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票傲慢」與「恃票傲物」

2017/11/23 — 16:42

范徐麗泰

范徐麗泰

港區人大代表年底換屆,港區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接受傳媒訪問時,表明不再尋求留任,也同時批評香港很多新一代的從政者「恃票傲物」,拒絕理解及溝通。她認為這是導致香港社會撕裂及議會對立的主要原因 ... (〈無票傲物才是社會對立主因〉蘋果日報11月21日

把香港今天困難的政治局面歸咎於少數新晉議員「恃票傲物」,顯然是這一位毋須市民投票便可以坐上國家領導層的政治寄生蟲的另一次倒果為因。當上了人大常委這麼多年,不久前她還公開說,自己也不知道曾經為香港人爭取過什麼。當然啦,她不需要香港市民投票給她,北京願意分一個政治餅仔給她就可以了,本來就無須為香港人負責。不斷以這個崗位發話,也不見得可以獲得市民的認同。指責少數新進議員「恃票傲物」,只再一次證明,長期從政,甚至擔當上了全國性的政治崗位,也可以完全不能培養出任何具遠見的政治視野。怪不得每次出來發言,都只能招來負評。

立法會出現越來越頻密的對峙局面,背後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社會撕裂及對立的反映,另一方面是因為制度長期不能確立其政治上的認受性,權力與民意授權間的不平衡,便做成了不合理的權力傾斜。現時的制度,顯然不符合社會期望,也不公平。當這種不公平被政府及當權派視為理所當然,還成為政府施政的主要依據的時候,擁有選票的民選議員難道還只可以做鵪鶉,任由建制派及政府予取予奪?如果這樣做,他們又可以如何向選民交代。選民的選擇,正是反映了他們是得到選民授權的。如果過了線,政治代價也是由他們自己負上,如果過激,超越了底線,下一次就選不上了。這就是民主選舉。如果制度運作合理一點,政府及建制派不是「無票傲慢」,部份議員有憑什麼「恃票傲物」?政府可以透過DQ把他們的資格取消,一時間就算把他們趕走,跟着選上來的,還不可能是同樣反應,甚至可能更激。只要看一看那一些長期在議會工作,習慣了那一套議會規規矩矩的文化的所謂民主派議員,有一些已經是元老級人馬,近幾年在選舉中得到的認同越來越少,這已經證明這不是個人的問題,是制度使然。

廣告

就算是長期作為建制派的一些政治元老,例如李鵬飛先生,都曾經承認當初設立功能組別的時候,大家都理解是一個過渡性的安排。基本法也說明了立法會要逐步邁向普選。但到了今天,功能議席的取消無望,還被描述為也算是一種普選。部份功能議席產生的議員,長期無需競爭,小圈子背後傾掂便一屆有一屆地自動當選。最大問題是部份這些毋須透過選票邊入局的議員表現也實在太不堪入目。

特首及其管治團隊也面對同樣的問題,這也是政府施政困局重重的根本原因。不是說有民主選舉便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如果不解決這個認受性危機,便只會繼續出現更大更多的問題。這個問題也不是中央政府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硬挺便可以解決。現在就連中央政府的認受性及權威都受到不少年輕一代挑戰。

廣告

如果香港不能選出一個讓市民相信是真正體現「港人治港」、悍衛「一國兩制」的政府,受損害的顯然不單止是香港的有效運作及發展。特區政府難以建立權威,同時也會削弱中央政府的權威。因為就是中央政府不願意體現其承諾及端正對港政策,才會產生一個不受香港人接受的、被視為出賣港人利益的政府;香港人也明白,正是中央政府,不願意讓香港有一個具有代表性的議會。這才會出現有一些建制派議員可以越來越「無票傲慢」,也吊詭定做成另一派的議員看來似乎是越來越「恃票傲物」。造成議會對立,造成立法與行政難以更有效在互相制衡中有有效協作的,首先便是這個制度。不解決這個問題,或不起碼為改變這種狀態走出第一步,各走極端的趨勢只會繼續惡化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