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要要求(不是跪求、不是乞求)中共「平反」六四

2016/6/2 — 18:41

資料圖片:2014年六四維園晚會

資料圖片:2014年六四維園晚會

昨日,政團青年新政發表了一篇題為「在火場內」的文章,內容大多都是事實根據及/或邏輯欠奉,我亦不特別回應了。但他們提的以下這一點特別值得探討:

「六四屠城的惡行早已為世人共知,故中共如何將之定性根本不重要,更遑論以中國為思考本位、變相認同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平反』。」

表面上,這篇話好像有點道理。的確,既然香港人甚至國際社會都公認參與八九民運的人士做的是沒有錯,又還有什麼需要「平反」?為何我們要一個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去「平反」一件本身是沒有錯的事?如果這個政權在各方眼中是欠缺認受性、欠缺合理性時,我們為何還需要理會他們怎樣評價六四?

廣告

在理論層面上,這論述可以說到天花龍鳳,但實際情況又如何呢?在這二十七年來,很多與六四有關的民間人士都因為這事而不斷受到酷刑、監禁、軟禁、監視、滋擾。有些只是象徵式地稍為參與過八九民運的人士都在其事業上受到封殺,有時連糊口都艱難。參與者(無論是死傷者或繼續被迫害的生還者)的家屬亦受株連,同樣地受監視甚至軟禁、生活生計受到影響、連去拜祭及哀悼其在六四那一夜受難的至親都被阻止。

令這局面可以改變的又是誰?除非有能力把中共推翻(而對中共視而不見、然後開集體吹水會又不見得會更可以用口水「噴」到中共喎),否則能令這局面改變的最後控制權亦是中共。而除非中共本身「平反」六四,否則他們對上述人士的打壓亦不會停止。所以,要求(不是跪求亦不是乞求,請不要再侮辱千千萬萬的香港人),「平反」六四並不是什麼對中共的認同。相反,這是對他們的一個控訴,對他們要停止迫害異見人士的一個要求。

廣告

當然,有人會說,單是在要求「平反」只是行禮如儀的空談,沒有意義。但想深一層,這要求相對地務實而且能對被迫害的人有較實際的影響;它是難,但又未必至於「難過登天」。這一句口號肯定比吹無數個小時的水去說香港怎能靠不理會大陸而爭取到獨立更簡潔、更實際吧。再者,香港人對「平反」的要求並不是沒有用,因為被迫害的異見人士能從此取得道德力量,繼續堅持。

亦有人會說,香港已經被火燒,還去理會他人就是不分輕重。但誰說你不理會大陸內被迫害但的人就會令你能夠成功在香港滅火?良知的呼喚與堅定的自救幾時變了一個either/or問題?原來香港人是那麼「廢」,連在照顧自己以外去做一個簡潔的要求(又不是說要武力攻打大陸)都無能?或許,有人口講說是香港人及愛香港,但心裏就看不起香港人(在你們心目中,所有與你們不同意見的香港人都是「港豬」吧)?

不好意思,我說遠了。總括來說,拒絕要求中共「平反」六四表面好像是好有型,但實際上是十分離地。所以,我會與千千萬萬的「港豬」肩並肩,毫無懸念地繼續要求「平反」六四;我寧願這樣都不要跪求某些人去尊重大家的不同意見、遑論乞求這些人一起「槍口對外」。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