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廣場案】為「非法集結」定判刑標準 上訴庭:若涉暴力規模大 應判即時囚禁 可不考慮動機

2017/8/17 — 20:00

上訴法庭今日就公民廣場案接納律政司的刑期覆核申請,改判黃之鋒等三人囚 6 至 8 個月。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在判詞中,更加從法律角度著墨,提及法庭對涉及暴力以及與公民廣場案性質同類的非法集結,應當採用的判刑原則,潘官指出,若是案情嚴重的,例如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規模大,判刑時應主要考慮懲罰和阻嚇,毋須考慮太多犯案者個人的情況、犯案動機或原因,應傾向判處即時囚禁。

潘官指出, 在維持公共秩序的大前題下,並顧及到非法集結的控罪要旨,法庭在判刑時需要考慮阻嚇這個判刑元素,至於該給予多大的比重則需視乎案件實際情況而定。

廣告

他解釋,若是案情相對地輕微,例如非法集結並非預謀,規模極小、只涉及十分輕微的暴力、沒有造成任何人身傷害或財產破壞,法庭給予犯案者個人的情況、犯案的動機或原因,和更新這個判刑元素的比重可以相稱地加多 ,而阻嚇這個判刑元素的比重可以相稱地減少。

相反,若是案情嚴重的,例如涉及暴力的非法集結規模大,或是涉及嚴重暴力,法庭會給予懲罰和阻嚇這兩個判刑元素很大的比重,而給予犯案者個人的情況、犯案動機或原因,和更新這個判刑元素很少的比重或者甚至在極端的情況下不給予任何比重。

廣告

潘官認為,當法庭對所有適用的判刑元素給予該有的比重後,便可以對犯案者處以和案件相稱的判刑。就案情輕微的罪行,社會服務令可以是恰當的判刑選項;但如案情嚴重的罪行,刑罰的主要目的是為懲罰犯罪者及阻嚇罪行,法庭整體的考慮定當傾向判處即時囚禁的刑罰,「除非存在非常特殊的情況,而這些特別情況應屬罕見,其他非即時囚禁的刑罰,包括緩刑和社會服務令並不適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