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求與自大,鉛水與瘋牛

2015/10/19 — 12:13

堂堂政務司司長口出狂言,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自以為金句,實則邏輯思維之混吉無賴,令人噁心。

堂堂政務司司長口出狂言,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自以為金句,實則邏輯思維之混吉無賴,令人噁心。

特區政府庸才濟濟,已陷絕境。堂堂政務司司長口出狂言,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自以為金句,實則邏輯思維之混吉無賴,令人噁心。

人可以無求,官不可以。官,為民請命,為民求福,無時無刻對己、對民、對上、對下,都不能無求。林鄭好膽,直認不諱,德不稱其任,能不稱其位。此等仗官威、弄官權、唱官腔、枉受官祿的庸才,位列三臺,職居六品,只懂躲在皇城之內,約束人民,鞏固管治,平民百姓只能自求少禍,還膽敢妄想多福?

廣告

任何與社會民生有關係的危機,如果政府處理不當,拖延日久,都必然會發酵為政治事件。林鄭諉過於人,狠批泛民議員將事件「政治化」,正正暴露了自己零度政治智慧。要避免事件政治化或減低政治風險,主導權永遠在政府。管治班子人多勢眾,本來有足夠時間去化解政治危機,卻不去化解,還抵賴是有人搞分化。說這政府無能已經客氣。

林鄭在其總結發言提到政府在鉛水事件上有四大責任,分別屬於合約責任、法律責任、行政責任、政治責任。既然「認知不足」和「制度不足」已有某程度的共識,司長答應跟進,合約責任和法律責任暫且按下不表。行政責任歸於監督及執法的政府部門,林鄭強調「我沒有說過沒有人需要負責,我只是向大家說,我現在看不到有跡象顯示,有個別人員在執行當時適用的制度方面要負上個人的責任。」結句卻又「懇請各位議員反對范國威議員的(調查鉛水事件)議案」。

廣告

司長,跡象不能作為事實的憑據。調查的目的,是給無責任的人證明清白,讓有責任的人補過。否決調查,就變成不清不白,有過不補。

說到政治責任,司長聲稱自己「和幾位局長都有負起政治責任的勇氣」。自詡膽大,卻不敢面對群眾,更挺身而出「維護特區政府尊嚴」,下指令以後任何官員出席公眾場合,不能再受「飲鉛水的屈辱」。這不是膽大,是自大。

甚麼是尊嚴,甚麼是屈辱,林鄭還未分清楚,就亂發官威。奉勸她好好向前任加拿大總理 Jean Chretien 學習。

2003 年 5月 20日,加拿大政府公佈盛產牛肉的 Alberta 省發現一宗瘋牛症病例。兩日之內,政府啟動應變措施,農業部審閱所有養牛場的飼養紀錄,徹查病牛來源,立即將曾與病牛有過關連的八個牛場 150 隻牛隔離檢疫,如確診有瘋牛症的牛隻會立即銷毀,嚴禁進入食物鏈。另一面,農業部追蹤所有肉商的銷售文件,確保沒有受污染的牛肉流岀本土或外銷市場。有了確實證據,加拿大政府宣佈瘋牛事件是單一案例,已經受控,當地生產的牛肉未受污染,公眾可以安心食用。

危機,不能靠「跡象顯示」去化解,更不應扯上甚麼尊嚴與屈辱。當年加拿大總理 Jean Chretien 未有等到農業部的調查報告,就在瘋牛症公佈之後的第二天,帶同他的幕僚到首都 Ottawa 一家餐廳享用戶外午膳,在眾多傳媒鏡頭下,每人吃一塊 Alberta 牛扒。

他們會覺得屈辱嗎? Good meat!「好肉!」他們會答。

當年加拿大總理 Jean Chretien 帶同他的幕僚,在眾多傳媒鏡頭下,每人吃一塊 Alberta 牛扒。

當年加拿大總理 Jean Chretien 帶同他的幕僚,在眾多傳媒鏡頭下,每人吃一塊 Alberta 牛扒。

 

2003 年加拿大瘋牛症相關新聞報導:

Canadian Prime Minister Eats Steak to Allay Mad Cow Concerns

為消除瘋牛病恐慌 加拿大總理當眾吃牛排

加拿大發現瘋牛病 美宣佈暫停進口加牛肉以及飼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