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2019/8/29 — 19:41

【文:令狐沖】

由第一次反修例遊行開始,人數以萬計、至十萬計、以至 6 月 9 日的百萬計,換來的竟然是政府深夜所作的繼續二讀聲明,民怨已經開始萌生。小部分示威者感覺和理非的遊行已經不可能再爭取到甚麽的時候,第一次的暴力衝擊就在政府二讀聲明後的深夜發生。雖然是短時間鎮壓了,但換來的不並是噤聲,而是抗爭者行動會逐步升級的警告。可惜林鄭政府並無反省,仍然一意孤行為着她所站不住腳的兩個所謂初心,繼續推行二讀。很明顯,這是林鄭政府違背民意,嚴重錯判形勢,以至造成 6.12 的嚴重暴力衝突。明明 6 月 9 日是化解一個政治危機的絕佳時機,亦可以樹立政府從善如流、聽取民意的好形象,隨着政府繼續二讀的聲明,即時化為烏有。這究竟是林鄭個人的剛復自用、是中央硬任務、還是整個行政會議的集體責任,我們無從得知,但卻暴露出行政會議已明顯失效,完全沒有掌握民意、風險評估和自我糾錯的功能。

某天在電視上看到一個抗爭者的訪問,他說 :「若果無 6.12 嘅衝擊,條修例都唔會暫緩啦!」正正就是百萬人上街都改變不了政府,而衝擊卻可以帶來暫緩,這是不是官逼民反呢?林鄭政府的違背民意就正正是推動暴力抗爭的推手!

廣告

我其實並不贊同暴力抗爭的做法,始終違法達義對社會的破壞可以是災難性的!但是愈看林鄭向一國傾斜的表現,而兩制和高度自治的岌岌可危,我就愈感受到和理非的無力感。再加上 7.21 明顯的官警黑勾結,最近不公平的政治檢控、政府刻意制造民衆對立,轉移視線,對自己犯的過錯所造成的亂局完全不願意承擔負責,委過他人,宣傳示威是由泛民、外部勢力所煽動。在這一刻,我不禁要問我們的政府染上甚麽病呢?只是不斷重複譴責暴力抗爭、召開警方和跨部門記者會,對止暴制亂有甚麼作用呢?解鈴還須繫鈴人,為甚麼不先行動釋出善意呢?例如比較簡單和普遍被香港各界所認同的先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為甚麼示威者沒有要求政府答應訴求,而是回應訴求呢,我覺得可以解讀為一種談判策略,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可惜林鄭的回應只可以用廢話兩個字來形容。

抗爭者捍衛的公義當然不可以當飯食,但卻可以容許社會聽到多元資訊,成就一個司法獨立公正的社會,確保一國兩制的實踐,這正正就是我覺得香港要捍衞的核心價值!生於斯,長於斯,我對香港的感情未變,仍然深愛,只是萬分感慨,自己相信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不是有點寄望過高,甚至天真呢?可恨的是香港竟被一群她所養育的權貴所出賣了。

廣告

可能某些人會覺得現在一樣可以發聲,但當我們只懂保持沉默,我們就是助長威權管治的幫兇,發聲的權利只會愈來愈少。就好像 Animal Farm 故事內的 Benjamin the Donkey,只會後悔莫及。當然未必每個人都會認同抗爭,抗爭亦未必會如抗爭者所願成功,但是我覺得抗爭者嘅初心絕對比林鄭嘅所謂初心堅實,問心無愧!夫仁者,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最後以「問誰未發聲」的歌詞,與各香港人共勉。

試問誰還未發聲 都捨我其誰衛我城
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 誰要認命噤聲
試問誰能未覺醒 聽真那自由在奏鳴
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為這黑與白這非與是 真與偽來做證
為這世代有未來 要及時擦亮眼睛
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
問我心再用我手 去為選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

2019.08.29

作者自我簡介:土生土長普通香港人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我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的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