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錚錚風骨的劉曉波先生悲憤痛哭!

2017/6/27 — 13:36

劉曉波因被囚而無法出席2010年挪威奧斯陸的諾貝爾和平獎頒奬典禮,他的巨幅頭像投映在奧斯陸大酒店的正門外牆(圖片來源:王南拍攝,公有領域)

劉曉波因被囚而無法出席2010年挪威奧斯陸的諾貝爾和平獎頒奬典禮,他的巨幅頭像投映在奧斯陸大酒店的正門外牆(圖片來源:王南拍攝,公有領域)

今日 (編按:六月廿六日) 驚聞劉曉波先生患上末期肝癌,情況嚴重,經已「保外就醫」,目前正在瀋陽中國醫科大附屬一院救治。 當時心念一轉,竟然閃過一絲希望:中國《刑事訴訟法》的「保外就醫」往往被中國共產黨因應政治需要而「靈巧活用」,假借為名的把患病罪犯羈押在國內家中作「監視居住」,或者索性變相驅逐出境,「流放海外」,而劉曉波先生不幸「被患癌」可能是離開黑獄的生機。  可是晚一點得悉劉霞哭訴劉先生已「不能動手術、電療或化療」,心底一陣絞痛,悲慟莫名。

劉曉波先生一介書生,秉持信念,以公共知識分子的理想,為中國民主運動之路奔走。 當年廣場四君子之一的劉先生在六四血腥鎮壓後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投獄,並先後多次「被勞動教養」和「被長期監視居住」。 可是硬骨頭的劉先生一直以不卑不亢的態度面對當局的逼迫。 2008年適值《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周年,劉先生和幾位知識分子起草《零八憲章》,提出有關促進中國民主化、改善人權和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的意見書聯署運動,直接觸動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威權,結果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重判11年。 其後於2010年獲頒發諾貝爾和平獎時劉先生仍身陷籠牢,飽受折磨。

共產黨政權殘暴不仁,劉曉波先生在2009年底受審時在庭上陳述的〈我沒有敵人〉,內容言詞率直,說理言志,感情豐富而寬容大度,如今讀來仍然令人動容灑淚。  筆者一向敬重劉曉波先生的言行為人,當年成為《零八憲章》第九批簽名人共616人之一 (27/12/2008),心感與有榮然,據聞截至去年底聯署支持《零八憲章》的已逾一萬三千人。

廣告

共產黨這個滅絕人性的國家機器手段毒辣,對劉曉波先生和他家人的逼害多年來從未止息,人神共憤。 如今家屬和民主派人士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從速無條件釋放劉曉波!   多年前筆者曾向劉曉波先生致敬寫下〈錚錚風骨〉一詩,今夜重讀心內仍慼慼,慨嘆中國知識分子的悲哀,只能遙祝劉曉波先生好好保重,能夠跨過生關死劫,依然挺立在中國大地上!                        

 

廣告

〈錚錚風骨〉

如今倖存的筆墨

只懂得描繪彤雲紅霞

潑寫斑爛煙火

您卻是

揮灑在大地上的

一抹血脈

 

所有的謊言假話

已裱貼得眩目動心

包紮得艷麗誘人

您卻是

戮破昏昧沉黑的

一聲叱吒

 

喧鬧的燈光已混沌

圖騰只剩餘囂張

面譜仍然黑白模糊

您卻是

骨肉均稱的

一尊頭像

 

江河寂寂山林枯竭

景物頹廢眾生蒼涼

綻放的只是豐腴慾念

您卻是

橫空高聳的

一座崢嶸

 

對於他們的壓制

您是開拓的奔騰

他們的刑判

你是釋出的飛揚

他們的匍匐

您是屹立的昂然

他們的狂亂

您是深井清泉的

潺潺醒覺

他們的橫蠻

您是裂石破土冒出的

錚錚風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