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熱血潰敗錄

2017/6/10 — 9:56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熱血時報網站直播頻道截圖

黃毓民在網台宣佈與黃洋達和陳雲正式切割,為香港網台界提供連綿不絕的話題。黃毓民已經宣佈退出政壇,表面上他 與誰交友和誰分手未必有公共性,但且看中大學生會有關六四的聲明,字裏行間全是黃毓民和陳雲的行文套路,可見黃陳二人對自命本土的年輕人影響尤在,他們兩人以及各自的教徒及信眾的動向,對預測現時雖呈渙散狀態但仍極具潛力的所謂本土派的未來發展,仍有研究價值。何況在立法會內,有位自比1:69的唯一「本土」議員 — 熱血公民黨主席鄭松泰,身為選民授權的代議士,昔日選舉聯盟的人事問題如何影響他的政治取態,完全值得在公共層面討論。

鄭議員的確與其他69位議員與別不同。做議員的通常都是不斷發採訪通知,不斷開記者會或出席活動,希望得到傳媒報導增加曝光,讓公眾知道他們「有做野」。但鄭議員堪稱神隱議員,據聞他極難被記者聯絡得上,正如立場新聞在「本土派」一系列訪問當中,已敍述過相約鄭松泰訪問是如何艱難。所以媒體要他開腔說明立場可不容易,雖則他已經在臉書分享陳雲在熱血時報的新節目,取態似乎十分明確。

去年選舉之前,鄭松泰曾在網台節目聲淚俱下,說著「沒有黃毓民香港已經一國一制咗好耐」,「沒有黃毓民我們什麼都不是」,到選後熱血公民在今年2月25日的創黨大會中,更邀請黃毓民上台發言,鄭亦明言熱血公民就是要追隨黃毓民主義。雖則熱血公民的黨章從未公開,像是埋藏在埃及金字塔的深處那樣神秘,我們並不知道黃毓民主義有沒有正式列入熱血公民的黨章內。如果創黨不足四個月,就捨棄黨主席在創黨大會上嚴正宣告的政治路線,相信那是世界政治史上一個極其罕見的案例,值得研究政治倫理的學者深入探討。定還是熱血公民黨只捨棄黃毓民本人,卻繼續堅持黃毓民主義?說到底黃毓民主義是什麼,鄭松泰曾明言連他自己也說不上,所以熱血公民黨每年開黨大會都去重新詮釋一次什麽叫黃毓民主義,應該都可以自圓其說。然而鄭松泰所表現出這種利窮則散用完即棄的政治現實主義,就如演化論中生物為了遷就環境而改變自己的DNA, 究竟被稱為「黃毓達爾文主義」,還是叫「達爾黃毓民主義」比較合適,還需一番思辨和論證。

廣告

儘管鄭松泰看似與陳雲黃洋達連成一線,但畢竟黃毓民向同路人開火的經驗豐富(第一次是社民連、第二次是人民力量、第三次是以梁天琦為首的「本土」年輕人),怎會坐以待斃。近日其支持者連同熱血「舊」民,開始踢爆熱血時報觀眾人數造假,在傘運期間禁止熱狗叫喊「打倒共產黨」口號,攻擊泛民人士被捕是呃光環自己卻叫有案在身的成員參選,還披露黃洋達如何以幫會形式組織熱血公民,譬如鄭松泰正是黃洋達所委任的「白旗」旗主,對內如何訓示成員要為「字頭」犧牲等等,究竟這些做法是否干犯「自稱三合會成員」等刑事罪行,還需戴耀廷等法律學者教育公眾;然則我們知道這些內情,都關係到當日是如何將鄭松泰送入立法會,以及他現在如何使用由公帑支付的立法會議員津貼,實屬公眾必須監察的問題。人渣都可以反極權,謝偉俊也可以罵梁振英,何君堯也可以支持平反六四,政治立場以外,從政者的行事手段和道德操守如何,作為選民都應該加以看清。所以,伴隨熱普城解體熱翻出來的潰爛和腐敗,有識之士都需要花一點時間看下去。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