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6/25 - 17:48

為何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 對沒權力的人這樣嚴苛?

6.25 示威者到灣仔稅務大樓派向傳單並向市民致歉

6.25 示威者到灣仔稅務大樓派向傳單並向市民致歉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這是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2014年對台灣社會的詰問,那一年香港爆發了79日佔領,這個沉重的質問,五年後的今天,仍然適用於香港。

總有人說,「我不反對你們抗爭,但不應該阻人返工、收工、搭車、出入、食飯之類之類」。

廣告

Everything Before the Word BUT is Horse Shit。

不反對、支持、同情…「但係」,其實只是偽善的說辭,看似理解、同情,實際上是反對,道理很簡單

世界上有甚麼抗爭,是對其他人毫無影響、毫無成本的?

即使和平如6.9、6.16遊行,港島交通同樣癱緩,公共交通職員同樣要加班,世上一切抗議、反對行動,何時會是免費午餐?

昨日看到一幅諷刺漫畫,大意是到月球示威,就不會影響別人了,其實,到月球示威,又會否擔心影響嫦娥?

從不懷疑,遊行、示威以至不合作運動會影響「無辜」市民,若有人為此憤憤不平,或坐在鍵盤後指點江山稱年輕人不應如何如何,那不妨指教一下,你認為他們還能怎樣?

100萬人的遊行,換來的是政府毫不理會繼續二讀的聲明,612集會示威者被鎮壓,換來一個暫緩,200萬人的遊行之後,政府寸步不讓,甚至改變策略將所有警方佈防撤走,行政會議兩次取消,示威者甚至連「對準政權」的目標都消失。

你還想他們怎樣向政府施壓而又完全不影響「其他人」?

假設你還有一絲同意他們要爭取的事,或至少不是完全反對,你為何要對他們這麼嚴苛?

反過來說,政府逆民意強行推出影響全港市民福祉的政策,明日大嶼也好、逃犯條例也好,政府有行政權力、警力、法律武器,甚至掌控輿論導向-

你又有沒有將「阻我返工」、「阻我放工」、「阻我交稅」的怒叫,那怕萬份之一,轉向真正應該要負全責的政府身上?

為何你會對收你稅、亂花你的血汗錢利益輸送,亂推政策拆毀一國兩制防火牆的政府這麼寬容,說甚麼政府也有難處、政府已經道歉,但同時對無權無勢的人這麼嚴苛,甚至要求他們有如道德聖人般永不犯錯、永不講粗口、打不還手甚至對全宇宙運作都毫無影響?

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