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母親看 TVB 我會嬲?

2018/10/16 — 17:34

【文:許寶強(流動共學執委、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

早前與十多二十年前畢業的學生飯聚,正藉北韓飛彈橫飛之際。其中一位平時很少參與社運的畢業生忽說,倘「金仔」(金正恩)給美國國土或東亞地區來一次玩真的試射,在目前令人絕望、前景堪虞的社會狀況和政治環境,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起碼能攪動一潭死水,帶來點變動的可能性。這半開玩笑,但也不全無認真的想法,是否反映了本地社會的一種愈來愈普遍的集體情緒 — 勁灰頹爆?

如果按照我過去的教學經驗和社會觀察,繪畫一幅當代香港的情感地圖,佔主要版面的,應該是苦悶、恐懼、焦慮、憂鬱、憤怒或妒恨等被認為是負面的集體情緒;若把焦點放在青少年(尤其是學生)身上,或許還得加上羞恥和內疚。政府、傳媒、學校、社福以至醫護機構近年不斷倡議「抗逆力」、「正能量」或「好心情」,也許可看作為這幅情感地圖的間接佐證。

廣告

最近幾年,我反覆教授一個介紹文化研究方法的科目,對象是初入學的本科生,課程的作業,包括提交一個他們最想研究的題目,並解釋原因。除了部分學生仍以「交功課」的心態 — 也就是按考核評分的要求 — 應付外,不少學生都願意認真思考、尋找問題。數年下來,也能收集到一些有趣的題目:

  • 如何減少掉髮?或為甚麼對有些香港人來說,頭髮少是一個急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 為甚麼我覺得港人「怨氣重」?
  • 讓座不讓座 — 為甚麼我不敢不讓座?
  • 為甚麼我在空閒時總是無所事事,無無謂謂?
  • 大學生為甚麼會有逃離香港的心態?
  • 為甚麼我在大學沒有方向感?
  • 探討 AV 對香港青少年的性觀念可能引致的影響
  • 為甚麼母親看 TVB 我會嬲?

這些問題,都是同學們經歷了一整個學期認真討論和思考的成果。回看這些頗有代表性的問題,我們大概不難發現,同學以這樣的方式提問,一方面反映了主流價值的潛移默化影響,例如問「為甚麼講粗口」,而非問「為甚麼不講粗口」;但也同時透露青少年對既存的生活和價值觀的質疑,尤其是對被迫做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情,例如「不敢不讓座」、「必修 World History」、「做服務研習」,或不能做一些想做的事情,例如「看韓劇」、「暢快地選購所需的日用品」、「全職運動員」。整體來說,學生的問題,大致為我們提供了一幅簡要的當代香港青年的情感地圖,當中不乏煩悶與驚恐、焦慮與羞恥、憤怒或無奈、虛無及犬儒,用網絡的說法,大概就是「勁灰頹爆」。於勁灰頹爆情感瀰漫之際,政府和教育界長期都以倡議「正能量」、「好心情」等工作來應對。然而,如果「勁灰頹爆」建基的是當代社會希望匱乏的狀況,也就是青年以及成人都不容易找到出路或有意義的生活,那麼強調「正能量」、「好心情」,只是一種頭痛醫腳式的倡議,自然無法回應當代社會的集體情緒困局。除此以外,我們是否還可以嘗試另一種尋找希望、走向未來的進路?

廣告

本書借用文化研究、情感經濟和精神分析的視野,反思恐懼、羞恥、苦悶、焦慮、憂鬱與憤怒或妒恨等幾種被認為是「負面」的情感,探索當中蘊含的解放潛能,又同時分析希望、快樂、愛等「正面」情感,也可被轉化為令人沮喪以至絕望的力量。在直面這兩難的情感政治、文化困局下,本書嘗試探討如何在當代的社會脈絡中,思考並尋找一種另類的希望(或絕望)政治。

本書的部分章節,改寫自我過去曾發表於本地報章和雜誌的文章或訪問。特別感謝《明報》黎佩芬和楊焜庭兩位編輯的邀稿、Breakazine 提供的機會和空間、天窗編輯的建議和耐性。

僅以此小書回謝教我學習情感政治的同學、朋友和家人。

許寶強《情感政治》

許寶強《情感政治》

《情感政治》
作者:許寶強
出版社:天窗出版
出版日期:2018 年 10 月
ISBN:978-988-8395-94-1

「誰能操縱民眾情感,誰就能掌握政治運動。」

隨著雨傘運動佔領廣場的結束,香港多了一個嶄新名詞 ─「社運創傷」。創傷往往來自情感,與高舉理性的「和理非非」表面上相互矛盾。然而,要療癒創傷,得先了解情感與理性其實你中有我,同樣牽引政治運動及權力結構。

政府拋出「好心情」計劃、民間湧現「愛」字頭社團……一連串「快樂」、「愛」的正面旗號,真的讓我們變得積極樂觀?還是引領出社會集體鬱躁?「佛系」、「逃避新聞族」、身心靈治療興盛,只因個人的情緒困擾?抑或有更深層次的問題根源?

流動共學執委、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透過文化、政治、哲學及心理的層面剖析政治與情感的緊密關係,將「情感轉向」帶來的集體鬱躁因由抽絲剝繭,再思考如何打破由個人到社會的情緒困局,在希望匱乏的境況中尋找可能的出口。

(本文為《情感政治》前言,原題為〈閱讀當代香港的情感地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