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6/15 - 18:09

為什麼還要遊行?

六一六遊行,除要求全撤《逃犯條例》及林鄭下台外,另一重點在於調查警隊的所作所為。二次佔領之後,警方以偏概全。偏,在於將少量武力衝擊者無限放大;全,在於醜化當日參與的四萬名市民。事後,統一將之定性為「暴動」,並事後亂入醫院、舍堂及各處偵查,製造白色恐怖。

近年港府利用警隊打壓示威者,由二零一四年雨傘運動的催淚彈、二零一九年二次佔領進化使用橡膠彈及布袋彈等,若非港府在背後指點,警方不會採用殺傷手段。警方似乎無辜,但實際上有沒有責任呢?

以史為鑒,可略知一二。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指出納粹戰犯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大量屠殺猶太人,最終被判死刑。他並非高層,只是忠實執行命令,可靠可信,為升職而努力。可是,由於不經思考,只能助紂為虐,最終身敗名裂。

廣告

「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近年警隊盲目聽從命令,毒打無辜市民,殘害忠良,這種行徑與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一樣,統稱為「平凡的邪惡」。這種「邪惡」,源於不經思考,不問是非對錯,淪為幫兇。

試想,一群盲目服從的紀律部隊,將有機會摧毀香港的核心價值。二次佔領當日,大量片段證實少量警員殺得性起,言語冒犯、挑釁,並身體衝擊及襲擊等,一次比一次瘋狂。集體的瘋狂,會將香港社會推向罪惡、仇恨及萬惡的深淵。

一九九二年時任助理警務處長李明逵接受訪問,其中透露擔心主權移交之後,控制人群方面,將要使用不必要的武力,甚至違反人權。當時,李明逵指出若違背道德的事,將會敢於抗命。然而,廿七年之後,警隊中人,面對不道德的政權,可有人敢於站出來說不?

事實上,沒有民主的政制,絕對不可能制肘政權、警權。若有大是大非,只得上街聯手聲援。港府雖然聲稱暫緩修例,但部份市民已經被捕、將來亦會有搜捕行動,若不能促使警隊檢討武力,用民意反映不滿的話,他日警隊武力只會繼續升級。

明日不行出來,他日行不出來。

香港人,上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