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香港而活著

2019/7/14 — 9:20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早前跟一個學生傾談,對方坦白說最近有想過死,理由不是自己的出路、買唔買到樓的問題,而是:「我睇住我朋友被打,然後警察和政府還可以講大話,我唔知點解個世界可以係咁。」,說著說著雙眼又紅了,年輕人覺得絕望,完完全全是因為不公義的問題,並不是因為自己的利益。

每次有遊行我都覺得好難受好擔心,擔心有學生會出事。像昨日在上水的清場行動,遊行人士結集在街上,明顯地警察和示威者的裝備不對等,年輕人手無寸鐵但被打到頭破血流,有些更明顯係細路女,被追著打。有學生做急救,說見前那麼多的頭破血流,幫不手也不知怎算,我實在已經不懂安撫。

晚上有少年被嚇至跳橋,明明群眾已經散去,一兩個少年走到天橋上的行人路到底犯了什麼罪要被追打,「阻礙警方防線推進」?幾個台直播,千萬對眼見證著,一個長短腳行動不便的十五六歲小子可以怎樣「阻礙警方防線推進」?怎樣「非法集結」?我知道這晚很多人跟我一樣,嬲到雙手發抖。

廣告

如果警察有仔女,回到家裡會怎樣形容今日的工作?會不會自豪地說:「爸爸今日番工嚇到個細路跳橋然後救番佢!」,會不會覺得好理所當然?會不會又覺得自己拯救了一條生命?

政府完全不打算真正回應市民的訴求,放任警察暴力,任由人民鬥人民,潛台詞是不重視人的生命。幾多的暴力也沒有感覺,幾多的自殺個案也無動於衷。或許在當權者眼中,可能香港人少了一個還好。

廣告

但政府不在乎,不等如香港人不在乎,每一條生命,我們都很在乎,否則的話,記者不用那麼辛苦報導真相、社工不用那麼辛苦組隊去支援情緒爆發的人、律師不用那麼辛苦去支援被捕人士、老師不用那麼辛苦在現場「執仔」,還有很多很多很多數之不盡的自發組織和支援。無論局勢怎樣崩壞,大家都自發結成一個網去連結在一起,只要隨便去一個連儂牆就能看到。

不要因為政府而放棄自己,我們要為所有人活著,香港人少了一個就是一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