分。當時不少人手停口停,每一餐飯都以鹹魚青菜為餚,人們卻不太以窮為苦,反而培育出守望相助的精神。但踏入廿一世紀,香港經歷了八十年代的經濟起飛,出現了一大批中產分子,又有福利保障制度,窮至手停口停的情況基本上絶跡。卻是在這種人囗平均經濟水平向上的情況之下,民怨有增無減。這是何故由來呢?

托克維爾說這是因為人們覺察到社會的不公義,富有的人和掌權者利用權力和不公平的制度巧取豪奪,令貧富差距不斷擴大。這就是說,當大部分人的經濟水平都差不多的時候,人民還容易接受,這或許某程度也解釋了北韓到現在仍未發生人民革命的原因。當有部分人的財富增長起來,而人民雖然也有飯吃,但這種不公平的感覺就很容易形成對政權的不滿。

習核心相信必須用強硬管治手段

據說王岐山讀完此書後,完全折服於這個分析結果,他感覺到中國人民對貪污腐敗的不滿情緒已近沸點,而且當中最不滿的一群是擁有資產的中產階層。

讓王岐山更加折服的是托克維爾對當時法國皇室如何錯誤處理民怨並導致大革命發生的結論,就是太過軟弱!

太過軟弱有兩個層次的意思:一、對於貪污腐敗情況視而不見,二、對民間的異見聲音沒有鎮壓下去,令不滿之聲傳播開去。

說到這裡,你應該較能明白習近平和王岐山上台後大力打貪和鎮壓異見出於的是一種政權不穩甚至覆亡的恐懼,就是中共在胡溫時代已經開始掛諸於嘴邊的「亡黨、亡國」危機。

讓人民相信明君出現

如何化解這個危機?習、王相信是要賦予人民期望,令他們相信中國終於出現了明君,中國中興有望,中國會成為與美國並駕齊驅的超級大國,更重要的是,中國會變得更公義,所以讓習近平集大權是必要的過渡期。

由此你可以知道,「民族主義」情緒是習核心維繫民心的救命索,任何人衝擊這個就會危及政權的安危。
所以,為什麼要釋法,因為這涉及國家安全,事實上,在人大會議,這個原因已經是公開的講了出來。

我當然不是說,你要同意釋法,釋法當然是錯的!但若果你連對手想的是什麼,尤其是對手是一個掌握國家機器的巨人,抗爭行動觸及其㡳線或說是恐懼所在,它會為了生存而不惜代價反撲。

抗爭者必須首先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最後我想說,大學時讀到「談判」的學問,談判的基礎是什麼?

1/ 了解自己想要什麼,
2/ 了解你的對手,他的恐懼和渴求在哪裡。

老實說,今天聲稱支持「港獨」或「民族自決」的人就連第一點也未必了解,更遑論是笫二點。

我這樣說,也不是嘗試進入「港獨」可行與否這個討論。我要說的是主張「港獨」的人首先要問自己,你們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是獨立是自決還是自治,然後才是討論用什麼方法最有機會取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