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熊運信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全文

2015/1/12 — 20:06

熊運信,資料圖片:香港律師會

熊運信,資料圖片:香港律師會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長、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各位嘉賓,午安!

能夠在法律年度開啓典禮如此莊嚴的場合,向在座各位顯赫的嘉賓致辭,實在與有榮焉。

法律年度開啓典禮是香港法律界最重要的活動之一。開啓典禮標誌著2015年新的法律年度開始,司法機構、律政司,及法律專業的律師和大律師兩系都藉此機會聚首一堂,就未來各樣振奮人心的挑戰,分享意見。

廣告

英國大憲章

2015是特別的一年,因為今年是大憲章在英國簽署的八百周年紀念。大憲章的簽署,意義重大,它確立了自由、公義及法治概念的重要地位,而其影響亦跨越不同時空、地域、語言和文化,對世上不同國家的憲制改革有深遠影響。

廣告

法治

行政機關問責、尊重基本人權、司法公正、司法獨立,都是歷久不衰的原則,並且是香港法治的重要基石。香港得以經濟持續增長,發展至今,並在本地以至國際社會獲得今日的地位,實有賴其一直以來毫不動搖地恪守法治,贏得各界信心。

律師在接受法律教育和專業訓練後,可以成為私人客戶信任的法律顧問,但與此同時,律師既然選擇成為此崇高專業的成員,亦應在社會肩負不可或缺的角色,秉行司法公正,並身先士卒,捍衛法治,而這亦與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所持守的價值相符。

香港最近受舉世矚目的「雨傘運動」,源於學生爭取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這運動其後引發社會上不同背景的人士就相關議題展開激烈討論。選舉改革不單純是一個法律議題,其背後更帶有強烈的政治含意。

我不時聽到有會員指出,律師會理事會對選舉改革的議題,過於沉默,亦有人認為我們就此議題作出的評論太少,因而質疑我們對法治的支持。律師會是一個專業團體。我們並不是亦永不會是一個政治組織。就一些涉及法律和政治的議題,理事會的回應只會把焦點集中於議題的法律而非政治層面。政治應留待政治家而非律師會去處理。

對於有人質疑我們對法治的承擔,我感到大惑不解。法治是香港現有法律制度的重要基石。律師會的會員只可以在一個堅實的法律制度下才可有效地履行其職責。客戶委託我們處理他們的法律問題,皆因他們相信我們可以基於香港的法律制度下的法治精神,維護他們的權益。所以,按此邏輯,若法治受到有意或無意的攻擊,我們的會員必然會走出來,全力捍衛法治,以保障市民大眾的最大利益,因為他們才是堅實的法治制度的最終得益者。
律師專業的個別成員,當然可以就政治議題持有個人意見,我亦鼓勵他們有建設性地表達他們的意見。不過,我必須清晰指出一點──律師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容許個人政治思想影響其捍衛法治的責任。

律師會將繼續保衛法治。不過,律師會作為一個專業團體,本身政治中立,應小心謹慎,在履行代表業界聲音的職能以外,不宜越俎代庖。

願望清單

我們堅信捍衛法治的重要,但要將之付諸實行,仍有賴政府、律政司以及司法機構的全力協助。以下便是我們對未來的願望清單。

尋求司法公義

法治要得以彰顯,公平合理的刑事司法制度屬必不可少。不過,現時香港刑事法律援助資源的不足,令被告在面對擁有豐富資源的控方時,相形見絀,亦限制了被告為自己辯護的能力。控方與被告在資源上的不對等,嚴重影響那些面對刑事檢控的人的基本權利。

刑事案件的調查工作,普遍來說愈趨複雜,令上述控方與被告資源不對等的情況更加嚴重。律師為能妥善代表被告,有不同因素令其準備工夫的範圍變得更廣,複雜性亦變得更高,這些因素包括通訊科技日新月異、涉及來自世界各地執法部門的檢控數字的上升、專家證據及由監察而來的證據愈趨普遍,以及須具備專門法律知識才可掌握的複雜法例。

即使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費用最近在2013年11月得到調整,刑事法律援助的按時收費率依然遠低於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收費率。一名法律援助律師從事刑事訴訟工作的收費,較一名從事民事法律援助工作的法律輔助人員的收費更低,這令不少有經驗的資深律師對刑事法律援助工作卻步。由於相比之下,從事民事法律援助工作的收入更加豐厚,這造成一個刑事法律援助工作屬於次等的假象,這情況值得關注。這錯覺在年輕律師中猶見明顯,令我們更難吸引年輕律師加入刑事法律援助辯護工作,最終對建立具法律援助刑事辯護工作經驗的律師團隊,將造成不可挽回的負面影響。

律師會將繼續爭取一個公平合理的環境,令面對刑事檢控的人的權利可以得到保障,以及為刑事法律援助工作,挽留人才。

追收訴訟費用

香港的訴訟制度採取「敗者付款」的原則。所謂按「訴訟各方對評基準」評定訟費,即法庭協助決定敗訴一方應向勝訴一方支付多少訟費的過程。法庭在協助評定訟費時,會根據不同的基準作出參考,包括一系列律師的每小時建議收費率。

按「訴訟各方對評基準」評定訟費時建議的律師每小時收費率,最近一次的修訂已是在十八年前,即1997年。律師會一直爭取立即提高建議收費率。現時在評定訟費時律師的每小時建議收費率,與律師實際收取客戶的費用,差距愈來愈大,致使勝方雖已贏得官司,而按「敗者付款」的原則,敗訴的一方應按訟費令支付訟費,但敗方實際上須支付勝方的金額遠低於勝方實際上應支付其代表律師的律師費,這令勝方處於不利位置,而未能完全獲得應有的公義。以上情況令香港作為一個國際爭議解決中心的吸引力大打折扣,影響深遠。

與此相關的另一個議題是在區域法院和高等法院的「訴訟各方對評基準」水平。有會員曾向律師會表示,評定訟費的水平有時與現實不符。律師會將繼續與不同界別的持份者(包括司法機構)就此展開有建設性的討論,探討處理這些關注的方法。

委任律師為資深大律師

律師會前會長葉禮德律師曾在兩年前的法律年度開啓典禮,分享他的母親問他何時才可榮升「大」律師一事。我也曾向家母表示,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為資深大律師。當然,實際上我還未有作為一名資深大律師的專長和聲望,但事實上很多經驗豐富的律師會會員,要成為資深大律師,可謂綽綽有餘。若這些業界的資深成員能夠獲得此實至名歸的榮銜,將為業界帶來正面的發展。我希望可以在2015年委任資深大律師的儀式上親自恭賀首批獲授此榮銜的律師。
對2015年各樣令人感到滿意和興奮的計劃和活動,我們引頸以待。我謹代表律師會祝各位在羊年身體健康,事事亨通!
多謝各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