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論何謂「本土」沒完沒了 以實質政治訴求區分更清晰

2016/3/21 — 15:09

學民思潮解散的記者招待會,圖片來源:朝雲 攝

學民思潮解散的記者招待會,圖片來源:朝雲 攝

今早港台新聞的一篇關於未來成立新政團的報導,誤將我把政團定位為「民主派」寫成「泛民主派」,雖然兩者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是有著差天共地的解釋,難免造成公眾理解新政團路線的落差。

2004年開始,傳媒愛用「泛民主派」概括描述民主黨和各個民主派議員,從而顯示民主派如何廣泛多元云云,但時至今天相信此種標籤也是較為簡陋。畢竟,部分泛民只視民間力量為補足和輔助議會工作的分支,未有注意到公民社會內藏的潛力與矛盾,除了廣義的政制問題相對有著表面的共識以外,其實「泛民」在勞工、城規、經濟、社福等問題上或多或少也存有衝突,結果造成唯普選主義的論述。更甚的是,在民主回歸破產以後,連僅餘的政制層面共識也是此路不同,所謂「泛民」的定位更是出現失焦的狀態。

固然,在親中建制派和民主派的二元區分之下,新政團必定屬於民主派一方,但我們無意走進「泛民主派」的模糊定位,就是因為我們希望突破舊有限制,而即將成立的新政團,就是能夠參考近年世界各地的社運型政黨掘起,諸如西班牙Podemos和台灣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的動員模式 —— 除了扮演著社運前鋒的角色,以及推動政治、經濟和社區自主,更能促進公民自發組織運動力量,改變「大是大非先行出黎」的習慣,將傘後累積的素人力量投放到公民運動的各種組織崗位。

廣告

至於為何我在電台節目表明,無意把新政團定性為本土派,按照即時新聞的說法,就是因為我認為本土派裡的本土兩字「好虛」。這的確是我的想法,近年越來越多議員和組織自已定位為本土派,其實「個個都話自已係本土派」的趨勢還不是太大問題,但結果卻經常出現「本土派人士覺得其他自稱本土派既組織唔夠本土」的狀態……

說穿了,就是因為根本無人能夠具體定義何謂本土派,即使有本土派人士嘗試作出定義也好,現在所有自稱本土派的人士,也難以全盤符合那些定義,而本土本來就不是一種很具體的政治訴求。我還是覺得,在建制派和泛民大黨也主張本土的時代下,與其要爭持何謂本土然後爭吵得沒完沒了,倒不如用統派、獨派、建國派、城邦派和自決派等實質政治訴求作區分,反會更為清晰。

廣告

我覺得簡化的標籤,都難以完整地說明得到新政團的路線,只想大家期待新政團未來公佈的理念和政策總綱,透過我們在政制、教育、規劃、人口、文化等各個範疇的實質倡議,從而判斷我們的政治路線吧。

發表意見