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7/15 - 15:46

為何要攻入新城市?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清場行動期間,一名警員被示威者圍毆,一名在場電視台攝影師上前保護。(影片截圖,來源: https://bit.ly/2LSqaUR )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清場行動期間,一名警員被示威者圍毆,一名在場電視台攝影師上前保護。(影片截圖,來源: https://bit.ly/2LSqaUR

問題只有一個:為何要攻入新城市?

即使退一萬步,假設警方昨晚在沙田的行動完全沒有圍捕、發洩的成份,錯的完全是「暴徒」,警方的行動仍難以理解。

只要比較一下七一立法會之後警方的解釋,就一目了然。

廣告

以下為盧偉聰凌晨四時見記者,解釋為何要撤離立法會大樓防線,發言在政府新聞處的文字紀錄:

「第一…我們的同事面對大量群眾,而我們由於地理環境,在室內我們能夠選擇使用的武力是非常有限。
 
第二…我們擔心他們會熄所有燈。如所有燈均已熄的話,他們一旦衝入來,我擔心人踩人,我擔心我的同事與示威者糾纏時,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第三,當時亦有人投擲一些會發出白煙的物件…下午曾出現有毒塵粉的攻擊…

我們在確認沒有其他人在立法會工作,我們便臨時撤離立法會…」

歸納出當晚警方撤退的條件

-面對大量群眾
-室內武力選擇有限
-擔心熄燈
-擔心雙方糾纏
-有毒化學品攻擊
-沒有其他人

這六個條件,除了擔心熄燈會人踩人,那一個不適用於新城市?

沙田大遊行剛完結(其實也未正式完結),新城市、百步梯聚滿群眾,大量群眾,有。

新城市廣場,當然是室內,武力選擇有限,結果就是警員只能用盾牌、胡椒、警棍,中。

雙方糾纏,事實上已經發生,相信只有糾纏期間,才會有咬斷人手指吧,又中。

有毒化學品攻擊,警方已公報昨日有人使用腐蝕性液體和不知名粉末,和七一期間一樣,再中。

而比立法會大樓更嚴峻的,是新城市廣場內有大量圍觀、路過的無辜市民,警方行動時更難分辨對象,限制更大。

若果接納警方七一撤出立法會,是為了保障警員安全,那又如何解釋昨日攻入新城市廣場的決定?新城市廣場難道不比立法會更危險、更複雜,而且範圍更大更難確保安全?

就假設做錯的完全是那些「暴徒」,他們「有組織、有部署、有支援」,甚至有外國勢力操控,有「長矛、開山刀、雞尾酒(類似說法大家都聽過了)」,那下令警員進入高危地點(而且動機不明確)的警隊和政府高層,又是否送前線警員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