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煽動意圖罪:港英年代留下來的「廿三條」

2015/11/17 — 15:14

在香港,不少人出現一個思想誤區:很多人以為香港未就《基本法》第 23 條立法,便沒有關乎國家安全的條文。其實,港英政府在未回歸前,已訂立了一堆有關國家安全的法律,其中一條是《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的〈煽動意圖罪〉。

現行的〈煽動意圖罪〉,是港英政府在 1938 年從英國引入本港的,是一條載入《刑事罪行條例》內的成文法例。根據法例,「煽動意圖」是指:「(a) 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 (b) 激起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c)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d)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 (e) 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 (f) 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 (g) 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廣告

而任何人只要「(a) 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 (b) 發表煽動文字;或 (c) 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或 (d) 輸入煽動刊物」均是違反法例,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 5,000 元及監禁 2 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 3 年,煽動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或許有人以為,條文內的效忠對象是「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意味着特區立法未完成「去殖民化」,條文法律效力也成疑,這是不對的。在九七回歸後,臨時立法會通過《香港回歸條例》。根據該法例的第 6 條規定,《釋義及通則條例》加入了一份〈附表 8〉:任何法律條文出現的對英女皇、皇室、官方、英國政府或國務大臣或「相類名稱、詞語或詞句」的提述,須解釋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或其他主管機關;對殖民地香港(或相類名稱、詞語或詞句)的提述,須解釋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提述。是故,「煽動意圖罪」條文仍是繼續有效的。

廣告

不得不說,「煽動意圖罪」其實是一條極之容易入罪的條文,一來「涉案言行被認定會含煽動意圖,就可能入罪,並不取決於言行的實際效果」,二來「控方檢控煽動刊物罪時,更毋須證明被告帶煽動意圖」,三是條文字眼上比較寬鬆,例如何謂「企圖作出」和「準備作出」,我寫了一篇帶有煽動性的文章但沒對外發表,算否「企圖作出」?何謂引起「憎恨、藐視」,我大叫特首下台,算否引起「引起憎恨、藐視香港政府」?戴耀廷當日撰文和撰書主張「佔領中環」,算否煽動「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陳雲根發表的《城邦論》,算否「激起香港對中央人民政府的離叛?」

更重要的是,條例第 13 條給予警察很大的搜查權力,「如裁判官根據經宣誓而作的告發,信納有合理因由相信有人已經或行將犯第 10 條所訂罪行,可批出搜查令」,警察便可展開搜查該地和該地內的所有人,並可在有需要時使用武力。此法例在客觀效上來說,很容易招致辦報者的自我審查和閹割。例如報社邀請他人撰寫政論之時,若其言論比較偏激,可能便會出現會否觸犯該法例的憂慮,或擔心因而惹上官非。雖然這條法例,在回歸後政府尚沒用來控告過任何人,但存而不用不代表永遠不用,假若香港政局出現任何不可預料之事態的話,我們實在沒有任何方法,能阻止政府動用此條法例作出檢控,而根據案例,案件不需設陪審團,交由一個法官便可審理。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