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燃脂焚膏風險高 要令抗爭可延續

2019/10/6 — 14:5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政府拋出《反蒙面法》,即時引起了社會強烈的反應。從種種跡象看來,政府正是預期要這樣。因此才會選擇在連續三天的假期前作宣布。然後商場、銀行及交通運輸都配合政府的做法。政府立法的目的,根本不是要平息社會的對抗氣氛,反而是希望升溫。

面對惡法及進一步的打壓,甚至是進一步剝奪香港人的基本自由和權利,當然要繼續堅持。但這種堅持,絕對不是要把對抗及暴力破壞的力度進一步提升。如果這樣做,很可能就中了政府的詭計。懇請大家先想一想,如果有人帶頭這樣做,真的需要跟從嗎?就算你肯定那個人不是黑警派出的臥底,為什麼臥底要這樣做?他就是想你也這樣做!

況且,已經有廣泛的證據證明,警方正大量使用「臥底」的方式來製造破壞,意圖要把整個運動污名化。這包括放火、投擲燃燒彈、在地鐵站內破壞設施等等,示威者一個不慎,跟隨了這種做法,是墮入了群眾運動中讓情緒帶動,然後放任行為暴力化的惡性循環,為當權者的進一步打壓提供了理據。也是不自覺地參與了令抗爭污名化的過程。

廣告

大家不要急於一時,幾個月來政府的惡行暴行,及種種反間行為,都已經有大量的網上片段及相片可以作為佐證,將來不愁沒有彈藥,更可以成為訴諸國際社會及教育下一代的資產。

除了繼續堅持,繼續反對惡法暴政,繼續提出訴求之外,要令運動延續下去,有四方面十分重要,不能因為這條《反蒙面法》激發起來的怒火而令原來的方向走徧。

廣告

第一,首先是設想如何收割現在已經垂手可得的成果。現在已經可以盡快收割的,就是十一月底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及政府已經蠢蠢欲動,說要把選舉押後之目的也是顯而易見。現在大家要做的,是不要為他們這個意圖提供理據。只要繼續維繫到大部份市民的支持,這一次區議會就算不能 18 區翻盤,也應該可以把建制陣營壟斷的局面較大程度的改變。如果能夠在區議會取得較佳的戰果,對於明年立法會選舉及安插社區樁腳也應該是有利的。無論我們對現制度有幾不滿,無論大家對一個合理的制度有幾渴求,在中短期而言,於體制內爭取更大的空間仍然是一個值得收割的政治成果。千萬不要因噎廢食,不要為政府押後區議會選舉提供籍口。

第二,我曾經很早已經說,香港人無論如何在這一次已經贏得了很多。最重要的是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及同情。美國國會很快便會通過那一條《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這條法案可以產生的殺傷力,遠比很多人想象大。法案的具體內容及制裁範圍、制裁方式,仍然有很大的空間去不斷塑造,也會成為往後繼續向海外爭取的動員平台。世界各國的支持也十分清楚,對中共或多或少都構成壓力。無論北京有多口硬,讓壓力持續下去,讓香港的問題繼續成為國際社會的關注焦點,把香港的情況國際化,仍然是對香港最有利的。如前所述,香港人依家有大把籌碼在手,可以逐步推向國際社會慢慢同佢玩,過去幾個月的海外游說及文宣工作也有效果。不能冒險讓暴力升級而失去這種同情及支持。特別是當破壞已經涉及公共設施的時候,這種支持可以短時間之內變得脆弱。這一點必須慎重。

第三,香港市民的繼續支持也十分重要。國泰、港鐵這些機構要配合政府的打壓,大家都已經看得很清楚,他們都必定會付出代價。除了破壞之外,香港人其實可以用長期的抵制來作回應,也可以用這種回應方式作為延續運動的一個動力,現在沒有殺雞取卵的必要。

而且,讓港鐵繼續有理由在平常的日子也大幅度關閉車站,也會影響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有人會說,「抗爭就必定影響的日常生活」。這一點不無道理,但如果影響到一個程度,令正常的工作及生計都真的出現問題,或多或少都會影響一般市民的反應。必須明白,過去有一百萬、二百萬人上街,大部份都是一般市民,他們對暴力的感覺正因為警察的濫用暴力而有所調整,但也不表示他們沒有底線。當經濟進一步下滑,政府也會把這個運動作為代罪羔羊。當市民的生活受到影響,當生計受到影響,公眾的情緒也很容易有轉變,這一點也必須小心。

第四,也必須防範北京會最終下重手,派出軍隊。有人說:「不怕攬炒」。或許有人真的會認為香港需要鳳凰涅磐,需要置諸死地而後生,需要翻枱重新來過。但如果真的出現攬炒,誰人有能力出來收拾局面?沒有大台,誰可以收拾大局?攬炒的結果,會令主動權一面倒的回到去北京手中,到時只會讓它更加為所欲為。所以,與其說尋求一個終局性的攬炒,不如想一想如何令運動繼續延續下去,繼續維持住一個不能攬炒的僵持,這可能反為對香港最有利,也最能制約北京。

如果大家都接受這些觀點,願意堅持,願意作長期的抗爭打算,野貓式的示威遊行可以繼續不斷搞,行完就走,不要一次過燃脂焚膏,另外有幾點也值得注意。

首先,注意不要成為我們自己也反對的人的那一類人。我們不少人持續譴責衝擊連儂牆,對那些人連人鏈、學生唱歌、叫口號都打壓,大家感到深惡痛絕。加上對白衣人、藍衣人、福建幫、黑社會、黑警的暴力而感到憤怒,難免也有人覺得需要「以武制暴」。對於白衣人、福建幫或者拿着刀、拿住斧頭主動打人的那些藍絲或臥底受到暴力回應,無需予以同情。但大家必須小心,有些人如果只是言論上挑機,大家也應該盡量保持克制。那個投資銀行的 banker 說了一句「我們都是中國人」,在今時今日的氣氛下,面對「一國」在不斷霸凌「兩制」,可能很多人會覺得他那句話比粗口更難聽。但絕對不能因為他說了這句話而動手,一旦如此,跟藍絲及休班警員衝擊連儂牆又有什麼分別?大家便變成了自己要反對的那類人了。無論他的說法幾唔啱聽,只要他不是動手,也不是打壓大家表達,大家便沒有動手的理由。大家反而應該鼓勵他自己搞個代表他那種言論的連儂牆出來。要讓合理的、文明的抗爭感染更多人,也繼續維繫更多人。

那個人被輕微衝擊的那段短片,在國內的微信或微博傳來傳去,正是為中共政權的進一步打壓提供理據,也營造了香港的示威者都是暴徒的印象,提升了國內民眾同仇敵愾的情緒。或者大家都已經放棄了向國內民眾爭取支持的興趣。老實說,我不認為是這樣。但沒有所謂,各有各做,兄弟爬山。但就算沒有興趣去爭取國內民眾的支持和理解,也小心千萬不要讓他們都成為我們的敵人。

講一個個人的近期經歷,很多人都知道我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回去廣州自閉一至兩天,靜靜地讀一些自己想讀的書。在八月初到九月初之間,我先後三次在過海關的時候被截停,其中有兩次有國安人員下來跟我談話,這以前未試過。但我不怕,我跟他照講我的看法;我也不怕他查我電話,因為我帶上大陸的是一部齋機,連通訊錄都沒有。我告訴他,「如果你要查我電話,要我把相片全都刪除,我沒有所謂,但你們只是自己呃自己,我回到香港即時可以從雲端重新下載」,他聽了之後,終於連電話都沒有看。我也不怕,繼續個個週末回去。

後來在廣州,有一位統戰部的找我,表面上只是隨便的談談,我不肯定他帶有什麼任務。但我也是本着就讓他知道我的看法這個原則,這個多月,他先後找我撫著杯底談話已經三次了,總共差不多談了八個小時。最近一次就是政府宣布反蒙面法那天,香港烽火處處的那個晚上。我逢請必到,我照樣告訴他,這不會有效果;我也告訴他10月1日那天我也繼續參與未經許可的集會遊行。我讓他知道香港人為何如此堅持。我也不斷告訴他,處理香港問題最王道的方法,首先是北京不要插手香港內部事務,首先就是北京要實踐對香港人曾經有過的承諾,首先是北京要嚴格遵守基本法及尊重一國兩制。我不敢肯定能說服他,也不抱奢望,但起碼我感覺到,他也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增加對我們的感覺的理解,或者起碼是認知。我覺得還是要有人本着愚公移山的精神,盡量減少偏見。就算不爭取到國內民眾的支持,也要盡量減少他們對我們的敵意,爭取到多一個就是多一個。我知道不應該高估自己,但我也深信我們不能低估每一個微小的力量和堅持。希望大家盡量容忍對這次抗爭有不同意見的人,也真的不要介意就跟這些持相反意見的人多溝通,甚至多交一個朋友。

我也想指出,這一次抗爭運動也是對絕大部份香港人一個很重要的政治啟蒙,大部份香港人都受到動員。而且,比起幾年之前的雨傘運動,香港市民的整體取態似乎是更有利於把抗爭延續。這從集會遊行的參與人數及由香港民意研究中心及大學做的民調都看到這些苗頭。爭取一個合理的制度也不可能一蹴即就的。我們就要把這個抗爭看作是一個運動的搞下去。政制改革不會明天就來到,口號可以這樣叫,訴求可以這樣講,但必須明白這裏有個過程。無論如何,今次不是一個暴力革命,運動的目標不可能透過暴力手段來達致。中共意圖把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意圖也是明顯不過,現在問題是我們是否中計。

這一次,就連這麼多少年人都被動員起來,都被啟發了。這對於香港的長遠抗爭及把抗爭運動延續下去也十分重要。我們不應該期望更多中學生今天就跑出來拋頭顱,灑熱血;也不是要讓他們不計代價跑上前綫捱子彈。要幫他們整理及強化這種對民主價值的認知與追求,讓他們時刻警惕勿讓強權侵蝕他們對自由價值和堅持,要讓他們成為長遠抗爭的新生力量及接棒人。不能讓他們太早受到過分的打壓或衝擊。

政府在拋出《反蒙面法》的那天,同時向學校及家長發函件,也是露出了狐狸的尾巴。正因如此,暴力提升如果是讓更多少年人跑上前線,一旦脂盡膏殘,他們的熱情及鬥志也會被當權者撲擊於萌芽狀態。如果真的是這樣,香港的下一代就很可能會重蹈六四事件之後國內年輕一代那種心路歷程的庸俗化,今天國內的小粉紅就是如此培育出來的。我們不能冒這個險,也無需這樣冒險。

從種種跡象看來,特區政府及北京當局已經決定了「引蛇出洞」,香港人這一次的抗爭已經不是一個可以決勝於明天的戰役。如果是這樣,我們就要把戰線盡可能延長,也要有耐性不怕時間拖長。如何向國際社會繼續爭取支持,繼續給予特區政府及北京壓力;如何逐步收割在當前制度內可以爭取到的成果;如何凝聚香港人的士氣與支持;如何避免整個運動被北京撲滅成飛灰;這些都十分重要。

因此,大家要搞清楚自己的立足點,不要偏離初心,不要成為我們自己反對的那種人,繼續垂範於藍絲及國內的小粉紅,繼續要延續香港年輕一代的民主意識與及對真理的訴求。當然也要繼續暴露幾個月下來政府及黑警的種種暴行惡行,要追究到底。正因為戰綫需要延長,就不要讓那被濫捕了的二千人白白犧牲,讓他們每一人的檢控及起訴過程都提醒所有人,以後每一個人上庭都是一個提醒,都是一個動員,都是一個記錄,都是一個把抗爭延續下去的資產。可以想像,這個過程會曠日持久。希望大家也各自繼續在集體記憶及經驗上、在每人自己的崗位上、在各自的言論上、行動上,把這種抗爭繼續下去。

將來的歷史會如何評價林鄭月娥這個人,其實已經很清楚了。將來的歷史會如何銘記香港人這一筆可歌的抗爭,大家也應該很有信心。

我時常這樣提醒自己,「一時勝負在於力,千古成敗在於理」。大家當然要爭朝夕,但也應將目光放得長遠一點,也要爭千秋。更不要讓朝夕之間的怒氣,蒙蔽了在這次抗爭中我們心中湧起的抗暴正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