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煽動意圖罪〉與廿三條立法

2015/11/19 — 16:13

這幾天,本人都在談論香港現存的〈煽動意圖罪〉,有些人可能會感到奇怪:既然香港現存法例已有保障國家安全性質的條文,是否需要再就廿三條立法?如果沒有,為何北京或親建制人士仍不斷主張訂立國安法?

要回答這兩條問題,我們首先必須將問題分成兩個層面來分析,一個是政治上的層面,一個是法律上的層面。從政治層面上來說,即使假定香港現存法例內的《刑事罪行條例》、《官方保密條例》和《公安條例》,已能充分地保障國家安全,並有效維持國家領土完整,鑒於《基本法》廿三條規定了特區政府應為國家安全自行立法,政府在憲制責任上,仍需象徵式的完成立法工作。

大家或者會問:何謂象徵式的立法?其實很簡單,便是將現行法例之中那些帶有保障國家安全性質的條文,併合而成一條《國家安全條例》,再將那些帶有殖民地色彩的字眼,修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特區政府的提述。由於這種修改,以及合併,查實沒有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改變,所以這只是象徵着完成憲制責任、中國已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立法程序。

廣告

對部份親建制派,乃至對北京來說,由於廿三條立法,有着中國已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的象徵意義,立法自然成了一個中國是否成功收回香港的一個「政治里程碑」。更重要的是,由於廿三條在 03 年的立法過程中惹起了極大的民意反彈,致使部份建制派乃至北京察覺到,香港出現「民心未回歸」的問題。在這情況下,廿三條立法即使沒其必要,政府也必須完成立法,以此宣示「香港屬於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政治訊息。

廣告

當然,以上的說法,是在制定廿三條並無實際需要的假定之上。然而,若大家細看《基本法》廿三條的條文,可能會得出另一個結論:「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現行的《刑事罪行條例》、《官方保密條例》和《公安條例》,最多只能涵蓋「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方面的要求,但是「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以及「禁止香港特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這兩方面,現行條文卻未能涵蓋。

換句話說,北京未必着緊香港有沒有法例懲治叛國、分裂國家,或者煽動叛亂,畢竟香港只是一塊彈丸之地,即使出亂事也鬧不翻了天;可是,香港若無法例防止外國政團、甚至是情治機關在港活動,以及防止香港政團獲外國(不論是人力上還是財力上的)支持,便會觸動北京的神經,令她逼切期待廿三條的立法。

原文出自《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