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仍要悼念?傻的嗎?(一)

2017/6/6 — 20:05

2015年6月4日的維園燭光 (攝:Horatio Tsoi)

2015年6月4日的維園燭光 (攝:Horatio Tsoi)

【文:八九女生】

近年有關悼念六四出現了各種新的論述,雖然筆者不完全認同,但亦不願意直截了當地否定它們,至少它們引發了人們重新思考六四的意義,而我亦想避免墮進先入為主的偏見,正如很多時候年輕一代認為上一代沒有嘗試認真去了解他們便予以否定,以致兩代的思想差異愈來愈大,這並不是真正的溝通。筆者認為,不管是否認同也好,雙方都應先去了解對方的想法,才下判斷。筆者是89年生,不像上一代人有親身經歷八九民運,但在成長過程中了解到其中的因果;筆者也未至於像現今的學生對八九民運感覺疏離、甚至有着強烈的切割心理。處於兩代之的夾心階層,筆者嘗試去理解所謂新的觀點,梳理出一些想法。

悼念等同抗爭?

廣告

有人說,悼念沒有用。這似乎是爭論的重點之一。筆者認真地思想這個觀點,發現其中出現了嚴重的謬誤——對「悼念」本質的嚴重誤解。悼念是甚麼?最基本的意義是︰對死者哀痛地懷念。舉例,每年的911,美國政府以及人民都會悼念死難者,試想想,可有人會說「現今恐怖分子仍然猖狂,悼念已經沒有用,我們每年出來點蠟燭,就能夠令恐怖份子收手嗎?故此,悼念應該劃上句號。」?相信大家都會認為,這說法是不合理的。悼念的對象是死者,不是加害者,不論加害者處於怎樣的狀態,悼念的本質亦不會改變。所謂「悼念沒有用」,就是混淆了悼念與抗爭,悼念並非抗爭本身。甚至即使有一天,六四真的得以平反,亦不代表往後我們不需再悼念,因為死難者的犧牲仍然必須被記得,他們的靈魂仍然必須被追悼,我們對這段歷史的沉痛反思在任何情況下亦不應終止。

又舉一列,很多武俠片都有一個經典的場景︰某人到父母的墳前拜祭,並憤憤不平地表示會替雙親報仇。假設那人多年仍然大仇未報,那他是否應該覺得「既然拜祭沒有用,我以後不會再拜祭」?這顯然是不合邏輯的。拜祭的目的是記念雙親而不是報仇,藉着拜祭來記念雙親,拜祭的目的便達到了,若因大仇未報而覺得拜祭沒有用,這是犯了嚴重的邏輯謬誤。由此可見,悼念與抗爭並非同義詞。悼念的本質並非抗爭,而是記念,讓自己及世人記得無辜犧牲的人。然而,悼念並非與抗爭無關,可以說,悼念是抗爭的起點。正如每當武俠拜祭雙親,他必然會記得殺害父母的深仇大恨,從而加強報仇的意志。

廣告

因此,悼念在記念的本質以外,確實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和作用,就是要向極權作出控訴,表明我們記得它的暴行,並對世界表示我們是站在哪一方,喚起世界的良知,從而呼喚有良心者加入對抗,向極權說不。筆者形容悼念是抗爭的起點,因為抗爭的形式有很多種,其首先必須有的,是對人心的啟蒙,並呼喚人們對極權表態,若這兩點都未做到,談何抗爭?悼念六四的集會,確實可以做到以上兩點,但它不能等同抗爭本身,而是整個民主運動的一部分。因為絶對不會有哪一位參與者天真地認為,點了幾支蠟燭,明天中共便會倒台,或者承認六四責任、公開真相。但作為抗爭的出發點,這是必須要堅持的,當我們堅持悼念,並不等於放棄其他形式的抗爭,兩者沒有衝突,反而是互為一體,缺一不可,不同形式的行為,集合起來的抗爭力量應是相加而不是相減。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於八九年出生的女生,現職文字創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