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法忘懷的一九.七一

2019/7/2 — 14:42

7 月 1 日晚上,示威者成功佔領立法會,隨後於凌晨時分撤離。

7 月 1 日晚上,示威者成功佔領立法會,隨後於凌晨時分撤離。

和平遊行及勇武衝擊同時進行,雙方都能全身而退絕對是歷史性的一天。

警察的退讓克制或空城計,當然是用來對沖撐警集會的暴行,他們在媒體上是小勝一仗。

但我們的撤退比六一二更行雲流水更少傷害,短暫重奪立法會的行動升級也總算令鬱結多日的勇武抗爭者有發揮之地,七一遊行五十五萬這人數也沒有教人氣餒,我覺得並沒有輸。好了,更多人在想的是立法會又沒有會議,衝來做乜?

廣告

零三七一大遊行的五十萬人,成功令田北俊做「建制壞孩子」,用關鍵一票阻止廿三條惡法。不過今日立法會還有田北俊嗎?保皇黨當道之下的田二少(立場遠比其兄曖昧)也不見得能成為關鍵一票,關上這個民意安全閥的,是不斷 DQ 民意代表的港共政權。

議席被粗暴剝奪令票數不足之下,拉布這最後的掙扎也由 2014 年 6 月新界東北工程前期撥款開始大力打壓。立法會能守的尚有一些規程細節,不少可敬的戰友都在拼命抵擋,但為何我們就只甘於在如此縫隙下抗爭?連同梁耀忠議員在選立法會主席的退縮(利申:本人在超區投了梁耀忠一票,唉!),如果還說整個立法會能代表民意,實在是痴人說夢。好的議員固然有,但他們盡力之下能做的空間越見狹窄,而這個收窄是由特區政府不斷打壓而來。在這背景之下,昨日佔領立法會只能說是無謀,但絕非無理,相信立法會仍能發揮正常作用的人更是無知。

廣告

打爆玻璃的確是暴力,但抗爭者是暴徒嗎?他們在立法會破壞的都是政權虛怯的欄柵,特權的象徵;文物及圖書館等事物都好好保護,連在飯堂拿罐汽水都會留下超額金錢。天啊!世上有不打燒搶掠的暴徒嗎?你要為香港定義何謂暴徒,不妨請教六七最動時殺人放火都做齊的工聯會。

為 G20 會議的抗爭好像徒勞無功,明日 CCTVB 又必將大力批評爆玻璃的示威者,我們又能如何自處?還是借用李小龍的 “Be water my friend”。香港人已在痛苦的六月中掌握戰術上 be water 的靈活,但更上一層的 be water 其實在於自身:“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 Put water into a cup. Becomes the cup. Put water into a teapot. Becomes the teapot. Water can flow or creep or drip or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 我們要面對的不單是大戰役,還有回到家庭、回到職場及回到社區的日常生活小戰場。學會跟不同意見人士溝通是民主的重要基石,同時我們以史為鑑,也要明白面子大過天的中共不會讓改革即時來臨,當年董建華也在零三七一後捱多二十個月才腳痛下台。更何況今次我們不單止要林鄭下台,更要爭取根治問題的真普選以及清算多年來的不公義審判及賣港規劃,絕對會是持久戰,絕對需要如水般柔韌的心境。請大家正視自己的情緒,關心戰友,我們不要痛失第四位同路人。

最後我們與其擔心中計,不如將計就計,各方有識之士一同策劃後 G20 國際及本土戰線吧!明日就要努力打輿論戰了,別讓在天上庇佑我們的三位戰友失望!今晚休息過後繼續努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