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悔無憾

2015/5/7 — 6:57

藍蔚,90後社工,選擇站於雞蛋一方,不願委身於高牆之下。參與集會、紮營佔領、充當義工、自組活動,佔領區內處處有其身影。雞蛋雖然脆弱,但卻可孵出生命;運動雖然結束,信念卻會延續下去。

我不算是熱衷於社會運動的社工。2014年第一次參加七一遊行,算是突破。為何在佔領運動站出來? 佔中三子的號召,讓我開始關注社會政治議題。他們本是「離地」的中產。是否有真普選,對他們的生活應沒有太大影響,但也主動走出來爭取公義。或許三子的一些做法不被認同,但他們的精神感動了我。

開始時,不知道自己在運動上可以做些什麼;每次與朋友到佔領區,會買一些物資,又到處逛逛,看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試過搬運物資,跑來跑去,身體很累,但內心覺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廣告

928那晚的景象歷歷在目。我幸運地避過了催淚彈。當晚的氣氛很恐怖,彷彿處身戰場。後來我們一直退到銅鑼灣,看見人群慢慢聚集,很感動。大家都不因為強權而退縮。又得悉旺角也有戰友在集結;那一刻,感到香港人很團結。

最初網上很多報導,說警方如何無理施放催淚彈。很多人關注這件事,紛紛把社交網站上的頭像轉為黃絲帶。我感覺香港人在共同對抗強權、對抗一道高牆。

廣告

不久,政府開始發動輿論,攻擊雨傘運動和黃絲帶。佔領影響了一些人的生計和生活,怨氣增多。我和朋友在那時候選擇轉戰旺角,因為知道那兒的警民衝突日漸增多。我希望大家把焦點放在雨傘運動的本意,警察只是689政權行使暴力的棋子而已。抱著這個信念,我走上前線守住鐵馬,希望減少衝突。在前線的女性並不多,時常有媒體來訪問。我和身旁的戰友努力把握每一次受訪機會,把信念傳揚開去,亦希望市民明白我們不是在搗亂。奈何主流媒體只作出選擇性的報道,令社會的分化日益嚴重。

旺角清場第一天,我真的很憤怒,在運動期間從未試過如此憤怒。那些手握權力卻罔顧良知的警察,不斷要求我們離開非禁制令的範圍,把我們由行人路迫出馬路,最後更施放所謂的催淚水劑試圖驅散我們。過程中警方發言人不斷用擴音機警告我們,說我們非法集結、又說我們挑釁警方;事實上現場人士根本什麼都沒有做過! 只有前線警員不斷推我們、撞我們,而他們不斷廣播的目的,就是讓不在現場、只靠收看電視新聞的市民,以為我們在衝擊,以致警方必須鎮壓。 如此可恥的手段,人怎能不憤怒呢!

政府不斷透過大眾傳媒,合理化警方的行為,淡化政府在事件上的角色。人們只顧批評我們不撤退,為何沒有人批評政府不對話? 不正視問題?

很多民生問題源於政府的所為或不為:電視一台獨大、自由行、每日150個單程證、雙非兒童問題、金鋪藥房多過便利店、大財團大商家壟斷市場、領匯趕絕小商戶、官員貪污、第三條跑道影響海洋生態、發展郊野公園、三堆一爐影響環境……這些民生的議題全都與我們息息相關。短視的香港人只顧眼前的利益,讓政府矇混過關。

佔領初期,我本充滿希望,因為眼見很多不同年齡、階層、背景的人都站出來了。今天,我灰心了。在清場後,香港人的心似乎都被清走了。

運動期間,我不斷用相片和文字記錄每一天的參與,放上社交網站。我不怕被人算帳,我只怕真相被掩蓋。我希望盡一己之力,把我在現場所見所感,一 一 呈現大家眼前。

佔領運動其中一首流行曲有以下一句:「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仍然倔強冒險,一 一 去征服。」不論日後香港變成怎麼樣,我為自己曾參與過、勇敢過和出過力而自豪,也無悔無憾了!

我會收拾心情,因為「清得了場,清不了民心」。希望大家不忘運動的信念「傘落社區」,繼續關注不同的社會政治議題,監察這個我們無權選擇的政府。

 

【編按:本網正刊出《傘下細雨》書中部份章節,本文為其中一篇。另看書本網站瀏覽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