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

2016/4/12 — 10:30

前晚很榮幸能出席香港眾志成立典禮,感謝舒琪院長的邀請。院長昨天城市論壇滅鼠有功,帶挈大家也開心了半天。晚上又見到他和一群年輕人一同成立新的政黨,大家都是又驚又喜。大家一齊組織一個政黨,信誓旦旦,並把目光放到 2047,實在有如選擇了結婚。

還記得我最喜歡的電視劇 Brothers and Sisters,故事中有位情婦/小三的角色,也是片中我最認同的角色,她說 "I love weddings!" 雖然她永遠都是單拖去參加婚禮,但仍是很喜歡去。婚姻雖然是"incredibly naive",但兩人決定一齊做一件幾乎沒有可能的事,其實也很 "romantic"!

組織一個政黨真的有如選擇了去結婚,實在是「incredibly naive」,但始終是非常 romantic。

廣告

有一次我在一個同志婚姻的論壇上,竟然把 naive 譯成為 「無知」,好彩明哥幫我糾正,他說 naive 應該譯為「天真」,在此這機會向所有曾經做過天真嬌,現在仍然是天真嬌的香港人致謝! 香港好彩有你們!

其實在這段日子,我們「文化監暴」也有積極想想自己可以怎樣回應這後雨傘時代的呼喚。要不要轉型呢?有幾次開會,我都會這樣對付遲來的組員——他們一坐下來我就會問:「為什麼文監不能成為一個政黨?」

廣告

有人說:唔得!我哋咁散漫。
有人說:我不會加入政黨,因為唔會想守咁多黨紀同規矩。
有人說:我哋都冇人出來選。
有人說:我願意出來選,但我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居英權。
有人說:就算有人願意出來選都冇錢。於是又有组員願意捐出自己的棺材本。

終於,有組員願意積極考慮出來選立法會。那個組員就是我。我說:咁不如我出來選!

有人話:你其實是一個小三/邪牌,你怕不怕全港的師奶回出來打爆你個頭?

又有一個基佬話願意考慮出來參選,把小眾議題主流化,但又有人話:香港人根本不會關心小眾的問題,輸梗。就算明哥阿菇出來,他們也要以更廣闊的議題來面對選民。

Look! 在大部份時候,我們都只夠膽用講笑來講出心底的想法。

結果呢?大家還是決定認認真真的坐下來商討各種可能,包括成立一個新的政黨,派人出來選。還有,怎樣可以找到律師樓幫我們開一個戶口,因為我們知道沒有銀行會給我們開一個戶口。

在這個商討的過程中,我們學到很多。因為種種原因,結果最後可能都是胎死腹中,不過,我們也是曾經認真過。自此之後,我們學會更加尊重每一個願意走出來參政的人。

我們更加支持每一位願意放低自己與他人結合起來,為正義而戰的傘兵。

我們更加尊重所有有志向為香港放棄自己 passport 的每一位立法會候選人。

我們更加尊重和愛護有遠大理想而願意付出十年的年輕人。

我們更加尊重那些不怕被人潑冷水,不怕因為做錯少少事而被人恥笑的年輕人。

其實,好羨慕你們一群人能夠一同去做一件「看似沒有可能的事」。恭喜香港眾志!香港好彩有你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