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懼官商鄉黑的朱凱廸

2016/9/12 — 15:17

以8萬多票當選的新界西立法會當選人朱凱廸,9月8日中午到灣仔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及報案,說明他人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脅。大批市民到場聲援朱凱廸。(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以8萬多票當選的新界西立法會當選人朱凱廸,9月8日中午到灣仔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及報案,說明他人身及家人安全受威脅。大批市民到場聲援朱凱廸。(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9月8日,在立法會選舉中獲得新界西84121票(佔13.94%)的「票王」候任議員朱凱廸,在灣仔警察總部外召開記者會。朱凱廸及其律師表示:自參選以來,朱凱廸持續收到針對他本人及家人的恐嚇;當選之後兩三日,威脅更顯著升級,構成對本人及家人的切身死亡威脅,事態逼在眉睫;因此要求警方嚴正調查,確保人身安全。

警方現已派員全天候保護他們,而且聲言會盡力消除恐嚇源頭。朱凱廸表示:過去數日以來,他與家人有家歸不得,女兒暫不到幼稚園上課,現正考慮以後索性搬到立法會大樓內居住。他慨嘆香港表達政見的言論自由危在旦夕,法治蕩然無存,相信支持他的選民都會非常憤怒。他已為此致函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特首梁振英,表達嚴正立場。

自決派另外兩名候任議員羅冠聰、劉小麗,以及社民連議員梁國雄、港島區參選人司馬文均有到場聲援。公民黨、民主黨、熱血公民均分別發聲明譴責暴力威脅行為。除此之外,台灣也有政團深切關注朱凱廸事件。「時代力量」聲明:民主自決是人民心之所向,任何暴力恫嚇與威脅,從不會也不能捻熄自由與民主之火,呼籲香港政府積極捍衛人身安全和參政自由。台灣多個民間團體與林飛帆、陳為廷等發起「反對政治暴力,我們都是朱凱廸」聯署,指台港兩地民間社會應該共同關注在香港日益嚴重的政治暴力問題,呼籲港府立即調查。

廣告

綜觀大局,自決派朱凱廸舉家遭受死亡威脅,民主黨尹兆堅宣傳車遭潑疑似易燃液體,熱普城黃毓民及黃洋達遭受黑幫恐嚇,自由黨周水勤在港深兩地接連被嚴重恐嚇逼令退選而逃至倫敦後又被跟蹤。今天的香港真的令人心酸。我們對於這些粗暴踐踏公民表達政治意見及言論自由的犯罪行為不得等閒視之,應該不論黨派而同聲譴責和要求查究恐嚇者。其中高票當選的朱凱廸及其家人所遭受的恐嚇最持久,牽連最廣泛,如今已經成為了團結全港非建制派(黨外)人士一致對抗官商鄉黑及紅色霸權的契機,值得大家好好珍惜。

一、恐嚇主因

廣告

現為土地正義聯盟成員的自決派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早年參與保育中環皇后碼頭、反高鐵示威,揭發和批判丁權交易、非法傾倒泥頭等問題,長期努力,默默耕耘,不問回報。立法會選舉期間,朱凱廸以「民主改革鄉議局」、「終結官商鄉黑勾結」為訴求,在論壇上跟同區候選人鄉事派民建聯梁志祥,以及新民黨田北辰名單第二、被指是「套丁大王」之子的王威信針鋒相對。朱凱廸在選舉期間也曾透露收過電話恐嚇,威脅他不要再插手元朗橫洲收地事件,聲言「如果你再搞橫洲這件事,9月4日之後就會有人郁你(動粗)」。顯而易見,揭露及抗議「橫洲收地」及「違法套丁」等「官商鄉黑」現象,正是朱凱廸目前遭受死亡恐嚇的主因。他所「得罪」的,正是中國共產黨所一直關照的「官商鄉黑」惡勢力集團。

朱凱廸在臉書上是這樣說的:在「官商鄉黑」勾結之下,鄉議局成員以身犯法,如時任主席劉皇發家族涉及套丁賺1.2億等,包庇新界各種「黑色發展」:套丁、倒泥、收地逼遷、暴力政治。鄉議局已成為親共、地產商、鄉事、黑勢力的「地主會」,權力勾結的主要載體。「官商鄉黑」壟斷鄉議局權力,影響新界土地規劃、發展,操控香港整體政治發展。認識新界,正視權力結構,繼而挑戰造就改革,是朱凱廸的責任。多麼的義正詞嚴,鏗鏘有力!

其中,元朗橫洲收地事件至為關鍵,並且成為近日熱門話題。香港房屋署在2012年曾研究發展元朗橫洲(近元朗工業邨)約34公頃棕土(受破壞的土地)興建公屋,本意良好。然而,在該處違法霸佔土地、經營停車場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兼元朗區議員曾樹和卻反對上述公屋發展計畫,而且經過各種幕後勾結串聯,最後促使公屋最終選址改到朗屏北綠化地帶,單位更由17000個銳減至4000個左右。

朱凱廸看不過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協助受影響約400名位於朗屏邨北面的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全非原居民村)居民,向當局追問為何更改選址而沒有諮詢、安置、復業等安排,反而決定強行在2018年初拆村。政府當然就是一拖二笑三廢話。另一方面,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講過未來會跟進,袋出一副大仁大義模樣,但事後卻完全「無影」,在選舉期間更稱「我又不認識你們」,對關注團體及當地居民始亂終棄。當然,梁志祥只不過是演了一場戲,他根本就是新界土豪的「白臉」。反之,朱凱廸正是新聞土豪的眼中釘。

事實上,元朗橫洲區內官地面積較私人土地大。如果收地,只需11億港元。至今沒有作為,顯然涉及梁振英政府酬庸鄉事派黑勢力的幕後交易,展現何謂具有689特色的「迎難而上」。無論如何,近年棕地範圍也有逐漸向落馬洲「濕地緩衝區」蔓延的趨勢,更有位於濕地保育區內土地已被填平成棕地。梁振英的敗政,簡直罄竹難書。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

至於橫洲的部分私人土地及祖堂地,曾由一家名為「福喜集團」的公司統一承租再分租予不同公司。曾樹和正是這個集團的實際控制人。換言之,在整個資金鏈上,曾樹和在諱莫如深的「地主」之間具有關鍵樞紐角色。他正是資金的操盤手,利潤肯定相當豐厚。

曾樹和的後台正是特首梁振英。曾樹和在2012年特首選舉期間,出席「江湖猛人」上海仔郭永鴻安排的「江湖飯局」,幾乎把梁振英視為「契哥」。2013年8月,梁振英出席天水圍論壇,當日示威者被大批涉黑人士包圍及毆打。曾樹和被指安排「挺梁者」到場護主,還稱「最想有流血衝突」,已經升至「走狗」級數,把「官商鄉黑」連成一線。同時,民建聯梁志祥更被指早已邀約江湖友好出席飯局,部署及召集包括橫洲人馬當天支持梁振英,但他事後堅決否認。

梁振英、梁志祥、曾樹和、貨櫃業、地主、黑幫、共產黨之間的勾結串聯和幕後的龐大利益集團,正是問題的核心。針對這些千絲萬縷的「官商鄉黑」勾結關係,朱凱廸挺身而出,把事實真相客觀直接呈現出來,本屬正義之舉。但由於「官商鄉黑」集團連番暴力恐嚇,導致如今朱凱廸及其家人有家歸不得,實在令人髮指。

二、人渣寫照

雖然朱凱廸及其家人遭受切身的死亡威脅,但有三隻生物卻有不同解釋。

「西環契仔」候任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先表示對事件毫不知情,然後又聲稱朱凱廸公開自己掌握的「套丁」資料是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你知道有人販毒,你會不會周圍同人講你知道哪個販毒」;「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他這樣做好不智」。如果有朝一日何君堯被人當眾雞姦,而且如果我剛好在旁,我必定奉行這位何律師的金句。

「新界土豪」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表示:朱凱廸稱受威嚇,只不過是選舉策略和「噱頭」,指控鄉事人士很可能影響到某些人利益,但不一定與原居民有關,可能與非原居民的土地利益也有關係。試問:講這種話的人正為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搞甚麼「噱頭」和「策略」呢?

「中共鄉棍」候任立法會議員民建聯梁志祥被朱凱廸追問他在橫洲收地事件中的角色。梁志祥旋即向朱凱廸發律師信,要求他就論壇上的「抹黑和誹謗言論」解釋道歉。對於朱凱廸被恐嚇一事,梁志祥卻說:「不理解為何矛頭指向我」,「我已經循法律途徑去跟進有關事件,香港是法治社會,我已可以得到公平對待,無甚麼必要去做其他事,更何況我沒有這樣的勢力」。如果後面再加上「哈哈哈」冷笑三聲,應該接近完美,可以去做影帝。當然,梁志祥「沒有這樣的勢力」,但只要「這樣的勢力有梁志祥」就夠了。

由此看來,翦除和粉碎一眾香港「官商鄉黑」惡勢力,你我有責。我們人人都是朱凱廸。何君堯、梁志祥、梁福元,香港人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三、抗爭方略

(一)主動出擊:化被動為主動,狙擊和揭發土豪和地主會、鄉議局成員及組織、劉皇發家族、曾樹和、何君堯、梁志祥、梁福元、梁振英的勾結集團。必須具名揭發,顯示真實事證,運用輿論壓力及司法救濟,逐一翦除粉碎。遇有鄉事委員會會議、鄉議局會議、區議會會議,就是街頭抗爭良機。全港非建制派(黨外)人士應該不分黨派,團結一致,直撲鄉黑。拋棄恐懼,奮勇抗爭,才有出路。當中或有惡棍襲擊,或有黑幫恐嚇,但是唯有勇敢無畏,激烈抗爭,才是改變現狀的唯一方法。只是喊冤,只是舉牌,作用有限。善用一切激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段,逼到對方到達一個臨界點以致出動「鄉黑」暴力襲擊,輿論形勢必定更加一面倒。需知道區區一千隻鄉黑蟑螂恐嚇得了一個朱凱廸,但卻恐嚇不了84121個加上另外四區支持朱凱廸的香港人。挺身而出,抗擊鄉黑,才有出路。

(二)社區運動:把元朗鄉郊地區的公民社會力量喚發出來,鼓勵與協助村民及周邊社區定期聚會。一方面探討土地正義的根本問題,拒絕把與人的生活緊密相連的土地視為單純的商品,重視土地與人的深層覊絆和非市場交易面向。另一方面探討城市規劃的多個方案,認識香港土地開發的應有優先順序(官地、棕地)以及徵收拆遷安置復業對當地村民的切身深遠影響。由社區聚會發展至社區運動,再跟周邊社區互相連結,由覺醒邁向抗爭。

(三)民主自決:羅冠聰最近訴求2017年民間公投選特首,令人擊節讚賞。同樣地,處理類似橫洲收地事件等土地爭議,也可在提供充分公民商議機會的前提下,鼓勵或組織利益關連者,就特定切身議題,舉辦民間公投,由小至大,民主自決。即使一時三刻改變不了鄉議局的組織架構,我們也應該在公民社會謀求民主自決。既然獨裁的特區政府現在不做,香港人就應該舉辦民間公投以自求多福。只要針對不同社會及政治議題的民主自決,成為了香港新生活模式,那麼追求政治上的獨立自治就會在條件成熟時輕而易舉,水到渠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