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恥的歪理

2015/1/29 — 10:2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假設有一個單親家庭,年輕的母親帶著一個女兒和兒子,只能夠靠做散工的低微收入,過著朝不保夕的貧苦生活。不久,一個貌似善心的男人向這個女士展開追求,並且誓言會盡力照顧和栽培她的子女。最後,這名女士與男子結婚,一家四口展開新的生活。

這名男子原本做小生意,但生意愈做愈大,生活由小康變得愈來愈富裕。他買了大屋和靚車,更請了司機和多個工人以服伺家人。此外,他也為家人提供最好的錦衣美食,並常常與她們環遊世界各地。他也實現承諾,把姊弟倆送上最好的貴族學校唸書,還讓姊姊學鋼琴、芭雷舞,讓弟弟學小提琴和網球。

但人們有所不知的是,這個「好丈夫」和「好父親」原來是一個橫蠻專制的變態惡魔。他要家人絕對唯命是從,而不容許有任何批評或反對的意見。而只要有任何事情令他不順意,他便會疾言厲色甚至拳打腳踢。結果,他的家人天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廣告

對於她的妻子,他完全禁止她與其他人來往,並每刻都派人監視以防她作出任何出軌的行為。對於女兒,她亦禁止她結識男朋友,並強迫她學習她並不喜歡的鋼琴和芭雷舞。對於兒子,他不許他打羽毛球而強迫他學網球。兒子本來十分熱愛美術和設計而厭惡醫科,他卻硬要他唸醫科,最後還把他送了去外國唸醫。

外界的一些人看清這名暴發戶的真面目時,遂批評他野蠻專制和踐踏家人的尊嚴和基本人權,但這個暴發戶卻財大氣粗地反駁:「這是什麼屁話!人權就是生存權、吃飯權、發展權!如今我已把最好的生活給予我的家人,她們的人權天天在改善。你們別再刻意污衊說三道四!」

廣告

一些寄望從這個暴發戶獲得好處的小人,當然會做應聲蟲高聲附和。但最為可悲的是,一些沒有直接利害關係和飽受高深教育的人士,竟也附和這種論調,甚至批評那些嘗試幫助家人對抗暴行的人。一天,這個惡魔父親把繼女強姦了,這些人竟然說:「都是她在家中穿著得太暴露之過!」或「這是別人的家事我們不應過問!」

心水清的讀者當然知道我在講什麼。惡魔父親是中共,而被迫害的三人是活在專制和惶恐中的十三億同胞。後父強姦繼女便等於「六‧四」屠殺,「穿得太暴露」便等於「學生太固執」。

上述這個比喻其實並不全面,因為它沒有包括導致超過三千萬人死亡的大饑荒(人類歷史上非戰爭時期死亡人數最多的人禍)、文革十年的浩劫和對文物、人倫和道德的慘烈摧殘。此外,「已把最好的生活給予家人」也不完全正確,因為在十三億人當中,真正生活在富裕中的至今只佔極少數。新自由主義加上官商勾結的所謂改革開放的確「令少部分人超富起來」,但同時也令廣大人民生活得比以前更困苦。而即使中產階層的物質生活得以改善,他們的生活壓力也大增,以至精神健康甚至人格也受損,最後是家不似家、國不似國。

踐踏人權、鎮壓異己的罪行是無可抵賴的。稍有良知的朋友,請不要再支持當權者這種「人權即吃飯權」的無恥歪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