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必要用這種有點下三濫的手段?!

2019/7/2 — 5:23

警務處長在清晨四點的記者會上,對於記者兩次提問,都無法合理解釋,為什麼在昨天晚上九點,所有警力在堅守八小時後,會突然間全部撤出立法會,形成空城。

盧偉聰的回答似乎是說,示威者實在太厲害,厲害到我們招架不住,所以必須退避三舍,不惜拱手讓出整個立法會讓示威者佔領。只是這種說法實在有點荒唐,而且也太過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剩下來的解釋,似乎是警方有意這樣做,然後像6月12日那次那樣,將所有「暴動」責任推給示威者,同時贏得公眾同情,並在十二點回過頭來包圍立法會,將示威者被捕清場。

廣告

警方也許沒料到的,是示威者竟會懂得自行散去,避過一場大家極度擔心的流血衝突。

如果上述推斷合理,那麼我們不得不問:專業正氣如堂堂警隊,何必要用這種有點下三濫的手段?!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