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要站出來

2019/8/17 — 10:3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言永】

有人話香港人善忘,但我唔相信。

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警察借用地鐵站作為毒氣室,肆意釋放漼淚彈。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警察用布袋彈瞄準救護女子既頭部,彈頭穿破眼障導致女子喪失視力。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警黑勾結,警察對白衣人紅衣人視而不見,任由他們施放暴力再緩緩到場以沒看到攻擊性武器而不了了之。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警察偽裝示威者,刻意搧動及挑引,再強行插贓嫁禍示威者以便拘捕。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警察形容香港人為曱甴,任由當權者踐踏。我唔相信香港人會忘記記者會上的一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貶低訴求者的身份地位,妄斷一直以來不斷發聲的各社經階級人士對社會零貢獻。

廣告

對於這一切,我相信每個香港人心頭都必有一團怒火。政府一而再再而三挑戰社會的底線,這並不代表我們容忍早前無法無天的行為。這使我們理解到政權這無比黑暗的深淵原來是沒有盡頭,但不代表我們要絕望,我們要利用這僅餘能發聲的空間,歇盡所能去爭取我們的訴求。

政府說這場反修例風波已變質,我也切切實實回應你「是」。我們原本別無他求,只是一心一意盼求你能「撤回」。但你非但沒有正面回應,卻不斷製造矛盾:警察濫權,選擇性執法,把為公民抗命的示威者扣上暴動的帽子,大規模搜捕示威者甚至不惜到醫院侵犯病人私隱,製造白色恐怖,挑起更多的不滿,像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所有問題一一浮現,我們才不得不讓你正視這些問題。這也是另外三個訴求: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性和釋放被捕的公民抗命義士的因由,因為政府不分清紅皂白的打壓表達意見的權利,我們不願看見香港沉淪。

廣告

面對長期不回應市民的政府,我們百思不解,難道政府不需要向市民問責嗎?歸根究底是由於這不是民選出來的政府,對市民沒有責任。種種漠視民生的政策的推出,顯示出政府對現時社會狀況極為離地,只求討好「票倉」,務求在重要政策上握緊過半席票數,如此狼狽為奸的作為,只能靠中央承諾給予的雙普選作扭轉局面。亦正正是我們追求第五訴求的委因。

這一路上,我們遊行,集會,反抗警黑暴力,堵塞政府機關,三罷,和你飛,層出不窮的抗爭方式,形式如水般不斷轉變,為求換取最有效的談判籌碼。或許你不認同暴力,不認同阻礙經濟活動,我們只能不停嘗試,不停改進,我們當然不希望看到受傷,不願看到更多人被捕,但與此同時我們亦要權衡對政府的影響性。這世上沒有不勞而獲,重點是你是否願意作出犧牲去換取更大的成果。

如果你真的感到被冒犯,感到受影響,我不會以我們都是人,大家都有情緒,你不小心被影響也是正常這些連記者會都不會收貨的說話作藉口。我只能跟深深向你道歉,我們會不斷反省,我們真的有不足之處。你可以責備我們,因為這是你的言論自由。但亦希望你能看一看社會發生的事,思考一下何謂真正的影響,何為真正的犧牲,何為真正的冒犯。

也許我到現在也不能理解為甚麼仍有人對我們如此反感。如果你心內滿肚疑問,你願意理解香港發生甚麼事,不防出來,看一看前線的爭扎,好好的與抗爭者理性對話,或許你會明白多一點。

最後,我希望大家 8 月 18 日都站出來發聲,不論你選擇集會或遊行。所謂兄弟爬山,各施各職,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對準政權,爭取五大訴求。不要被派糖這不設實際的幻象而放軟,不要被白色恐怖嚇得退縮,沒有甚麼比而是這腐敗的政權更危險。

請把握還能用廣東話的時候盡情呼喊訴求。

我仍天真相信,當有三百萬人,四百萬人,五百萬人上街的時候,政府不可能再無視我們。

我們只能向前,沒有退路,因為過去不比現在好。

香港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