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烏坎風暴的悲劇根源

2016/6/28 — 19:41

圖下:2016月6月21日早上,汕尾市政府新聞辦公室開記者會,播放林祖戀接受檢察機關審訊時認罪的短片。

圖下:2016月6月21日早上,汕尾市政府新聞辦公室開記者會,播放林祖戀接受檢察機關審訊時認罪的短片。

5年前帶領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村民維權及抗議官員賤賣土地、成功推動一人一票選村官的烏坎村委會主任林祖戀(前名林祖鑾),有感於被非法徵用出售的土地至今仍未被追回,於是發表公開信與妻子離婚,孤身上路,決定向政府申請上訪,追討被侵佔的土地,計劃召開村大會討論,但卻在落實前兩晚,亦即6月17日晚上,突然被當局帶走,後來更被撤銷烏坎村黨支部書記職務,職位現由副書記張水金署任。

一、事件經過

6月18日,陸豐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兩度發文,指「林祖戀因涉嫌利用職權受賄,已於2016年6月17日被陸豐市人民檢察院依法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呼籲「全體村民積極支持配合司法機關開展工作,共同維護來之不易的社會穩定環境,不要被少數不法分子煽動利用而採取過激行為。對採取違法犯罪行為特別是趁機打砸搶的,公安機關將依法予以嚴厲打擊,決不手軟」。然後,大批戴頭盔和持盾牌的公安聚集在烏坎村。村民在林祖戀的微博上發文,呼籲傳媒及社會關注。20日,村民遊行到陸豐市政府,要求釋放林祖鑾,但遭到政府派出工作組阻撓。

廣告

21日,「電視認罪」大戲正式公映。姓黨的人民網表示:汕尾市委及市政府召開記者會,稱林祖戀已供認收受鉅額賄賂,而且特別點名斥責《蘋果日報》、《端傳媒》等香港媒體「煽動、策劃、導演」事件,明言會依法採取措施。網上更流傳廣東省委中宣部表示:所有未經申請和批准的採訪均為非法採訪,會依法處理;激化矛盾的境外傳媒將被嚴格處理,依法逮捕,取消入境資格;南華早報、蘋果日報、香港無線電視TVB、香港有線電視、香港NOW電視、香港電台、商業電台、端傳媒等都在黑名單上。當然,這是共產黨以「執法」之名行「清場」之實,嚴重損害新聞自由及讀者知情權。

記者會接著播放了20日林祖戀接受陸豐市檢察機關審訊時「主動供認受賄」的視頻:「由於自己對法律知識的淡薄和無知,在民生工程中收受了回扣,以及在村集體購買資產中也收受了巨大的回扣,這點是我最大的犯罪行為」,「我在這問題上一定如實地向檢察機關投案自首,對這點我會如實地坦白交待。」

廣告

汕尾檢察院檢察長袁懷宇聲稱:林祖戀在擔任烏坎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期間,利用工程項目建設管理的職務便利,在民生工程項目發包等環節收受賄賂,數額巨大,其行為已經觸犯刑法關於受賄罪的規定。偵查又發現林祖戀在利用村集體資金進行大宗貨物的採購中也收受了賄賂。不過,林祖戀妻子表示絕不相信丈夫貪污,因為丈夫在被擄走後曾經打過電話回家,明確否認受賄,又表示只會說有做就有做,沒做就沒做,有就不能說沒有,沒有也不能說有。

最後林祖戀為何屈服認罪?相信原因涉及他的孫兒林立義在20日被當地公安帶走,翌日半夜才獲釋放,在一位村民家中暫住,21日清晨返回林宅,而林祖戀認罪全因擔心孫兒的安危,唯有無奈地屈服在暴政的淫威之下。林立義接受《信報》訪問時也表示:自己被捕與爺爺認罪,有六成關係。他憶述林祖戀平日多次吩咐他出門要小心。他又說「最崇拜他(爺爺)」、「從不低頭」,現在卻要被迫讀稿認罪,感到相當悲憤。林立義又指自己被人帶走後,被沒收手機,被重新安裝多個社交軟件如微信和微博等,然後要他登入。公安看了他的手機幾個小時,查看朋友圈、對話錄等資料。先前,林立義的帳號疑似被盜用,貼出過呼籲村民不要參加集會遊行示威的帖文,令人懷疑是否由公安使用林的手機後發出。

同樣在21日下午,烏坎村村民發起遊行,也是近日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遊行由村民魏永漢帶頭,大批學生打頭陣,數千名村民參與,沿途高呼「還我書記」等口號,不斷揮舞五星紅旗,還有民眾坐著輪椅參與,但林祖戀妻子楊珍沒有參加。遊行隊伍由老仙翁廣場出發,繞村一圈回到廣場,最後沒有按原定計畫遊行至市、鎮政府上訪。現場有數名武警在派出所門口拍攝,上空也有無人機盤旋監視。當局已先下令,烏坎學校由小一至中三,老師在下午1時至6時不能讓學生出門參加遊行。有些學校更蒐集學生簽名,被家長質疑當局利用簽名來指控林祖戀。部分家長提早到學校接子女放學,又從東海鎮官員手上搶回一批有學生簽名的表格。此外,村民更組織多個巡邏隊通宵戒備,發現至少兩輛特警車入村,十多名公安欲到林祖戀寓所,村民立即敲起銅鑼通報,合力將特警趕走。

及至23日,林祖戀被當局拘留已逾5天,當局一直不斷阻撓他聘請律師,因此他一直在未有律師介入的情況下,接受調查和錄影認罪。其家人聘請的律師葛永喜,於22日遭司法當局插手干預而被迫退出。另外,廣東國盟律師事務所律師玉品健,於23日也透露本已接受林祖戀家人委託辯護,卻遭姓黨的部門恐嚇和攔截。

二、暴政本質

回顧過去,烏坎抗爭始於2011年村民薛錦波之死,激發當時村民封村示威抗爭,當時共產黨不得已作出讓步,允許村民在2012年選舉村委會及村民代表,歸還薛錦波屍體,發放撫恤金,但不提及責任誰屬。林祖鑾當時表示,工作組已將他們初步認定的被轉賣的9000多畝土地的其中3396畝歸還給烏坎村。因此,很多論者讚賞共產黨開明云云。

當時的中紀委委員兼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發表所謂「朱六點」,連哄帶騙,希望平息各方怒火。其中「政府承諾村內只要不再從事違法犯罪行為,不再組織與政府對抗,不再被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不會進村抓人」以及「林祖鑾和楊色茂等組織者和挑頭者明知政府已經在解決群眾的合理訴求,如果仍頑固不化,繼續煽動村民與政府對抗,死心塌地為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必當追究」兩點,正是留下了「暫時鳴金收兵、伺機秋後算賬」的伏筆。

及至習近平上台之後,烏坎的陰霾逐漸厚積,中共的承諾逐一破滅,暴政的手段逐步顯現。

2014年2月,村代表莊烈宏偕同妻子到紐約尋求政治庇護。原村委副主任洪銳潮及楊色茂兩人,在2014年3月的烏坎村換屆選舉時,遭受威脅,但仍堅持參選。3月13日,楊色茂以涉嫌受賄罪被刑拘,後取保候審,同月31日宣佈退選。3月18日,洪銳潮同樣以涉嫌受賄罪被刑拘,然後在被拘留而缺席選舉時,被選為村委副主任。9月中旬,洪、楊兩家人接到判決書,才知道二人被陸豐市法院以「受賄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及兩年。10月8日起,烏坎村民於村內仙翁戲台前聚集多日,除了不滿洪銳潮和楊色茂被判刑之外,也因為附近一宗有爭議的土地準備動工修建房地產項目,還有換屆後一直未召開過村民大會,引發村民不滿。貪官橫行無忌,只顧搶掠欺騙,義人受誣被關,村民怒氣難平,伺機一觸即發。

果然,到了今年,村民終於忍無可忍,決定集體上訪。林祖戀與當局多次交涉未果,於是決定跟村民站在同一陣線,準備集體上訪。地方黨官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和權力,決定以「擒賊先擒王」的手法,深夜突襲綁架林祖戀。然後又是共產黨鎮壓異己的「標準流程六部曲」:綁架、恐嚇、誣陷、逼供、滅聲、禁見。

習近平直竪拇指,盡情提供舉國謊言機器與暴力機器加以配合。昔日文革,以坐噴氣式及戴高帽等方法批鬥政敵;今日中國,以電視錄影認罪片段把鬥爭對象鬥垮鬥臭。追上新科技,停在舊地獄。習近平真是毛澤東的「精神之子」。俱往矣,數瘋狂人物,還看今朝。

畢竟,習近平一直奉毛澤東為「精神之父」,視文化大革命為「中國夢鄉」。在烏坎鎮壓事件當中,他更盡顯中共暴政的無恥無賴,等待人民推翻和粉碎中共暴政後,把他的肥屍蠟製,放在毛屍旁邊,兩屍十指緊扣,棄置在更名後稱為「中共罪惡紀念館」的天安門廣場一隅,供全國人民恥笑唾罵,反照自省,遠離魔境,毋忘國恥。當然,心靈改變所需要的時間相當漫長,文化也無法革命,但大家也不用如同某些論者般憤世嫉俗。

三、林李之辨

有些讀者可能會問:高瑜與林祖戀均被迫電視認罪,李波也是被迫電視認罪,為何會對他們有不同評價,同情前者而貶斥後者?

原因很簡單。在不能說真話、只能說假話的極端情況下,受害者還是應有一項最基本的道德操守:不得冤枉或陷害他人以求自保,否則與壓迫者的本質無異。需知道高瑜和林祖戀都是違心地說過自己有罪,但卻沒有害人咬人。然而,李波不但說自己偷渡,更加說林榮基引述李波的私下獨白時撒謊。後者簡直就是重現文革時代誣陷朋友的做法,絕對可恥。

有人說他誣陷林榮基是被逼的,沒有選擇餘地,否則中共是不會放過他的。我不以為然。李波本來絕對可以說:一切以他在鳳凰衛視訪問片段中所講的為準,點到即止,兩案並陳,俾供判斷,不出言抹黑或誣陷林榮基,同樣可以在最低限度內滿足綁匪的要求。但他似乎不甘於只滿足綁匪的最低限度要求,更想要積極「表忠」,務求成為綁匪心目中的「三好肉票」。這是污蔑別人,毫無必要。

以上所講,絕非超凡的道德標準,而是基本的做人原則。正因許多人沒有這種體認,所以文革中紅衛兵、紅小兵、造反派、梁效、石一歌等混蛋,為了自保及表忠,主動咬人害人,把邪惡迅速散播擴張,斷絕了整個中國社會的人際信任,至今仍未恢復。畢竟,一個人為了擺脫困境和恐懼,走去誣陷別人,滿以為這樣就足以博取綁匪青睞,保住自己和家人的安寧,這不是無奈,而是墮落。

四、紅旗的蛋

烏坎抗爭,是五星紅旗下的抗爭,更是村民舉著五星紅旗和斧頭幫旗的示威抗爭,甚至是一人手持一旗,沿途舉著旗幟,藉此表示自己忠黨愛國,如今只是行使和平示威權利,要求釋放林祖戀,要求歸還村民土地,無意從根本上冒犯黨國權威,甚至放棄集體上訪,放棄衝擊官署,從而確保村民人身安全,避免秋後算賬。這樣怯弱、短暫、無力、自求宣洩的抗爭,即使其情可憫,其理可採,畢竟正邪不辨,有勇無謀,枉尺直尋,難成大器。

有人說:敵強我弱,手無寸鐵,還能有別的選擇嗎?當然有,而且多。你看看1911年保路運動鄉紳和黃花崗烈士選擇了甚麼,你看看近年的維族抗暴者選擇了甚麼,你看看藏族自焚者選擇了甚麼,你看看港澳台抗爭者選擇了甚麼。如要堅持非暴力原則,村民本應籌劃公民抗命,堅持不懈,不應以數小時的示威行禮如儀,然後一哄而散。如要撥亂反正,扭轉形勢,產生實效,而不只是表達態度而已,那麼就必須事先好好構思,然後實現更強勢和更有效的手段,去達成原先設定的目標,謀定而後動。如要確保一旦中共當局暴力鎮壓,村民足以實施有效的正當防衛,那麼事先籌措張羅抗暴武器以作防禦,就顯得相當重要。然而,上述做法一概欠奉,導致烏坎村民勢必在弱勢抗爭的起伏波濤中,陷入一波接一波的惡性循環,難以突破困境。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評論人曾經說過:中國民間維權抗爭常態化是中國社會轉型的關鍵。這未免是相當樂觀的盼望。依我看來,中國民間維權抗爭即使更加常態化,如果不再進一步實現價值信念、組織動員、抗暴實力、持久能耐、拋棄黨國這五方面的根本性突破,恐怕無法真正推動社會轉型,反而蹉跎歲月,渙散鬥志,縱容極權,不思進取。綜觀烏坎悲劇的根源,不僅在於黨國官商勾結侵佔土地和濫捕勇士,更加在於眾多村民的羸弱意志和紅旗情結,值得各方好好三思。直面邪惡,有勇有謀,方成大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