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 皆因他們是受害者

2016/11/21 — 12:03

高等法院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立法會宣誓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

高等法院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立法會宣誓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

【文:游將鳴】

有一天,示威常客A因過去多次遭警方辱罵,忍不住在公開場合,責罵警方是「幹他媽的公安」,結果被一群警察圍毆。事件被路人用手機拍下,並上載到網上,事件不久更佔領各大報章的頭版。事後,政府通過「警方特權法」,將警方毆打辱警者合法化,同時拘捕示威常客A。

網上的輿論,以至一眾傳媒人,不但沒有遣責警方,反而遣責示威常客A咎由自取。他們認為,示威常客A不應挑釁警方,因此警方毆打他是很有道理。他們更說,示威常客A的行為,令「警方特權法」通過,害了全港的市民。

廣告

今日的一眾評論員,甚至網上傳媒的寫手,大部份均統一口徑,以各種不同的角度,遣責梁頌恆和游蕙禎。他們的行徑,與我上述虛構的故事有何分別?

在故事中,示威常客A便是梁頌恆和游蕙禎,警察就是監誓人,「警方特權法」就是人大釋法,拘捕便是禠奪議員資格。遣責受害者的行為,難道不是荒天下之大謬嗎?

廣告

首先,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時,根本無從得知宣誓中「玩嘢」,人大會因宣誓詞而釋法,且議員資格會遭禠奪。而黃毓民於2012年第一次宣誓被判無效,是能夠再宣誓的。因此他們在宣誓中「玩嘢」,全因他們認為能夠有第二次宣誓,是有考慮後果的。

本次人大釋法,就有如足球員射球後,球證才決定龍門的位置以及入球是否有效,比起「搬龍門」更為惡劣。人大釋法的做法,很可能純粹是針對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而已,由此可見,兩人根本上是有效慮後困的,然而很大可能就是因為人大釋法,才令兩位議員資格會遭禠奪。這種人治的做法亟需香港人的批判,香港人要守護制度,守護法治,就要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

再者,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行為,實令中共政權露出其醜惡一面,令中共政權不能再以偽君子的姿態欺騙港人。現今的一國兩制,其實只是一個騙局,皆因特首任命權、釋法權以至主要官員任命權全都在中共政權手中。但是,由於以前中央絕少動用這些權力否決香港選舉制度產生的人員,因此少有人關注。梁頌恆和游蕙禎的行為,實令中共政權撕破面皮,令它原形畢露,暴露了其野蠻的面。他們做到了以往從政者從來也做不到的,喚醒香港人,令香港人看清中共政權的真面目,何嘗不是一大功績?梁頌恆和游蕙禎撕破了中共的面具,香港人不是更應該無可救藥地站在他們一邊嗎?

最後,中共政權要禠奪梁頌恆和游蕙禎之議員資格,以至破壞三權分立或香港的制度,根本無需任何藉口。中共政權仍可以解釋其他法律,以其他法律對付兩人,或進行其他目的。個人認為,梁頌恆和游蕙禎之議員資格被禠奪,根本原因並非宣誓。鄭永健事件可能才是中共政權使橫手禠奪兩者議員資格的主因。林鴻達先生曾說過,鄭永健的上線有可能就是劉迺強,且當時游蕙禎在青政內部均反對報警時,堅持報警。鄭永健是首個因鎅票而被判監的罪犯,可見游蕙禎是第一個人,舉報鎅票而最後鎅票者被判監。游蕙禎破壞懷疑為中共策動的計劃,中共報復自然是必然的。

游蕙禎若跟隨其黨友的意見不進行報案,鎅票一說至今可能只是捕風捉影而毫無實證。游蕙禎和梁頌恆被禠奪議員資格,與這件案件很大可能有關,與宣誓反而未必有關。香港人對於敢破壞中共計劃的人,難度不應該無可救藥地站在他們一邊嗎?

青年新政、梁頌恆以及游蕙禎是否「鬼」,我們無從得知,亦不用進行推敲。但他們是受害者,卻是路人皆知的。梁頌恆以及游蕙禎多番受到中共強權所打壓,現在更被禠奪議員資格。對於受害者,香港人,在責任上,道義上,均應無可救藥地站在他們一邊!支持他們進行上訴,為香港爭回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

 

作者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