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君堯上一課「大學管治」

2017/8/27 — 18:43

資料圖片:何君堯

資料圖片:何君堯

【作者:劉昕雋】

近日得悉嶺大校董何君堯去信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要求李辭退戴耀延教授之教席。近年不少校董會成員公開要求「奪去」學術人員教席,現時除了慨嘆現今「校董會成員」一職再度被何君堯百般凌辱外,亦擔憂今後此等言論淪為常態,滅香港學術自主於無影。

廣告

需知道,各院校的校董會(Council,港大的即為「校委會」)為最高管治架構,以處理捐款、建設規劃,及任命高級行政人員(正副校長)等各種「管治」事宜。同時,各院校教務委員會(Senate)則為學術事務最高決策架構,負責包括編制教程、學術人士的任命事宜等。

儘管再如何簡化大專院校的架構,在此大家亦不難發現校董會的「管治」,和「學術」為兩個體制。概念而言,大學的「管治」當中固然包括「學術」,但我們不能以「管治」之名影響,甚至推翻「學術」體制已決議的事宜。例如,某天有富者決定向大學捐款,希望將資金投放於發展科學研究;校董會負責通過大學應否接受該筆捐款,最終決定發展什麼科學研究,則是由教務委員會、理學院或研究院等學術體制內不同單位負責,校董會不應過問。

廣告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也明白校董會與「學術」體制本為兩個不同的架構,這亦是學術自主的其一面向。遺憾,同為校董會成員的何君堯,現在卻要求港大校委會奪去港大學術人員的教席,向其他大學主張以「管治」壓倒「學術」,實在叫其他嶺大校董情何以堪。到底其他校董日後應該以什麼態度與你共事呢?若要以用一句流行句式形容現況,便是「你有冇諗過其他嶺大校董嘅感受?你無,你只係諗到你自己。」。

其實類似情況早已有先例,特別是2016年4月理大校董劉炳章要求檢討同校講師鄭松泰的教席,在此呼籲大家警覺,認清此等公開言論是切切實實的學術打壓,希望大眾免被潛移默化外,亦希望何君堯能及時悔改。雖當初被校監(即為當時香港特首)直接空降委任,對大學架構無經驗零認識,但經過了一年多的接觸後仍毫無寸進,實在說不過去。

價值往往是珍貴卻無形,何君堯可能需要放棄「看樹不見林」的處事風格,才有可能真正認識理解學術教育的可貴之處。

(作者自我介紹:畢業生,略懂大學架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