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可奈何,退無可退

2015/9/30 — 12:19

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港大校長馬斐森,昨日在港大校委會會議後會見傳媒。

港大校委會主席梁智鴻、港大校長馬斐森,昨日在港大校委會會議後會見傳媒。

港大副校事件告終,校務委員會否決任命陳文敏作副校長。人人得悉否決結果,無不憤慨、傷心,更而無力。然而,在我眼中,好像只是事件無可奈何地走向了預期的結果,縱使失望,也是在預計之中。

現屆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同學,不惜公民抗命,撕破校委會上牛鬼蛇神的醜惡嘴臉,披露他們荒誕絕倫的否決理由。馮敬恩在不知會否帶來撼動和改變的前題下,依然犧牲自己,無懼干犯保密協議,要直揭校委會討論內容,維護大學自主。他面臨的,可能是校內紀律委員會的追究責任。如果真的遭到處分,同學又會有何反應?

我今年已是三年級,如果換著舊學制,讀完今年,可能已經順利畢業,走進社會。我時常在想,如果在學頭兩年,沒有擔任過學苑總編輯,那今天,我還會如此關心校政嗎?抑或只是一個冷眼旁觀水深火熱,自知無能力改變現實的普通大學生?在任期間,正值香港風雨飄搖之際,眾多社會運動頻生,先是新界東北發展,再有爭取民主政制的雨傘革命,其後學苑遭到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上批評,到副校長遴選開始受到關注,很多人頓時意識到大學生,還有大學機構,已成了土共頭號打擊對象之一。他們要把革命之火壯大之前,及早撲滅。其實,一切早已悄然進行。由「八一八事件」、港大學生會風波,到馬斐森上任風波,香港大學屢受滲透、赤化、政治干預,從前還可謂堅守得到「最後防線」。直至今日,我們想像中自主、自由、獨立的香港大學,已經隨著整個香港社會,漸漸分崩離析。

廣告

學生多次發公開信,甚至奮力反撲,衝入校委會會場,以行動喚起公眾對事件的關注,反抗制度暴力。的確,事情受到關注了,但很快就被那些花邊蓋過,被其他議題搶去輿論空間:「鉛水」、「超然」、「港鐵」,荒謬之事,無日無之。曾經激起了回響,慢慢熱潮退卻,事情沒有絲毫變改,預想的結局實現,留下的只有無力感。

我想,這一方面是一個被無力感淹沒的時間,同時又是一個鼓動大家的契機,全因我們已不剩幾多可以失去。即使敗仗連連,馮同學的犧牲提醒大家:我們退無可退,只能直面著風暴,盡一己之力,力挽狂瀾。

廣告

願我們不要只懂把希望傾注在別人身上,更要把希望緊握在自己手裡。

 

(01:25) 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公開譴責馮敬恩披露會議內容表明將考慮懲處馮:「保密慣例」封鎖資訊 為保師生校友知情權而披露9月29日晚港大校委會宣布否決原副校長人選任命後,港大學生會舉辦記者招待會。會上學生會會長兼校委會本科生代表...

Posted by Campus TV, H.K.U.S.U.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 on 2015年9月29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