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烏坎的示範

2016/9/24 — 15:38

【陳清泉@精算思政】

 

烏坎村的形勢越來越不妙。恐怕中共仍是行習近平強硬的老套路,閃電拉人,快審快判,然後,就再沒有然後。

廣告

幾年前能得中央准許普選村委,甚至被稱為中國「基層民主試點」的烏坎村,現在再沒有人敢作樂觀的預測。

小友傳來烏坎消息,說「雖是鄰國的事,但不義的事情仍要關心」。作為「大中華膠」,我心有戚戚焉。不是因為小友不認中國為祖國。而是,我已經沒有衝動和力氣去為「大中華膠」的理想、建設民主中國的夢去辯解。

廣告

有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本意是為和平統一台灣做示範。那麼,有意無意之中,中共也在讓烏坎村作為向香港示範:在威權體制下,爭取民主、甚至只是反對官商勾結、維護自己應有的權益,下場會是如何。(所以不管曾樹和怎樣辯解,朱凱迪的擔心都是正常理性的。因為烏坎的事告訴大家,689是在執行中國的國策。)

灰心,不只是因為中共手段強硬。中共的手段,只有故意自我欺騙的人才會不知道。

灰心的是,中國大陸民間的反應。中共封鎖消息,固然是讓民眾未能聲援。但知道真相的人,又有幾多能挺身而出?

幾年前讀許知遠的「抗爭者」,寫中港臺三地的抗爭人士。當時人人推介,特別提到香港的人物也在其中。我讀後,卻感覺說不出的悲哀。不是寫得不好,而是在仔細分析港台抗爭者的同時,許處處發出世故的嘆息,仿佛大家都不及他了解中共的本質;大家的行動和付出,都只能激起一點火花,對大局卻無丁點影響。

最近許知遠寫烏坎(註),講到流亡美國的烏坎人莊烈宏,講到烏坎由滿有希望滑坡到悲劇,講到他現在練就了「那一個認識的人失去自由」都不會詫異的本領。

倒不是要責難許或要求他負起甚麼責任。許知遠能在國外自由出入,也不再以評論為業,對他個人來說或者是好事。

但就如所有和國內專業人士有接觸的人都了解,這種過份早熟的世故、似乎一早看透了結局而放棄抗爭、對著專制政體一早投降認命,在中國的中產階級中是十分普遍的。

我等「大中華膠」曾經對中國大陸快速興起的中產階級寄與厚望,以為他們生活富足之後,必然希望在制度上爭取更多的保障。

可惜,我們很可能是錯了。他們很可能都是擁抱專制政權的,現在能掙多少是多少,最後能把自己和孩子送出國就可以了。

我可能是太悲觀了。我倒是很樂意有人給我樂觀的原因。

我常說提倡「自決」、「港獨」的人,需要向公眾交代如何進行,有甚麼理據、有甚麼路線圖。

但撫心自問,我等期望建設民主中國、希望香港在大陸政治改革後能與國家無縫交接的「大中華膠」,不是同樣欠香港市民一個交代嗎?在烏坎的示範面前,香港還能怎樣走下去?

 

註:

許知遠論烏坎的文章,端傳媒2016年9月1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