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教會只關心林淳軒?

2016/2/15 — 14:00

林淳軒(中)在2月12日上庭後,獲戰友聲援支持。

林淳軒(中)在2月12日上庭後,獲戰友聲援支持。

中大崇基神學院學生兼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同學被捕,崇基神學院和一些基督徒先後出聲明、遊行聲援和要求聯署,身邊也有一些教會朋友討論和要求聲援林淳軒。

這本身是值得肯定的。但我閱讀了這些聲明和聯署後,我心中不禁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教會只關心林淳軒?難道當晚只有林同學一人被捕嗎?

連潤發、薛達榮、陳浩文、陳宇基

廣告

當然不是。「魚蛋革命」後不到兩天,我已看到有新聞報導同樣遭到警方不合理對待的起碼還有四人(事後當然陸續有來):連潤發,警方不容許他睡覺,又引導他招認;薛達榮,被捕時被毆打後腦,和被指作出他沒有作出的招認;陳浩文,被恐嚇指若不招認就會被打,事後也真的被打心口三下;陳宇基,被捕時被警員毆打。

對比之下,雖然林同學遭受的對待同樣不可接受(在落口供前不能見律師,和在沒有搜查令時被搜屋),但起碼他似乎沒有受到任何身體的折磨和傷害。但在兩者之間,教會卻彷彿「親疏有別」,為林同學所遭受的不合法的對待感到義憤填膺,卻對連潤發、薛達榮、陳浩文、陳宇基和其他非信徒所遭遇的欺壓顯得漠不關心。

廣告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說好的政教分離呢?

這不只是單一事件。事實上,教會面對社會和政治的議題時,一貫都以一種大義凜然的姿態高舉「政教分離」的旗幟,然後置身事外,對不公不義噤若寒蟬(我已不當那些甘心跪拜政權和金錢的小丑是「教牧」了)。但一遇到那些可能牽涉到自己的利益的議題,例如和同志運動相關的議題,或溫州拆十架和崇一堂顧約瑟牧師被無理拘留,或有神學生被捕時,卻又不知何以可以像沒事人一樣輕輕放下一向高舉的「政教分離」旗幟,高調干涉和發聲,甚至走入中聯辦和政權談判。

這不是說教會不應站出來回應拆十架、顧約瑟牧師或林淳軒同學的遭遇等議題(當然如何回應是另一個問題):我十分同意教會應該像昔日的先知一樣,譴責社會上的不公義,在黑暗的社會作「守夜者」的角色。但在一貫高舉「政教分離」旗幟下,卻又突然曖昧地為和自己有切身利益的社會議題發聲,不免令人疑惑,教會的回應到底是為了「公」義發聲,還是只是為切身的「私」利而「心裏焦急,如被火焚燒」呢?

若是前者,教會豈不應該不只「專顧自己的事」,只為「自己人」發聲,而應同時譴責其他的不公義嗎?若是後者,容我請問,難道聖經教導我們「各家只掃門前雪,那管他人瓦上霜」的嗎?

結語:請貫徹始終的活出真正的「政教分離」

那麼我說的是什麼呢?我是希望教會能貫徹始終堅守其畫地為牢式的「政教分離」原則,甚至對那些包括牽涉自身的不公義都不聞不問嗎?

當然不是。相反,我是希望香港的教會能貫徹始終的活出真正的「政教分離」原則:正如我之前在《你們要作我的子民》中所說的,真正的「政教分離」不是畫地為牢,置身事外,對社會不聞不問。相反,教會作為上帝的「子民」(people) 和上帝在地上福音的見證,她必須成為政權的他者 (the Other),只有保持對社會開放和關心,而同時又和政權的「分離」,才可以令教會不致變相淪為一種冠冕堂皇的宗教保守主義:表面上和政權的暴力劃清界線,但實際上卻無形中在沉默中支持了政權不斷的施暴。

我十分支持教會為林淳軒同學聲援,但也請不要只為林淳軒同學聲援。為公義的緣故,請也同時關心在魚蛋革命中其他「一切受屈的人」:連潤發、薛達榮、陳浩文、陳宇基,和其他無名英雄。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