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取五大訴求以外的卑微公義

2019/11/4 — 21:55

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圖片素材來源:政府新聞處

上文提及筆者一直思考在五大訴求以外的其他出路。

五大訴求當中可能最受爭議的一點,是釋放以及不起訴被捕人士。筆者認為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其實並不完全認同這一訴求。但是否代表這訴求不應爭取?

當然不是。

廣告

在理想的制度下,濫權犯法的警察,與以過激行為的示威者,同樣應受法律制裁。這不是各打五十大板 — 卻是法治社會應有之義。但實情是這次管治災難是由特首官員觸發及惡化,若非他們身為公職人員全部行為失當得應該坐監的話,示威者不用以逾越文明的手法爭取合理的訴求,警方不用墮落得有如野獸般「以暴制亂」。

退一萬步,即使奇蹟地出現真正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委員會在大規模調查後促使大量警察被檢控,情況將會有如當年廉署成立初期,警隊人心惶惶,無法有效運作。

廣告

「釋放及不起訴被捕人士」在此時就成為一個討價還價的籌碼,促使特首某程度上特赦雙方,化解警民矛盾,讓大家有空間可以重建關係。

但如果特首期待在各方入罪後才執行特赦的話,這將會對示威者嚴重不公。因為按如今事態發展,針對警隊濫權的刑事調查就算出現都不會在短期的事。如果檢控發生在幾年之後,控方用以指控濫權警察的證人記憶可能模糊,降低濫權者入罪的機會。

如果示威者一律檢控在前,濫權者的檢控在後,這將造成嚴重的不公義,讓檢控程序傾向濫權者。

所以筆者向政府建議在這個階段,可作兩個聲明:

1. 成立特別檢控專案小組,由獨立的資深大律師主導,在決定檢控前獨立檢視所有相關案件,才交律政司提出檢控,以降低政治檢控的可能性;
2. 同時政府應宣佈在獨立調查委員會提交最終報告之前,所有針對示威者的起訴將暫停。

筆者認為透過這兩點,可以在五大訴求以外,以及在爭取到五大訴求之前,為一眾被捕者爭取最公平公正的司法待遇。

起碼這種卑微的公義,在寸土必爭的時代,還是值得發聲爭取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