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力感

2019/9/30 — 11:45

自由時報電子報 Youtube 截圖

自由時報電子報 Youtube 截圖

何韻詩在台北被噴紅色油漆,台灣來香港採訪的記者,被水炮車的藍色水噴了一身。極權是不分國族和顏色的,他們化身成任何人任何物質,到處都在。

又過了惴惴不安的一天,街上的人又流了那麼多血,有人的眼睛被射中了,彈殻仍卡在眼睛,有女生被捕後,當眾被警察撕碎了上衣。

好像什麼也做不到,只是提早寫完了明天要交的專欄稿。我知道,我所感到的,並非寫作無用(寫作的用處,有時比任何人想像中更大呢),而是,做人無用。有時也只可任由自己消沉一下,像任由自己很晚也不去睡那樣。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