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血失敗錄

2017/1/7 — 11:49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鄭松泰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指熱血公民會「撤出社運」,單從臉書而言,惹起反應不算少,其中不乏嘲諷,稱之「熱血公民黨」、「量血(壓)公民」等等,不一而足。對於政圈中人及社運人士,熱血公民以至整個熱普城派系的邏輯不一和強詞奪理,已經習慣得去到麻木的地步,但這次為路線轉向所提出的「理由」,令人咋舌的程度前所未見,所以《立場》那段短短的訪問才被人爭相轉發以作恥笑。

2016年對整個「本土派」陣營而言可算經歷高山低谷,由2月新東補選梁天琦所謂的三分天下,到了青政宣誓引發人大釋法後,整個陣營就算未至於徹底崩盤,也是明顯陷於低潮,除非梁遊二人在終審翻身,否則這個向下的趨勢恐怕難以逆轉。我本來想用一篇長文詳細分析過去一年「本土派」經歷如斯起跌的因果,但現在既然大家好像熱衷於討論熱血公民的問題,所以決定先寫這篇短文,希望趁此機會再一次向公眾簡單講講熱普城的問題。

熱普城的出現,黃毓民毫無疑問是始作俑者。熱普城正式連結成為一個集團,是在新東補選結果公佈12小時之內所舉行的記者會上,宣稱要搞「五區公投、全民制憲」運動(結果到選舉期間演變為「永續基本法」,簽署確認書後安然入閘)。但其實早於2013年黃毓民一脫離人民力量,便立即拉攏陳雲。當時的陳雲與熱血時報,是大公文匯周融以外的反佔中強音。由他們反佔中到選舉時簽確認書及否認支持港獨,立場幾與建制一致,都給予陰謀論發展的空間。但這裏我不會就他們投共與否下定論,我只想從黃毓民的從政軌跡歸納幾個要點。

廣告

第一,黃毓民善於開拓政治的新市場,我稱之為「藍海策略」。社民連主打基層福利和街頭抗爭,在黃毓民眼中的不過是開拓基層票源的手段;到發現中港矛盾將會加劇,黃毓民就率先自命本土。強調與主流不同,雖小眾但在比例代表制的選舉中足以生存。

第二,用仇恨凝聚群眾。社民連時期是鼓吹仇富,人力時期是對民主黨「票債票償」,本土時期理所當然是對中國人的歧視和恨意無限放大。所以長毛與黃毓民還份屬社民連黨友的時候,長毛就說黃毓民的政治論述其實並不紮實,但黃毓民是一個出色的煽動家。

廣告

第三,賦予群眾正當的理由發洩人性的黑暗面,這可說是第二點的伸延。例如將暴力包裝成「勇武」,把歧視化作「捍衛本土」,辱罵與網上欺凌則可稱為「拆穿政棍」及「鬧醒港豬」。以高尚理由作人渣之事,對於易衝動的年輕人、低學歷者、低收入人士、就人生挫折而遷怒社會的人而言,絕對是魅力無限。(而這些人比常人相對有更多時間做鍵盤戰士,有利於營造網上聲勢。)

第四,自己有份建立的政界新勢力都會親手打碎。可能大家對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鼎盛時期記憶已變依稀,但新東補選時「本土派」大團結換來三分天下的氣勢,相信大家還是有點印象的。結果熱普城不只在新東補選之後不足一日便「收割光環」,在九月選舉前還是忍不住向本民前及青政開火。在宣誓風暴後對梁游二人以至梁天琦等落井下石,就更不在話下。三次分裂,不約而同都將如日方中的政治新希望消弭,有說這是向泛民鎅票成功之後的例行動作,以防扮激進變成真激進,但我得重申陰謀論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回到熱血公民「撤出社運」的正題,熱狗走數,理所當然,問題是今次走數的目的何在?我認為不過是為了保住議席。經過宣誓風暴,梁游被剝奪議席,不單沒有得到社會大眾同情,更使支持者背棄之。有見及此,鄭松泰不管是為自身設想還是受命於黃毓民,以留在議會作為第一要務絕不為怪,畢竟用議員身份說話傳媒一定要報,用議員津貼養起組織更是重中之重。尤其鄭松泰現在還被謝偉俊動議褫奪議席,現在講明「撤出社運」,就如當初簽確認書一樣,希望不讓建制派捉到把柄之餘,可能還包括釋出會在議會內外做乖孩子的信息,希望他們口中的「港共政權」開恩放他一馬也未可知。

之不過這一次再沒有更激進的理由作為轉換路線的藉口,支持激進光譜的選民可會收貨?之前對和理非的批鬥,話說得那麼盡,現在不敢再講「建國」和「勇武」,沒有激進路線包裝,只想靠地區工作保住議席的話,那就真的要看泰式蛇齋餅粽有幾強大了。只是隨著勝利球迷的散失,以及過往三次分裂所累積的敵人,再加上黃洋達才不會再用熱血時報為你鄭松泰抬轎,熱血公民所謂之政黨化是否等同於泡沫化,相信很快便有分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