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大台的社會抗爭

2019/6/20 — 19:54

美國《洛杉磯時報》形容為具 AI 學習能力的無領袖、去中心化、並由群眾自發參與的社運新模式,到底如何運作,相信不少人感興趣。《立場新聞》早前一篇報道,提供不少頭緒。當中最耐人尋味者,是在欠缺大台發號施令的情況下,戰幕可以怎樣拉開?由靜止到衝擊,爆炸的藥引,是哪些人用哪些方法燃點的呢?根據該報道,突破點可能源於一場意外:原本打算支援前線的示威者,在搬鐵馬上前線的過程中,意外地挑動到警方的神經,施以胡椒噴霧攻擊,產生連鎖反應,觸發立法會示威區外的群眾行動。

觸發點的背後,當然有數不清的鋪墊因素。社交媒體的普及更加是這種社運模式不可或缺的一環。誠如眾志的羅冠聰所言:「人們透過社交平台獲得資訊,Telegram 頻道、網上論壇,由他們自己決定(做甚麼),他們在網上發起投票。」有熟悉社運的朋友便跟筆者說,與過往以大台為核心的社運模式比較,現在這模式更能體現個體的自主性和階級平等。戴耀廷提倡的商討模式,現以更無孔不入和深入細緻的方式,日夜在網上平台進行 — 就算有相當江湖地位和豐富組織經驗的人,參加這個網上無休「商討日」,都不容易(甚至不能)主導或凌駕其他人意見。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在臉書分析,活在沒限期的時間中(timeless time),和沒有政策計劃要推動(non-programmatic),乃網絡社會運動不需要 leader 的條件。而由於反送中運動只有單一防守性要求,強調的是不要甚麼,而不是要甚麼,簡單直接,沒有議價需要,無領導無大台問題不大,保持團結問題也相對不大。但在政府宣佈暫緩之後,運動進入反守為攻的階段,情況便不同,開始出現「要甚麼」的正面訴求,也就出現在甚麼情況下見好就收的問題。說到「無大台」可以去到幾遠,李教授認為現在開始會見真章。

廣告

無大台的好處,至今發揮得淋漓盡致。不同參與者吸收以往經驗,做到「和理非與勇武抗爭」並存且互補,本著各自爬山的精神,辯證地結合,至這一刻為止,香港人的運氣不錯。不過,隨著政府拒絕回應民間四大訴求,示威者將會行動升級,激烈的衝突場面恐怕很難避免。筆者擔心會有多人受傷,甚至有更不幸的事情發生。這種不安,在筆者和一個朋友交流過後,便一直存在。這朋友研究社會理論多年,6 月 12 日早上到過金鐘一帶聲援示威者。依其觀察和分析,「無大台」要取得成效,有賴 blood oath 的存在。徵得他同意,筆者摘錄他一些重點:

「要解決大型集體行動的協調問題,最重要的是 mutual assure:我要確定我付出之後,不會只得我一個衝出去,其實於事無補,仲要被警__打。更加怕你篤灰。解決方法有兩種:(一)就是用強迫,多數是暴力,不付出的人會被懲罰;(二)我信得過你。」

「為何會信得過你?其中一個可能,就是因為你都交了『投名狀』,付出了成本,我知沒有人會那麼蠢斬手指為咗篤你灰,於是相信。這就是 blood oath。」

「其實也可以用不那麼黑道的想像。譬如說,當催淚彈射過來(去你的『施放』),你冒被打中的風險,拉了我一把。」

廣告

而筆者最擔心也正正是這種「滴血為盟」的反噬效果。一方面,blood oath 使示威者形成一種堅實的盟友關係,一條心赴湯蹈火,對抗強權而無所畏懼;另一方面,它同時用一種生死之交的情誼或道德責任感,把交了「投名狀」的人「綑綁」在一起;假如有示威者在抗爭中受重大傷害,甚至犧牲,其他人就算沒有加倍受刺激,但基於戰友的情義,將更加不肯妥協或讓步,只有對手完全跪低才會罷手,否則,便愧對犧牲了的義士。若林鄭政府處理不善,盲目硬碰硬,下重手,火上加油,隨時引爆失控的連環情感炸彈,傷害一發不可收拾。到時,不單上過「戰場」的人,連那些原本不太關事的市民也有可能牽扯進來,因為她/他們無法接受一個麻木不仁的政府把一個個年輕人推上情感的絕路,付出血的代價;何況,犧牲者當中,很可能有她/他們的親友。

筆者希望,這僅是杞人憂天的想法,但無論如何,林鄭政府絕對不能一錯再錯錯到底,更不能低估濫用警力所產生的最壞影響,特別在無大台的抗爭時代,充滿安與危只有一線之差的不確定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