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會這麼多人會迷信曾俊華?

2017/3/25 — 15:45

曾俊華facebook專頁相片

曾俊華facebook專頁相片

人類文明自古以來已有宗教。原始部落的領袖除了戰士以外,也可以是巫師。古埃及的法老,也自居為神明的化身。中華歷朝皇帝是天子,負祭天之責。宗教作為政治的基礎制度,是啟蒙年代前社會的廣泛特性。相信人類的理性,自信能實行民主政治,不過是人類歷史中非常近期的事。

昨天傍晚我也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駐足良久,觀察眾多支持曾俊華的香港市民的精神面貌。無他,這個集會充滿宗教意味,曾俊華以教世主的姿態出場,香港以至世界的萬物在他的演辭裏皆有新的意義,集會者有如朝聖者一樣,對他頂禮膜拜。

但宗教並非建築在科學之上。因為宗教的存在,信仰者可以為世界上科學不能解釋的事物賦予令大家信服的解釋。世界起源可以是梵天的夢;海上風浪是波塞冬的震怒;身體生病是邪靈入侵;天旱無雨是諸神覺得活人祭祀的數目不足;人死後的審判是將心臟放在天秤之上;與羽毛同等重量者才得以進入死後的世界。在中世紀的歐洲,科學家或對宗教的異議者往往被視為異端,輕則逐離教會,重則死在宗教裁判所的火刑柱之上。

廣告

或許因為三十年來的香港的一切,不少泛民主派的支持者已經明白到民主可望而不可得,繼而出現不切實際的幻想。曾俊華能夠以親民的形象,配合民主選舉中的公關團隊與競選活動,加上不受北京祝福的背景,他對很多市民而言已經是希望所在。小圈子選舉是可見的事實,廿三條立法也寫在政綱上,但這些對困境中的人都不重要。「信任、團結、希望」和「香港人,拍住上」,與信者得教一樣簡單易明。不用深究香港後事如何,選舉前的一刻有和善的薯片叔叔令你充滿希望,已經是困境之中難得的安慰。羅冠聰議員登高一呼,提醒大家今日泛民支持曾俊華只是重重局限下的無奈選擇,自己不會放棄民主的原則和對自決的堅持,結果是受到泛民支持者的謾罵,成為在教堂上高呼「上帝不存在」的異議者。

迷信可能不會在一時三刻被打破,也沒有辦法透過說話去「令民眾覺醒」。十四世紀黑死病疫潮中,患者沒有現代的治療方法,只得向神職人員求助。在絕望之中,看到眾人蜂擁到教堂中尋求慰藉,應該不應該阻止他們,跟他們說祈禱並沒有用?或許這就是現在的香港,在黑暗中,軟弱者會尋找偶像。理性的人,卻會保持清醒的心智,緊記當初的理念。這次「選舉」,很快便會告一段落,外來的壓迫會依然存在。看過集會上的狂熱,只能輕輕一嘆,保持清醒,很難不感到孤單。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