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罪推定

2015/12/9 — 12:19

《Bridge of Spies》海報

《Bridge of Spies》海報

「我們...來定義另一個法律名詞: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刑事訴訟中,所有被告都應受此待遇,本案被告亦然。在陪審團作出判決之前,從訴訟之初,就應該推定被告無罪。想推翻無罪推定,證明的責任在於檢方,由檢方針對犯罪的每一必要環節,呈現無庸置疑的鐵證。無庸置疑的意思是『排除合理懷疑』。

「什麼是『合理懷疑』呢?如字面上的意義,一個人運用理性,推敲判斷證詞的所有面向之後若仍有疑慮,就是存有合理懷疑。重點在於理性,一定不能讓情緒介入。法律最忌諱的兩種情緒是同情與偏見。如果你看待證詞時動用任何情緒,你就無法將你產生的懷疑稱為合理懷疑。

廣告

「如各位所知,情緒有時會阻礙理性論證,這是放諸四海皆準的事實,所以本席有必要在此警告各位,切勿動用情緒、偏見、同情。」

這段話清清楚楚說明了,什麼是「無罪推定」。說這段話的「本席」,是美國聯邦法院法官莫迪瑪.拜爾斯,時間是一九五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場合是審判被控為蘇聯間諜的艾伯爾上校,這是經過檢辯雙方攻防之後,陪審團將進行閉門決議前,拜爾斯法官特別給陪審團的提醒。

廣告

艾伯爾上校案,由史蒂芬.史匹柏改編電影,中文譯為『間諜橋(Bridge of Spies)』,湯姆漢克斯主演,是今年的好萊塢重點大片之一。我所引用的這段話,在『間諜橋』所依據的原著『間諜橋上的陌生人』中譯本書的第264頁。

一九五七年,是美蘇冷戰最緊張的時代,剛好那一年,蘇聯發射了第一枚人造衛星,顯現了高於美國的科技水準,讓美國人更加恐慌。在這樣的氣氛下,抓到一個蘇聯間諜,而且從他住處起出超過一百件證物,可以想見美國社會如何群情激憤,如何痛恨一個潛伏在美國,對美國構成威脅的人。

看電影的人會知道,拜爾斯法官對被告艾伯爾沒有特別的同情,他一再駁回辯方律師的種種要求。但是在審判關鍵時刻,拜爾斯都要明確地告知陪審團,請注意:所有刑事被告都應獲得「無罪推定」,連看來罪大惡極的蘇聯間諜都不例外。就連罪大惡極的蘇聯間諜,在檢方能有效證明他犯罪之前,他都是無罪的。重點不在你覺得他有罪還是無罪,也不在你認為他對社會構成多大的威脅,而在檢方是不是確切地、使人無從懷疑地證明了他有罪。這是美國刑事法律絕對不容退讓、懷疑的最終基石。

台灣刑事法律的「無罪推定」和美國法律沒有兩樣,就是從美國援引進來的。但我們絕大部分的人卻沒有受過「無罪推定」的法律常識教育,竟然還要爭議「無罪推定」有沒有例外。會有這樣的爭議,很顯然,大部分的人不會明白為何要有「無罪推定」,為什麼緊守「無罪推定」立場那麼重要。

唉,這樣一個不尊重專業知識的社會,以為什麼都是看說話的人名氣、看能得到多少人贊成來決定,蔑視道理、蔑視原則,我覺得極度悲哀,你覺得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